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港澳基本法委員會的換屆任免說起

  昨日閉幕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次會議,通過了一系列的人事任免案。其中與港澳兩特區的事務有關的,有如下幾項:
  其一、任命第五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組成人員;主任沈春耀,副主任譚惠珠(女)、張勇,委員(按姓名筆劃為序)劉廼強、陳冬、陳弘毅、武增(女)、莫樹聯、黃玉山、黃柳權、梁美芬(女) 韓大元。
  其二、免去張榮順的第四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職務;任命張勇為第四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
  其三、免去王振民、徐澤的第四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職務;任命陳端洪、黃柳權為第四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
  值得注意的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名單的變動,亦即有「舊人」卸任,同時也有「新人」補替,是分別以「免去」及「任命」為表述的;而香港基本法委員會的成員,雖然也有變動,亦即也有「舊人」卸任,同時也有「新人」補替,但卻沒有提及對「舊人」的「免去」,當然更沒有以個別委員「任命」的方式作表述,而是宣布完整的第五任香港基本法委員會組成人員名單。
  究其原因,是因為香港基本法委員會的人員調整,是屬於「換屆」調整。亦即由第四任換屆為第五任,第四任已經完成任期,儘管其中一些委員獲得連任,但卸任者不能被視為「免職」。因此,是以任命新一屆成員名單的方式,而不是以宣布任免其中一些成員的方式,來表述這次人員調整。
  而澳門基本法委員會的個別委員調整,是屬於同一屆期內地人員調整,實際上本屆仍然是屬於第四任,因而其中一些委員的調整,就不是以宣布整份組成人員名單的方式,而是分別以「免去」及「任命」的方式來表述,因為卸任者的任期尚未完成,因而就採用了「免去」的表述方式。而「新人」是「中途插班,因而是「任命」。
  香港基本法委員會由於是「換屆」調整,因而其變動的幅度較大。香港和內地各一名的副主任,都已是「舊貌變新顏。其中,香港區的副主任,是由譚惠珠取代梁愛詩,這顯然是因為梁愛詩的年事已高,而且也連續多任,是光榮退休的時候了。而內地的副主任亦即專職副主任張榮順,可能是因為工作調動,而由新的專職副主任張勇所接任,實際上澳門基本法委員會的內地副主任,也是由張勇替補張榮順。
  張榮順的新職,據昨日香港《星島日報》報導,是將會調任澳門中聯辦副主任,接替可能會調回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陳斯喜。實際上,昨日舉行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委員長會議,接受張榮順辭去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等職務的請求的決定草案,並交付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次會議決稿通過。而當年陳斯喜調任澳門中聯辦副主任後,也辭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職務.。看來,這是執行國家憲法的「依法治國」的作為。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組織法》都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組成人員,不得擔任國家行政機關、審判機關和檢察機關的職務。正因為如此,何厚鏵當選為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後,就辭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職務。而從五年前陳斯喜和現在張榮順辭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職務推理,澳門中聯辦副主任是被定位為「國家行政機關」的職務。也因此,關於張榮順將會調任澳門中聯辦副主任的報導,應該是「珍珠都冇咁珍(真)」了。
  實際上,由於《星島日報》的特殊背景,以往在報導中央涉港澳事務信息時,都是「快夾準」的,往往比「正牌」的《大公報》和《文匯報》還要「靈」。但也有「跌眼鏡」之時,那就是在今年全國「兩會」召開前夕,報導陳斯喜將升任澳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本欄也跟著「報喜」。但雖然陳斯喜重新當選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不過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和澳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卻是沈春耀(原主任李飛升任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而陳斯喜則被任命為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但今次的報導,應該又是「快夾準了。
  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因為是「換屆」因而其組成人員的變動幅度較大。不但是內地委員因為工作調動或屆齡退休等原因,全部五名內地委員(包括一名副主任)都全部更換,而且五名香港委員,除副主任由譚惠珠取代梁愛詩外,也由梁美芬替補「升呢」的譚惠珠。
  內地委員的更替,基本上還是以職務及憲法學專業為基準。其中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是武增(國家法室主任)取代鄭淑娜(任命時是該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後升為該委員會副主任),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是黃柳權取代徐澤,香港中聯辦副主任是陳冬取代黃藍發;在憲法學專家方面,則是由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韓大元取代也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的饒戈平。上述人員的更換,基本上是因為「舊人」退休或年事已高,由在行政職務的接任者取而代之,因而是「薪火相傳」。
  在澳門基本法委員會方面,除也是由張勇取代張榮順的副主任,黃柳權取代徐澤之外,還有陳端洪取代王振民。王振民原是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因而是以憲法學專家身份出任此職。現在他出任香港中聯辦法律部部長,其「內地憲法學專家」的身份已經「消失」,因而就由另一位憲法學專家陳端洪(北京大學憲法與行政法研究中心研究員)取而代之。
  從以往慣例看,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組成人員的換屆,主要是分別跟隨香港、澳門特區政府的換屆而進行。但由於今次香港基本法委員會的換屆,是與全國人大的換屆基本同步(亦即比香港特區政府換屆遲後了差不多一年),這就使得曾經熱議的一種意見——香港和澳門基本法委員會,應該是跟隨全國人大換屆而換屆,而不是分別跟隨香港、澳門特區政府換屆而換屆。
  實際上,自從強調中央對港澳兩特區的全面管治權之後,一些法界人士就持有一種看法,既然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都是全國人大常委會下設的工作委員會,就是代表中央;而按照《香港基本法》和《澳門基本法》規定,其職責分別是根據基本法的相關規定,就有關基本法中涉及中央職權的相關條文在實施中的問題進行研究,並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供意見。那麼,為了凸顯「一國」亦即中央對港澳兩特區的全面管治權,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的任期適宜是跟隨全國人大的任期,亦即在全國人大換屆時進行換屆,而不宜跟隨香港、澳門特區政府換屆而換屆。這個說法,有一定道理,但不知中央是如何考量。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23 05:27: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