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從林衍新從善而流進行緊急補救說開去

  在交通事務局宣布將從本月二十八日起,進行為期六十天的公開諮詢修訂《道路交通法》的活動之後,有關修法方向中的調升違例泊車罰款的內容,遭到社會各界的強烈反彈,紛紛提出質疑及表達反對,而且據說有團體將會發動遊行情願活動。為此,交通事務局局長林衍新昨日舉行記者會,進行解釋,指出修訂《道路交通法》現時是初步階段,而且部分市民的理解不是局方原意,他澄清政府想改善交通情況的初心不變,並多次強調相關法案「尚未動筆」,也留意到市民對建議調升罰款的意見,但建議並非最後決定,無論提出探討扣分制,調升罰款等,全部都願意聆聽社會各界意見,希望集思廣益,以將會不排除任何情況。對於坊間質疑政府「一味靠罰」,建議調升違泊罰款,卻忽視泊車位不足等根本問題的意見,林衍新指出,規劃交通存在很多難點,希望市民諒解,他不認同政府「一味靠罰」,強調政府是以整體社會為依歸有秩管控車輛。他還透露,政府正積極尋找條件許可地方增加泊車位,交通局轄下四十四個公共停車場的泊車位,爭取年底前由現時一點五萬個增至逾二萬個,亦正研究在適當地點建造倉儲式停車場,有關方案將適時公布。
  林衍新昨日的所為,是及時的做法,也秉持了從善而流的態度。林衍新是「自行推薦」並經上級審核後出任交通局長的,這本身也是具有改革及擔當的精神,是一個好的嘗試。而他走馬上任後也確實是發揮了改革的精神和思維,克服澳門在交通管理上「積重難返」的困難,下了不少苦工。雖然與人們的預想值仍然有較大的距離,但已經是比此前有很大的進步。可說是「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與代任氣象局長的譚偉文一樣,都是有擔當和肯做事的人。只是經驗不足,不夠成熟,方式方法仍然有較大改進的空間。
  澳門盡管「一國兩制」,特區政府交通事務局局長不是中央政府任命的,是屬於「兩制」高度自治的範疇;但由中央政府任命的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卻給予了林衍新足夠的支持。而且還針對某些人就林衍新夫婦共擁有八個車位,與交通局有意修法增加違泊罰款形成「利益衝突」的質疑進行澄清,指出當局只是希望更新《道路交通法》,修法有相關程序,諮詢文本將於月尾出台,及後製作諮詢總結報告、起草法律,現時離真正修法尚有漫長時間,「私人嘢唔好撈亂,交通事務局按司長嘅政策去做嘢,政策係司長,執行係局長」,冀大家分清私事及公事。在這樣秉公行事,愛護下屬的司長之下工作,相信旗下的各級公務員就將更能在沒有後顧之憂之下,充分發揮自己的聰明才幹,將本職工作做好。
  實際上,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就指出,要「堅持嚴管和厚愛結合、激勵和約束並重,完善幹部考核評價機制,建立激勵機制和容錯糾錯機制,旗幟鮮明為那些敢於擔當、踏實做事、不謀私利的幹部撐腰鼓勁。各級黨組織要關心愛護基層幹部,主動為他們排憂解難。」而在大半個月前,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進一步激勵廣大干部新時代新擔當新作為的意見》,要求各級黨委落實好幹部標準,大力選拔敢於負責、勇於擔當、善於作為、實績突出的幹部,鮮明樹立重實乾重實績的用人導向。要全面落實習近平關於「三個區分開來」的重要要求,寬容幹部在工作中特別是改革創新中的失誤錯誤,旗幟鮮明為敢於擔當的幹部撐腰鼓勁。要激勵廣大幹部見賢思齊、奮發有為,擼起袖子加油幹,凝聚形成創新創業的強大合力。
  這個精神,同樣適用於澳門特區。當然,澳門特區政府及其各級公務員,更需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對澳門特區的殷切期望,「繼續奮發有為,不斷提高特別行政區依法治理能力和水準」,要善於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進行治理,特別是要完善與澳門特區基本法實施相配套的制度和法律體係,夯實依法治澳的制度基礎,努力打造勤政、廉潔、高效、公正的法治政府,加強公職人員隊伍建設和管理,在全社會弘揚法治精神,共同維護法治秩序。要增強大局觀念和團隊意識,嚴格按照基本法辦事,自覺維護行政長官權威,確保行政、立法、司法機關順暢運作。要從市民最關心的問題入手,抓幾件實事,力爭取得實效。面對特區發展遇到的問題和可能出現的挑戰,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
  林衍新可能仍「嫩」,經驗不足。如果能在首次記者會時,就結合昨日記者會的內容,可能反彈的力度就不會那麼大。其實,市民們並不反對特區政府修訂《道路交通法》,只是對政府在未能更為有效地解決「泊車難」的前提下,大幅地提高「牛肉乾」的罰款額,存在著較大的意見。實際上,他們對其他的修法建議,包括引進「扣分制」,甚至對其他的違例行為如衝紅燈、車輛在斑馬線不讓行人等,罰款增加的幅度也不菲,卻基本上沒有反對及批評的聲音。
  當然,增加泊位,一方面並非是交通局的職能(可以向政府提交建議設想),另一方面受澳門土地發展飽和限制,短期內將難以改善。今後在修改建築法律,宜加入鼓勵私樓撥出部份樓層面積作公共停車場,政府則在法例允許的前提下,給予適當的優惠回報,如減少稅費,或給予增加容積等的機制。另外,某些社團和人士也需反思,當年政府計劃在新橋區等「泊車難」的區域興建倉儲式停車場時,卻予以強烈反對,現在就是自吃其苦。
  今次交通管理局這種只顧一端忽略另一端的思維,是澳門特區政府及其工作人員的通病。當年《對行政長官和政府主要官員離任的限制規定》生效後,筆者就曾於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七日,以《既要限制卸任官員又要保證其生活來源》為題分析指出,必須對執行《對行政長官和政府主要官員離任的限制規定》法律,予以配套措施。卸任官員在一定時限內不得從事私人業務工作的法律制度,目的是為了防弊,能在一定程度上發揮遏制期權腐敗、維護政府官員廉潔形象、增進公眾對政府信賴等作用;並可防止公權力剩餘資源的私有化,是很有必要的。但這只是事情的一個方面,而事情的另一個方面卻是,當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卸任或離職後,有一至三年的時間不能任職私人業務,而他們中一些人並非是實位公務員出身,卸任後就沒有俸祿可享,其生活來源就將產生問題。因此,在各地,都有「卸任禮遇」的規定。
  但筆者的意見並未受到特區政府尤其是主責官員的重視。待到政府要提出「離補法案」時,人們都已經淡忘了在此之前有一個「過冷河」法律,再加上「離補法案」後來還臨時不適當地增加不合理的幅度及刑事豁免等,而被某些人所利用,發起「反離補」運動,迫使政府撤回法案。這對某本身是實位公務員的主管官員來說,雖然未能按主要官員的標準計算離任補償,但仍可按其出任主要官員之前的實位公務員的待遇享受退休待遇,衣食無憂。但一些原來是商界或專業界精英人士的政務官,在卸任後既受到「旋轉門」的限制,不能在商界重新就業,又因「反離補」而斷了「糧水」,如果此前不是有積蓄,可能連維持生活都有問題。這樣下去,嚇窒了民間精英的從政之夢,更壓縮了特區政府的民間徵才空間,只能是在公務員系統內「滾水滾塘魚」,近親繁殖地選才,盡管也有優秀者,但徵才視野未能擴寬。尤其是缺乏「鯰魚效應」,難以激勵行政活化。因此,「反離補」的一個客觀後果,就是對「澳人治澳」的人才渠道產生負面作用。這不知道是否「大攪手」的真正用意?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09 05:17: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