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可以特殊地位為國家核心技術作貢獻

  香港《南華早報》本月十六日一則《澳門助中美實力平衡,十年後或不再從美進口芯片》的報導,經內地《觀察者網》翻譯轉載及闡述後(註:本報昨日也以頭版頭條位置作了報導),引發極大反響。網友們紛紛在《觀察者網》留言,指出 希望五年內能搞出點大名堂,搞好了十年改變中美半導體芯片領域的實力平衡也有可能」,「澳門弄的是研發,生產肯定會放在大陸,就算大陸搞芯片,不等於澳門不能搞,給予機會,大家競爭合作」,「小小澳門?這口氣有點大,不過這『澳門雄心』很重要,起碼不能再讓美帝像這次『中興』那樣卡我們脖子,任意薅我羊毛,宰我血肉,想起就是恥辱!」「挺好的,澳門也應該有點實體經濟」。有的網友還指出,「澳大微電子躋身世界排名前十強」,「聽說澳門大學微電子高端論文經常是亞洲前三」。
  這一事態的發展,按照合理的邏輯推理,可能與澳門大學校長宋永華,澳門科技大學校長劉良聯名致信習近平主席,習近平主席透過中共中央辦公室調研室复函:「很高興看到澳門高校科技創新取得新的進步,希望澳門高校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培養更多愛國愛澳人才,創造更多科技成果,助力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助力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向澳門高校廣大師生致以誠摯問候。」有著某種內在關聯。
  其一、在香港的二十四名兩院院士聯合致信習近平主席之後,在爆發「中興」事件後,習近平主席复函予以鼓勵,而中央政府也宣布,香港的十六個國家實驗室,澳門的兩個國家實驗室,將可獲得更多國家資金支持。受此啟發,澳門中聯辦協調指導宋永華、劉良兩位也具有相當於院士或準院士學術地位的大學校長,致信習近平主席,而且其內容可能也與「中興」事件有關,在協助國家研發芯片方面表達意願。實際上,正如網友上述的留言所指出,「澳大微電子躋身世界排名前十強」,「澳門大學微電子高端論文經常是亞洲前三」,既然具有如此豐厚的技術力量,就應該為國家分憂解愁,為攻克芯片這個難關盡一分力。盡管不一定能承擔全過程,也可在其中某項程序上做出自己的貢獻。在全國一盤棋的協作通常下,就像當年全國齊心協力實現「兩彈一星」的精神,融合到國家發展大局中去。而這正符合習近平主席「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要下定決心、保持恆心、找准重心,加速推動信息領域核心技術突破。要抓產業體系建設,在技術、產業、政策上共同發力。要遵循技術發展規律,做好體系化技術佈局,優中選優、重點突破。要加強集中統一領導,完善金融、財稅、國際貿易、人才、知識產權保護等製度環境,優化市場環境,更好釋放各類創新主體創新活力。要培育公平的市場環境,強化知識產權保護,反對壟斷和不正當競爭。要打通基礎研究和技術創新銜接的綠色通道,力爭以基礎研究帶動應用技術群體突破」的思路,因而很快就獲得習近平主席委託中央辦公廳的回信。
  其二、無論是《南華早報》敏感,「捉到鹿懂得脫角」而循線索採訪,還是澳門大學主動邀訪,甚至是以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和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會見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待模式,借助在國際輿論場域上具有別家不可替代的優勢的媒體力量,進行報導,將相關訊息傳播出去。實際上,兩位大學校長是在「中興」事件爆發後寫信給習近平主席的,因而很快就獲得習近平主席的回信。這也正是比習近平主席回信香港兩院院士要快得多的主要原因,因為澳門來信正打中在「點子」上。而習近平主席的回信在本月十五日發出,並於當日由澳門中聯辦和澳門特區政府傳達並組織學習,《南華早報》翌日就發出了《澳門助中美實力平衡,十年後或不再從美進口芯片》的報導,真是配合得天衣無縫,節湊緊湊得令人擊節讚歎。
  倘這個理解與事實「八九不離十」的話,澳門特區的「形象」又一次高大威猛。一方面,澳門特區可以為國家出力,分憂解愁,正如網友們所言,「澳門這才是真愛」,「在此時此刻澳門作為中國一份子的表態,比起其他地區要暖心得多」;另一方面,澳門特區也可籍此改變博彩業一枝獨大,經濟結構單一等等問題,使得「一國兩制」具有新的積極意義,也顯出「一國兩制」的優越性。或許,澳門特區沒有能力實現研發製造芯片的全過程,但只要能在自己的高端專業技術領域內,攻克某個難關,就是為國家做出重大貢獻。
  習近平主席說,「重大科技創新成果是國之重器、國之利器,必須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必須依靠自力更生、自主創新。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一定要保持清醒。」當前,在美國高舉貿易保護主義,貿易戰逐漸升級的情况下,中國必須認清現實,放弃對美國的幻想,像當年搞「兩彈一星」時那樣,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力爭實現産業發展不受制于人,信息安全不受制于人。實際上,芯片雖小,却异常重要,是現代社會的「工業糧食」,芯片産業則是關乎國民經濟和國家安全的戰略型産業。試想一下,一旦發生戰爭,如果中國的交通控制指揮系統充斥著大量的進口芯片,敵對國家就可以通過電腦癱瘓中國的鐵路網絡;如果中國的武器裝備大量采購進口芯片,敵對國家就可以利用芯片後門癱瘓中國的武器裝備。
  花錢買不到核心技術,市場也換不到核心技術。核心技術必須靠自己。對此,澳門大有作為。當然,也將會面臨很多困難,但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有中央(透過澳門中聯辦)的指導協調,有澳門特區政府的操盤運作,有澳門高等院校的高端科技教育工作者的不懈努力,還有澳門特區的愛國愛澳氛圍的感染籠罩,以及澳門特區的有利地理位置和資本主義制度的薪酬條件、後勤保障,我們就一定能夠作出自己的特殊貢獻。
  澳門還有一個特殊的、別的地方不能替代的有利條件。《南華早報》在對該議題進行採訪時,主要的採訪對象是馬許願副校長,就已顯示了這個特殊之處。這不但因為他是澳門大學集成電路實驗室的負責人,他和他的同事們一直在培訓中國研究人員發展自主創新,而不是利用反向工程技術來複製進口芯片,而且還因為他是葡國人,還是在澳門即將回歸,大批葡人返回葡國,一些土生葡人公務員也將退休金轉移到葡國去之時,「逆方向」來到澳門。現在又積極響應中國中共政府的號召,攻克晶片難關。這是什麼精神?這就是當代的「白求恩精神」。
  更重要的是,當年國家在攻克「兩彈一星」難關時,澳門曾經透過葡國的途徑,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在美國進行嚴密的技術封鎖下,在香港,據《許家屯回憶錄》透露,是曹光彪(曹其真之父)協助獲得某些關鍵技術及部件;而在澳門,據坊間傳說,是吳福籍著其與澳督以至葡國政要的友好關係,在其助手李維士的協助下,也循葡國的途徑引進了不少尖端技術及部件,由澳門南光貿易公司中轉給國家。也正因為如此,國防科工委後來將衛星地面站設在澳門的路環,落成典禮上,內地來賓雖然是身穿西裝,其實是「星光熠熠」的解放軍將領,包括鄧小平的女兒鄧榕夫婦,葉挺的兒子等。也因為如此,一個小小的澳門,竟然有多家衛星電視台。
  現在,特朗普不但對中國發動貿易戰,而且還把戰火燒到歐盟。這就促使中國與歐盟的關係更為密切,葡國更是因為與澳門的淵源,而樂於與中國站在同一陣線。這幾天,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澳門特區政府經濟財政司長梁維特,正在葡國出席慶祝中葡論壇成立十五周年的活動。或許,透過葡國—歐盟這條「交通線」,就能像當年「兩彈一星」時那樣,在中國攻克芯片難關中,發揮著重大的作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21 05:32: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