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羅司的「中國心」反襯某些人的「拒中」心態

  立法會昨日舉行全體會議,就吳國昌議員提出的對內地與澳門澳門特區的駕照互認問題進行辯論的動議,進行辯論。若干持反對意見的議員,擔心內地遊客將來在澳駕駛時發生交通意外,而其逃回內地後執法當局無法確保對其追究法律責任,及將會造成澳門交通更為堵塞,並質疑現時本澳有十一萬名單內地外僱及逾萬內地學生,若駕照互認實施,憂慮會增加不少相關人士在澳駕駛,及可能會造成大量的「過界勞工」的問題,還有個別議員轟當局不斷拿未有認證時的數據作比較預計,是不科學的做法。
  當然,有更多的議員為特區政府的政策「保駕護航」,直斥某些議員是「為反對而反對」,並指出作為一個中國的架構之下,香港特區和台灣地區都已與澳門特區實現駕照互認,為何卻未能與作為國家主體的內地,實現駕照互認?
  列席立法會辯論大會的政府官員,負責任地對持反對意見的議員提出的質疑,作出認真的回應。其中交通事務局局長林衍新強調,根據已推駕照互認的香港情況,及來澳的內地旅客平均逗留時間不超過一點五天,且已經習慣使用澳門公交車輛,而本澳的租車公司亦不算多,因而他們的自駕遊意欲很低,相信將來在澳門駕駛的內地人並不會很多。而以現時在澳門的駕駛成本,以及公交系統日益完善,因而相信會有很多內地外僱或學生將不會在本澳駕駛。何況,現時在澳門的外僱中,有幾萬名是非中國籍,他們本來就可以按照規定持用國際執照在澳門駕駛。林衍新還根據現在香港涉及內地人駕駛的交通意外比例很低的情況分析,指出無需為內地人在澳駕駛會大幅增加交通意外而擔憂。林衍新還表示,現時約有二十萬名已取得澳門駕照的居民未有內地駕駛證,相信將來實施駕照互認後,反而對澳門人在內地駕駛提供很大的便利,方便澳門人融入粵港澳大灣區。
  至於過界司機方面,治安警察局的代表引用數據指出,近年來每年的宗數都有下降的趨勢。其中二零一六年發現二百三十宗過界司機,二零一七年則只有七十三宗,今年一至四月共錄得十四宗,較去年、前年同期大幅減少。
  一向快言直語的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今次更是「金句」迭出。他不但對立法會要拿自己國家的駕照互認進行辯論甚至說要公開咨詢「感到奇怪」,而且對有議員刻意混淆概念,將駕照與身份證混為一談,胡謅倘內地與澳門兩地駕照要互認,那麼身份證也都應該互認的奇談怪論,不以為然。羅司還出,身份證與駕照是兩回事,現在澳門同一百一十個國家簽署了駕照互認協議,現在正在「傾緊」第一百一十一個國家,這個國家就是自己的國家,自己同胞的事情都還要辯論?難道自己祖國都不承認嗎?他還指出,認可自己國家的駕照不是政治問題,而是自然要做的事情,也是自己同胞的權利,并非澳門提供優惠,若互認後出現問題,特區政府必定會處理。
  羅司的「金句」,理直氣壯,大義凜然。更難得的是,羅司是一位葡裔人士,都擁有一顆「中國心」;而那些提出反對意見的議員,基本上是中國人。兩相比較,就可反襯某些人的「拒中」心態是如何地厚積及扭曲。實際上,就是這些人曾經猜測說過,內地與澳門的駕照互認,這是中央政府交付的政治任務。現在我們不知道這個猜測是否屬實,但無論如何,既然有此意識,為何還要反對?這就是「明知故犯」,要籍此來表達自己抵制中央政府的態度,及「拒中」的心態。
  誠然,並非所有質疑內地與澳門的駕照互認的人都是「拒中」,其中有部分人是出於擔心增加交通壓力及「過界勞工」等的「單純技術主義」的原因。但也不排除,其中有人就像香港的「本土派」以至是「港獨派」,出於擔心更多的內地遊客訪港,及深港高鐵「一地兩檢」,將會加強加快香港與內地的「融合」,致使兩地民眾心靈契合更強化,而導致他們將香港與內地區隔開來以至是「香港獨立」的圖謀更難以實現那樣,也是本土思維作怪,擔心澳門與內地融合後,再要做出「拒中」言行,更不容易。
  這就反襯了作為由中央政府任命的主要官員,按照基本法及相關法律規定必須辦妥確認自己是中國公民的手續的羅司的政治正確。昨日他的「金句」,真是令人擊掌贊嘆。「自己同胞的事情都還要辯論?難道自己祖國都不承認嗎?」「認可自己國家的駕照不是政治問題,而是自然要做的事情,也是自己同胞的權利」,真是可圈可點。如果他是一位炎黃子孫,說此話不足為奇。因為澳門本身就是「半個解放區」,澳門居民大多愛國愛澳,對祖國的支持感激不盡——從日常的水、電、副食品供應,到各賭場酒店的主要消費者,從「ECPA」、個人遊等政策的實施推動,到「天鴿」風災後,經中央軍委批准,駐澳解放軍出動救災,及廣東省公安消防部門借出救火車,載運食水……。如果沒有內地的支援,澳門就是一個死埠,澳門居民的社會福利就不如現在的羨煞周邊國家地區的民眾。「簞食壺漿以迎王師」都來不及了,還要「拒中」?與作為葡裔人士的羅司也有強烈的「中國心」相比,這些人難道不應該感到羞愧嗎?
  實際上,某些本來就是中國人的反對派,其拒絕認祖歸宗的心理極為扭曲。從攻訐特區政府高教辦資助有意者到內地學習普通話,到反對「暨大一億」,表面上看是攻擊崔世安「左袋落右袋」(這本身就是一個極為荒謬的邏輯),實質上是要阻止堵截暨南大學為澳門特區培養心向祖國的各類專業人才尤其是未來的參與「治澳」的人才。--君不見,「暨大一億」事件的「大攪手」,就是積極配合由「台獨」分子潘文忠所掌控的蔡政府「教育部」,加大向港澳招生的力度,甚至不惜踐踏《中葡聯合聲明》和《澳門基本法》及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中國《國籍法》在澳門特區實施的決定,以至是台灣當局《港澳關係條例》關於澳門居民定義的規定,在輔助台灣當局解決「家庭少子化」缺乏生源問題的同時,也是要招徠更多的澳門青少年赴台參加「小英青年軍」或各項由親綠人士操縱的社運活動的培訓,來「反制」「澳人治澳」人才的培訓,甚至是培訓像其人那樣的在澳門進行騷擾繁榮穩定的「人才」?   
  其實,就是以「單純技術主義」的觀點看,即使是承認內地的駕照,並不等於是內地的車輛可以進入澳門行駛,增加澳門交通壓力之說從何說起。而且,現在內地考取駕駛執照,是極為嚴格,單是那個筆試,與高考相比就並不輕鬆。實現互認後,澳門駕照持有者就可免除這道手續,雖然可能也需接受熟悉內地交通規則的培訓,但也可輕易「過關」。而且,澳門有多萬輛車有「內地牌」,可在內地行駛,但擁有澳門車牌的內地汽車,只有不到一百輛,而且都是政府的公務用車,而且還嚴格規定必須是涉澳公務專用,不能私用,而且連不是涉澳的公務都不能使用。所謂大量內地車輛湧入澳門,不知從何說起,其理何在?而且他們聲聲說要「對等」,難道超過萬輛「兩地牌」與只有百輛內地車輛「澳門牌」,也要「對等」嗎?何況,把駕照與車輛以指鹿為馬的手法混淆起來,這本身就是蠱惑市民。
  羅立文身為葡裔居民,都有此「中國心」,為何那些在參與「燭光晚會」時也說「愛國」的人,在此問題上卻蒙昧了「中國心」呢?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08 05:29:5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