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美國宣佈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說開去

  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宣布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是聯合國系統中的政府間機構,負責在全球範圍內加強促進和保護人權的工作,解決侵犯人權的狀況以及對此提出建議。理事會負責討論全年所有需要關注的人權問題和狀況,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舉行會議。儘管理事會存在弱點,但它仍是在公正、中立和合作原則基礎上開展人權領袖合作的重要國際平台,而且也確實是需要確保人權理事會內有不同國家的聲音,以便於開展有效工作,在人權領域保持平等對話與合作。但是,自詡為「國際人權衛士」的美國,卻在「神經刀」特朗普的主導下,以某些荒誕的「理由」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其實是反映了美國不願接受兩個國際人權公約的約束,在世界各地扮演「國際警察」的角色,肆意侵犯他國的人權。
  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澳門可能會有人失望。因為今後如再要上演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告御狀」的「戲碼」,就不但是缺乏著力點,而且也流失了「內外應合」的必要條件。
  實際上,澳門的一家政治反對派團體,其召集人就曾多次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告御狀」,投訴澳門特區的人權狀態,並列席人權理事會審議中國香港、澳門特區按照兩個國際人權公約的規定,定期呈交的履約報告的會議,以認證其「告禦狀」中所指證的「侵犯人權事實」。不但如此,還將這些「材料」提供給作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的美國或其駐港澳的總領事館。因此,雖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未接納及認可這些「告御狀」材料,但美國國務院在每年發表的「國別人權報告」的中國澳門部分的內容,就吸收了不少這個政治反對派團體提供的材料,也算作「堤外損失堤內補」,或「東方不亮西方亮」吧。
  其實,這個政治反對派團體所投訴的一些材料,其本身就缺乏正當性。實際上,投訴得最多的沒有按照《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五條有關「直接或通過自由選擇的代表參與公共事務」的規定,沒有在澳門特區得到落實貫徹到問題,就是一個偽命題。這是因為,當年葡國國會在決定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延伸適用於澳門時,就宣布對兩個國際人權公約中的四個條文規定予以保留,亦即不在澳門適用。而澳門回歸後,中國外交部送交聯合國秘書處的備忘錄,及澳門行政長官何厚鏵的公告,也重申了兩個國際人權公約中有四項條文規定不適用於澳門。而這個「直接或通過自由選擇的代表參與公共事務」的條文規定,就是其中之一。因此,這個政治反對派團體就此而「告御狀」,其實是屬於「無中生有」的「濫告」行為。
  其實,《澳門基本法》中之所以會有「立法會多數議員由選舉產生」的規定,亦即繼續保留委任議席,沒有「雙普選」的前景,是受到《中葡聯合聲明》附件一中有關「立法機關由當地人組成,多數成員通過選舉產生」規定的制約。而在當年中葡談判的過程中,中方本來是有意比照《中英聯合聲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的表述,寫上「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的,但卻遭到葡方的反對,主要是鑑於當時不久前高斯達向澳門華人居民開放選舉權與被選舉權後,打破了葡裔居民對立法會直接選舉的「壟斷權」,再無「三百多票就可當選一席」這支歌仔唱了,宋玉生、歐安利等葡裔居民必須依附於並借助由華人傳統愛國社團所組成的「聯合提名委員會」的力量,才有可能當選,因而擔心在將澳門政權交還給中國後,澳門傳統愛國社團不再作同樣安排,葡裔居民就將難以進入立法會,因而堅持要將這一句改為「多數成員通過選舉產生」,以保留委任議席。而且,這樣做,也是為了堅守《澳門組織章程》關於立法會成員是由委任、直選、間選三部分所組成的規定。盡管後來形勢有了變化,作為葡裔居民的高天賜也能透過直選途徑當選立法會議員,但這並非是依靠葡裔居民選民的力量,而是由包括華裔及葡裔居民在內的公職人員支持的結果。
  既然是有此背景,在中葡聯合聯絡小組磋商葡國將兩個國際人權公約延伸到澳門適用時,中葡雙方都堅守《中葡聯合聲明》的上述規定。而葡國國會在審查通過將兩個國際人權公約延伸到澳門適用的決議時,也就採納了中葡兩國政府的共識。
  因此,澳門立法會沒有普選產生的前景,並非是中方的決定,而是出於葡方的要求。澳門政治反對派團體即使是有千個理由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告御狀」,投訴的對象也應不是中國政府及中國澳門特區政府,而是葡國政府。
  更重要的是,無論是《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還是《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一條的「自決權」,也是葡國國會決議作出四點「保留」的之一。一九七二年三月間,中國政府致信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主席,聲明說:「香港、澳門屬于歷史遺留下來的帝國主義强加于中國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的結果,香港和澳門是被英國和葡萄牙當局占領的中國領土的一部份,解决香港、澳門問題完全是屬于中國主權範圍內的問題,根本不屬于通常的所謂殖民地範疇。因此,不應列入殖民宣言中適用的殖民地區的名單之內。我國政府主張,在條件成熟時,用適當的方式和平解决港澳問題,在未解决以前維持原狀。」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于同年六月十五日通過决議,同意中國的意見,認為香港、澳門不屬于通常的「殖民地」,幷向聯合國大會建議將其從殖民地名單上删掉。同時,把中國政府致聯合國非殖民地特別委員會主席的信納入該會的「備忘錄」。同年十一月八日第二十七届聯合國大會通過决議批准了該委員會的報告,即港澳不屬于殖民地範疇,港澳問題是屬于中國主權問題,聯合國和他國無權干涉港澳問題的解决,應由中國和英國、葡萄牙交涉談判解决。
  兩年之後,也就是一九七四年,葡國爆發了推翻獨裁統治的「四二五革命」,隨後葡國新政府發表聲明,宣布放弃殖民主義,放弃所有國外殖民地。第二年,葡國修改憲法,將澳門列為「特殊地區」,承認澳門不是殖民地,而是中國的領土,僅僅只是葡國管理的一個特殊地區而已。為此,葡國國會通過關于兩個人權公約延伸適用于澳門的决議時,其第一條就進一步確認了聯合國上述决議的精神,確定了澳門是中國領土的一部份,不適用《公約》中「自决權」的規定。
  形勢發展到今日,香港某些「港獨」組織打出了「自決」的旗幟,就與「港獨」完全劃上等號了。因此,香港和澳門特區都依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決定,修改選舉法,增補效忠條件條文,以「自決」等口號宣揚「港獨」、「澳獨」者,不得參加立法會選舉。
  澳門的這個政治反對派曾經大搞的「民間公投」活動,其實就含有「自決」的影子。筆者在年前曾經撰文,批評有人曾高喊「自決權」口號的現象。但有人持續一年多時間內,反駁筆者,為「自決權」鳴鑼開道,還說是要將其文章結集出書。不知道現今是否還是那麼「理直氣壯」?實際上,也有另一位鼓吹「自決權」的人士,曾經利用其某些「特權」,將其批駁筆者反對「自決權」論點的文章,在某著名引擎互聯網上長期置於「置頂位置。但在最近反「港獨」的政治氛圍下,悄然撤下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22 05:10:1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