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在文物保育與社會發展中尋求最大公約數

  針對社交媒體的相關言論,文化局昨日就「荔枝碗船廠片區不動產評定」的工作程序和階段性工作舉行新聞發佈會,介紹了相關工作進展的情況,並宣布將於下星期公佈「荔枝碗船廠片區不動產評定」公開意見總結報告。文化局在新聞發布會中特別指出,在前日的文化遺產委員會全體會議中,委員們普遍認同荔枝碗船廠片區需要進行活化再利用,以更好延續該區在景觀上及體現造船工藝上的價值,發揮其作為文化資源的作用,從而達致更大的社會效益;而與此同時,大部份委員在更大社會整體效益的考量下,最終不建議把「荔枝碗船廠片區」評定為文物。因為在討論中,有意見憂慮船廠片區倘評定為文物後,需受《文化遺產保護法》的規範,不一定有利於活化利用,當中主要考慮就荔枝碗較為特殊的情況,在活化過程中能否做到文物標準中要求的原樣。除技術和預算外,因應活化時,有需要增加額外的外觀材料、設備和設計的靈活性,以符合安全和新功能的需求,對其未來活化計劃帶來制約。
  這是一個在矛盾中尋求平衡,既要保護及活化有價值的歷史遺址,又要照顧到社會經濟發展,在兩者之間找出最大的公約數。尤其是作為「文化遺產委員會」的成員,在對文物保育有承擔有堅持的前提下,能夠更為社會整體效益著想,沒有在當前某些似是而非的民粹主義思潮大行其道中迷失方向,這可能是一個反樸歸真、正本清源的可喜過程。
  工業遺址確實是需要保育,世界各地也確實是有工業遺址被列為文物以至是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中。——工業遺產是文化遺產的其中一方面,囊括了過去歷代先人遺留下來的,如今被保持原狀並爲後代得益之計而存留的,經常形成旅遊重要觀光地的建築物和工業遺物,或為地方經濟振興策略的基地(創意園區、藝術村),或為新興藝術文化館舍(博物館、美術館)等等。國際間對於工業遺產保存與應用日益重視,尤其以成立於一九七三年的國際性非政府組織「國際工業遺產保存委員會(TICCIH)為指標性機構。筆者曾經參觀過的英國的曼徹斯特,是英國當年工業革命的主要的發源地,就保留了一片工廠和倉庫、船塢的遺址,進行整體性的保護,並作為博物館向世界各地遊客開放。據說,正在謀劃申請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而澳門的造船業,曾經是澳門的主要產業之一。但在回歸前,極為重視文物保護的葡國人,只是關注具有南歐特色的建築物,或中國特色的廟宇,而對工業遺址不聞不問。因此,在提督馬路尾一帶的船廠,要說有保留價值,可能比荔枝碗更完整更齊全,但卻被批建為商住大廈。這種思維,可能也影響到回歸後的澳門特區政府的相關官員。實際上,就在以「澳門歷史城區」申請「世界文化遺產」之際,正是荔枝碗船廠開始走向沒落之時,但各相關部門都沒有給予應有的關注,而造成今日的殘破景象。
  當然,也是事出有因。在內地的造船工藝赶超澳門,而且澳門的生產成本高企,工源緊缺之下,與過去連內地船家也來澳門落單訂做正好相反,現在是連澳門的漁民有擴大再生產的需要,也是反而到內地的船廠落單了。這就導致在荔枝碗原有的十八間船廠中,有十一間已經極度殘破,只剩下幾根殘柱,風雨飄搖。倘是某些「探險性」的遊客,或「獵奇性」的攝影愛好者,以至是頑皮的當地少年兒童,在到此地探秘、打龍或玩耍時,很容易會發生意外。而且,也將會成為偷渡的捷徑。總之一句話,澳門的造船工業,就像曾經盛行一時的炮竹、火柴、神香等工業一樣,成為歷史。至於其所在行業的工會,套用內地「殭屍企業」的概念,其實也已是「殭屍工會」。
  以澳門寸金尺土,特區政府連公共房屋都找不到土地的情況下,全部十八間船廠都作為保留,或許是過於「矯情」。或許,「水位紙」獲得續期的七間船廠,可以進行活化,並將之經營為保育遺址,配合「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打造成為「保育特色旅遊」的項目。造船工藝家溫泉及其愛徒,還可在此表演造船工藝,所製作的木船模型也可出售,成為文化產業。更重要的是,配合路環其他現正進行或計劃進行的旅遊項目,將在市區的旅遊分流出來。
  其餘十一間船廠的土地怎麼辦?倘是其東主無力或無意繼續的,就應該拆掉,改建為濕地公園,以作為「造船工業遺址」附設的公園。當然,也可作為公共房屋用地。但必須注意的是,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作商業用途,包括批出興建私人樓宇尤其是別墅。否則,就將坐實了「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指責。
  但是,倘是將之列為文物,問題就大了。這就連「文化遺產委員會」的專家們也不予苟同。其實,可能他們更是從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澳門歷史城區」,在保育與發展中呈現出來的尖銳矛盾中,總結了經驗教訓,而終於清醒地看到,文物固然需要保育,但不能過於矯情氾濫,什麼都定為文物,澳門就根本不能發展了。實際上,文物保育與發展是一對矛盾。在某些國家和地區,因為擁有郊野腹地,這對矛盾尚不算太尖銳,因為可以在郊野發展衛星城市,而舊城區尤其是文化遺產附近,則保留其原貌。但澳門面積細小,土地發展已經飽和,更沒有郊野迴旋餘地,而且「世遺」周邊的緩衝區顯得較大,嚴重妨礙舊城區的發展。本來以為可以利用橫琴補充澳門的土地不足,但「門檻」之高令人止步。八十五平方公里海域,又規限在與「一中心一平台」等國家戰略有關的項目上,何況即使如此,還不知道是猴羊馬月才能填海利用的事情。
  實際上,單是一座東望洋燈塔,按照特區政府公佈的《東望洋燈塔周邊區域興建的樓宇容許的最高海拔高度》內容的規定,就使到二點八平方公里——相當於澳門地區總面積的十分之一、澳門半島面積四分之一的土地,在扣除了其本身的海拔高度後,所興建的樓宇一般不能超過十多層,這對土地本已十分匱缺的澳門來說,就形成了「雪上加霜」的效應。而在此前,在「護塔團體」施加壓力下,中聯辦新廈興建工程就已經主動適當降低高度,但也有東望洋斜路興建中的超高層樓宇地盤,及有七個已批出但仍未動工的項目受到了影響。尤其是屬於繁盛商業區,有發展商計劃將其所擁有土地發展為高層樓宇的新口岸、水坑尾、白馬行、賈伯樂、鏡湖馬路……等區域,今後都不得興建高樓。使到這些區域的土地價位,大為貶值,也使一些土地持有者的「發財夢」破碎。而南灣湖C、D區十三幅土地之所以未能按照新《土地法》的規定,在臨時批給期內完成土地利用,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也是受到「保護世遺」的影響。
  即使如此,「澳門歷史城區」也已被亮了「黃燈」。而更具諷刺意味的是,當初當政者宣稱「申遺」的主旨,是要促進旅遊業發展。在「申遺」成功後,儘管文化局和旅遊局做了大量的宣介工作,但每年幾千萬人次的中外遊客在抵達澳門之後,除了其中的大三巴和媽閣廟之外,只有極少數人是淌洋在「澳門歷史城區」之中並領略其「世遺」風貌,絕大多數卻是直奔主題——各家賭場。那些川流不息的「發財車」,更是直接挑戰政府的以「申遺」促進發展旅遊的初衷。這與其他一些國家和地區的「世遺」項目,確是真正成為促進當地旅遊業發展的「主打項目」,而且更能把保護「世遺」與發展旅遊業有機地融合的狀況對比,真有天淵之別。
  因此,「文化遺產委員會」的專家們在某些保育團體的壓力下,沒有迷失方向,而是在保育與發展中尋求最大公約數,值得按「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07 05:23:0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