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正在及有意從政者不宜叫喊抵觸憲法口號

  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昨日逃過網絡媒體發出通告,謂將於今晚八時如期在議事亭前地中段舉行「燭光晚會」,期望有心人參與。該通告談到了他們的政治立場和訴求,不過有兩點卻令人思考:
  其一、「燭光晚會」的地點是在「議事亭前地中段」,不是他們過去曾經力爭的噴水池周邊。實際上,自澳門回歸後,他們就曾每年都批評民政總署,將噴水池周邊地段批准給舉辦慶祝「六一」國際兒童節以至「五四」青年節的團體,是刻意阻擾他們舉辦的「燭光晚會」。但這幾年來已經沒有團體搶先登記申請在每年的今日舉辦包括慶祝「六一」國際兒童節的活動了,而他們卻也沒有爭取在噴水池周邊舉行燭光晚會」了。這可能是主辦者反而感到,在距離噴水池較遠的地段舉行「燭光晚會」已成是「習慣成自然」,更具「儀式感」。但卻又反過來凸顯了此前他們對「噴水池周邊」的執著,是無謂的爭拗。
  其二、在該通告中,沒有再提「結束一黨專政」的政治口號。而在過去,這句政治口號卻是「招牌菜」,每逢舉行「燭光晚會」必喊,而且還是「主題」。包括在任立法會議員或曾經參與立法會選舉者在內的與會者,都叫喊得聲嘶力竭,卻樂此不疲。
  這可能是出於以下幾個原因:其一、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新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香港民建聯前主席譚耀宗,及也是剛當選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澳門中聯辦副主任陳斯喜,都曾指出,國家修憲後確立中國共產黨領導地位,高叫「結束一黨專政」口號人士牴觸憲法及《基本法》,或影響參選立法會資格,因而叫喊「結束一黨專政」的人,不能參選立法會。陳斯喜還解釋說,國家憲法第一條規定,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憲法是國家的根本法,雖然香港、澳門是特別行政區,但亦要尊重憲法、維護憲法權威,這方面並沒有「兩制」之分。
  雖然對這個說法有不同理解,而且也有人說中國的政治體是屬於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體制,不存在「一黨專政」的問題,因而「一黨專政」是一個偽命題,而且譚耀宗也表示自己的言論不代表中央,只屬個人的意見;但對於「叫喊『結束一黨專政』口號的人不宜參選立法會」的命題,在國家憲法補強了「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的表述規範之後,反對甚至企圖推翻中國共產黨對國家的領導地位,就是屬於違反國家憲法的行為,因而喪失作為國家體制下的特區政權機關之一的立法會的成員的資格,就成為多數人的共同認知。即使是曾經叫喊此口號者可能心裡仍不服氣及不認同,但國家憲法如此規定,擔心「叫喊『結束一黨專政』口號的人不宜參選立法會」將會成真,而不敢輕舉妄動。因而不管是否中央的意思,但卻擁有堅實的群眾基礎,尤其是在愛國愛澳氛圍較為濃厚的澳門,這個說法具有強大的震懾力。
  其二、在香港立法會的實踐上,月前在四名補選議員宣誓就任後,多名泛民立法會議員在會議廳外見記者,期間就為是否叫喊這句口號發生分歧,並被在場拍攝傳媒意外收音,折射了這個說法也已產生了強大的震懾力,遑論在澳門。實際上,以往這些泛民議員在見記者前後,通常會叫喊幾句口號,以讓電台及電視台記者收取現場聲。而在當日,街工梁耀忠建議,「可唔可以影完相後,叫一句結束一黨專政」口號,以回應全國人大常委、民建聯譚耀宗指叫「結束一黨專政」或違反中國憲法,有機會不能參選立法會之說。提出建議後,雖然有個別泛民議員響應,但更多的民主派議員有不同意見,認為沒有需要。結果,在擾攘了一輪之後,最終民主派議員沒有叫喊任何口號。這就適得其反,因為一個不適當的建議,卻連以往「叫口號」的「慣例」也被打破了。
  其三、當然是香港特區堅決依法治港,運用法律和司法手段,DQ了幾位違反基本法的議員的資格,及判決觸犯刑事法律者罪名成立,並加以在五年內不得參加立法會選舉的附加刑。全國人大常委會更是為了立法會議員的就職宣誓進行釋法。為此,而在澳門,也曾為有人既要當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會議員,又要加入外國政黨參加外國主權機關的國國會議員的選舉,而修訂《澳門立法會選舉法》,引進效忠條款。連政治立場如此「堅定」的香港反對派,都不得不考慮政治後果,澳門的現任議員及有意從政參選的人士,也就更應小心謹慎,避免為貪一時的口爽痛快,而耽誤自己的政治前程。
  當然,並不排除有人為「出鏡」,或是為一時之痛快,甚至認為反正自己不會參政,而跳出「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通告的範疇,當場呼叫「結束一黨專政」以及其他的違反國家憲法的口號。但現任立法會議員,及曾經參選今後還將會參選立法會議員的人士,是否會跟進?不能不謹慎考慮。一時的興奮,可能會賠上此後被禁止參政的慘痛代價。
  可能會有人說,《澳門基本法》不是保障言論自由嗎?確實,如果是一般民眾如此這般,這確實是言論自由。鄧小平說過,罵共產黨也可以。澳門回歸十八年來,未曾有人因為呼叫政治口號而被入罪。這就是言論自由,就連十分挑剔的美國「國別年度人權報告」,也不否認這一點。
  但有一條很清楚的是,這個自由僅限於言論,不能付諸行動。否則,就是抵觸《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就是觸犯澳門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中的「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罪行,必會被繩之於法。而倘是從政或計劃從政的人士,就連叫喊這句政治口號的「言論自由」也不會享有。因此,有意參選立法會議員者,還是不喊為佳為好。否則,可能會根據新修訂的國家憲法有關「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的規定,再次修訂《澳門立法會選舉法》,引入效忠國家憲法的條文,凡是抵觸國家憲法者,均不得享有參選立法會議員的資格。
  實際上,國家已修改憲法,把「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加入憲法。而《澳門基本法》源自於憲法。既然如此,叫喊「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就是抵觸國家憲法。而全國人大常委會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就《香港基本法》進行釋法時,其最後一段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所規定的宣誓,是該條所列公職人員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的法律承諾,具有法律約束力。宣誓人必須真誠信奉並嚴格遵守法定誓言。宣誓人作虛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後從事違反誓言行為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這段文字的精髓在「及其」兩個字,所有宣誓的公職人員所作的宣誓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的法律承諾」,這法律承諾不只是過去人們過去理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即表示公職人員的法律承諾不只是對特區政府,而是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由此推論,從政者也有義務要尊重和忠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這就確定了他們不能挑戰作為國家的執政黨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
  這個釋法規範,同樣也適用於澳門特區。若想從政的話,就必須謹慎為之。實際上,中國共產黨是中華人民共和的執政黨,澳門特區雖然實行「一國兩制」,但卻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因而所有參加體制者,都沒有反對體制的道理。否則,就如「坐在船上望船沉」一樣的荒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04 11:01: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