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澳門博彩歷史資料館開幕說開去

  位於葡京水晶宮娛樂城內,由「澳博」設立的澳門博彩業歷史資料館,已經於日期正式開館,通過圖文、視頻及博彩工具等,介紹澳門博彩業的發展歷史。澳門博彩業歷史資料館每天中午十二時至下午六開放予公眾參觀,免費入場。該館設有幾個主題,包括中式彩票、上世紀六十年代娛樂場分佈、已消失的博彩娛樂、娛樂場員工制服演變、負責任博彩專區、娛樂場使用的賭具及設備等。觀眾除可瞭解澳門博彩業歷史外,也可體會博彩從業員的工作,並通過負責任博彩的宣傳,瞭解如何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協助。
  時任「澳博」常務董事兼行政總監的梁安琪表示,博彩業在澳門發展歷史悠久,可追溯至十六世紀。為了讓觀眾更瞭解博彩業在澳門的發展歷程,也為更好保存有關歷史資料、賭具及口述歷史,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設立澳門博彩業歷史資料館,希望能為澳門發展史中最重要的一環傳承下去,將博彩發展的足印保留下來。
  澳門博彩歷史資料館的開幕,尤其是由「澳博」主持其事,並是設立在屬於「澳博」旗下的娛樂場中,這不但是確立了「澳博」對澳門博彩歷史發展的話語權,避免被外人「鵲巢鳩占」地奪走,而且也在被稱為「博物館之城」的澳門,又增添一座貼切澳門本身特色的博物館,也算是在博彩業中,與博彩業極為密切卻又具有一定程度「非博彩元素」的物件,可能會在未來的賭牌重新開投中,為「澳博」成功「冧樁」具有「加分」作用。
  其實,由「澳博」設立博彩博物館,牢牢掌握對澳門博彩業發展歷史的話語權這個命題,最早還是由筆者提起的。實際上,二零零三年時任行政長官的何厚鏵安排澳門新聞界到美國拉斯維加斯參訪,筆者看到當地的一家賭場,附設有一個也是小而精的「博彩博物館」以各種文獻、照片、實物,詳盡介紹了拉斯維加斯的「開賭史」,並展示了各種賭具、包括歷史上曾用過現已淘汰了的的籌碼、老虎機,還有已經拆卸重建的舊賭場的模型等。此外,還有與博彩有關的紀念品出售。這家「博彩博物館」的投資額不高,但其不算便宜的門票收入,卻為其帶來了可觀的利潤。盡管門票不菲,仍吸引了大量的遊客購票入門參展,以滿足自己對拉斯維加斯這座賭城的歷史和現狀以及博彩知識的求知慾。筆者當時就感到,作為澳門龍頭產業的博彩業,也是全中國目前唯一可以合法開賭的「澳門賭城」,無論是博彩業的發展歷史,還是博彩業的各項知識,本應都能以適當的形式,向遊客和市民作適當的展示,但卻就至今尚沒有一座「博彩博物館」,這就使「東方賭城」與「博物館之城」這兩大稱號,發生了斷層脫節。而且更值得隱懮的是,自賭牌開放後,美資博企挾其龐大的財力(其實是借貸而來),先進的博彩概念和技術,在澳門迅速擴展,所佔有的地盤不斷擴大,猛烈地挑戰著「澳博」的澳門博彩業龍頭地位,並還曾以語言作出威脅。而且,還有要在澳門社會政治上掌有「話語權」的跡象。如果美資博企將其在拉斯維加斯開設「博彩博物館」的經驗也移植來澳門,也在澳門設立一座「博彩博物館」,並按照其思維定勢來介紹澳門博彩業歷史,那就將連詮釋澳門博彩業的「話語權」,也一舉「拿」了下來。
  因此,筆者不但是撰文,而且也曾多次在梁安琪、蘇樹輝等「澳博當家人」面前提起此事。認為連同其前身「澳娛」有著近半個世紀歷史的「澳博」,作為澳門博彩業發展史的重要見證者,很有必要搶在美資博企將其在拉斯維加斯開設「博彩博物館」的經驗移植到澳門之前,盡早建立一座「博彩博物館」。這除了是要牢牢掌握對澳門博彩業發展史的「話語權」,保證相關詮述是以中國人的思維和澳門博物業發展見證者的親身感受,來闡釋澳門博彩業的發展史之外,也是填補澳門「博物館之城」的一項「空白」,為博彩業這個龍頭產業,為積極貢獻給澳門政府庫房收入四分之三以上的博彩業「樹碑立傳」。
  筆者又分析認為,「澳門博彩博物館」的內容,可從當年「賣豬仔」潮中有人聚賭開始,介紹澳門博彩業的初始到合法的過程,也宜以各種生動的方式,重現當年引進西方博彩技術之前,中式賭場的盛況,將「吊籮」交付賭資等,及介紹當今各種博彩項目的知識。至於地點,可「廢物利用」將己廢棄的舊賭場進行翻新開設。由此,在「形塑潛意識」方面讓新老賭客都習慣成自然地認同和肯定「澳博」在澳門賭業發展史中的重要地位。即使是日後「澳博」的市場佔有率不可避免地下跌,也是如此。
  現在,「澳博」終於設立了博彩歷史資料館。之所以不將之稱為「博彩博物館」,可能是不願被人視為「冇咁大個頭戴咁大頂帽」,但從其內容看,其實也是可以稱為「博物館」了,因為澳門的一些博物館,其規模及內容更為「蚊型」。不管怎樣,博彩歷史資料館的設立,為澳門再增添一座博物館。實際上,澳門也以「博物館之城」着稱以。澳門雖然只有三十平方公里、五十萬人口,卻擁有十幾個博物館,從綜合澳門大型博物館--澳門博物館(其實,稱為「澳門歷史博物館」更為貼切),到專業性的澳門藝術博物館、海事博物館,再到迷你型的專題博物館如葡萄酒博物館、大賽車博物館、消防博物館、土地暨自然博物館、住宅博物館、宗教藝術博物館、郵電博物館、植物博物館、歷史及藝術博物館等。因此可以說,澳門是一個博物館式的社會。盡多的博物館展示了澳門的發展史,社會生活和文化傳統中的某些縱面,而且與澳門現有的文化生活密切關聯。因此可以說,澳門是一個博物館式的社會。盡多的博物館展示了澳門的發展史,社會生活和文化傳統中的某些縱面,而且與澳門現有的文化生活密切關聯。現在,再增加一座不叫「博物館」的澳門博彩歷史資料館,又為「博物館之城」增添濃重的一筆色彩。
(發自北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13 10:29: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