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張榮順南來將更重視維護憲法和基本法

  新華社昨日播發「國務院任免國家工作人員」:任命張榮順為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副主任。免去陳斯喜的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副主任職務。緊接著,澳門中聯辦也發佈消息,宣布經國務院批准,張榮順任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副主任,陳斯喜不再擔任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副主任職務。並指稱張榮順將於今(二十六)日抵澳履新。
  這是正常的人事調動。陳斯喜二零一三年六月調任澳門中聯辦副主任,至今正好五年。他來澳前長期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從事憲法和行政法的立法工作,參加了四次憲法修改工作,兩次選舉法修改和地方組織法修改工作,參加了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立法法、國防法等十多部憲法性法律的制定工作,參加了行政訴訟法、國家賠償法、行政處罰法、行政復議法、監察法等幾十部行政法律的制定工作,並歷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國家法室主任,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已經是正部級的職級待遇。來澳後不久辭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是按照國家憲法和全國人大組織法關於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組成人員不得擔任國家行政機關、審判機關和檢察機關的職務的規定,辭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之職。
  今年三月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陳斯喜再次當選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按照上述規定,不能再擔任澳門中聯辦副主任,當時人們就揣測他將會返回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果然,被任命為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與來澳前的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是同一職級。
  據澳門中聯辦新聞稿所示,今年五十五歲的張榮順,原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其實,張榮順最主要的工作經歷,是在國務院港澳辦,曾作為香港、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秘書處,香港、澳門特區籌委會(預委會)秘書處人員,參加兩部基本法的起草工作,及香港、澳門回歸前的各項法律工作。他在國務院港澳辦的最後一個職務,是法律司司長,調到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後,先是出任其研究室主任,後升任副部長級的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今年三月的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但僅在三個月後,六月二十二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務委會第三次會議通過,免去他常委會委員及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的職務。昨日則發表他為澳門中聯辦副主任。
  而張榮順調離國務院港澳辦後,其法律司司長的遺缺,由副司長黃柳權升任填補。現在,黃柳權也再次升任為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兩人都是副部長級。不過張榮順來澳前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按慣例應是正部長級的職級待遇。
  張榮順早就已為澳門各界別人士所熟知。除了是在電視上,經常看到他對香港的法律問題,尤其是涉及中央與香港特區關係的法律問題發表意見之外,讓澳門居民感受深刻的,他也曾對澳門的法律問題,尤其是涉及國家憲法及基本法的問題上,發表了不少正本清源的意見。其中最主要的有兩項:
  其一、二零一五年有一位澳門立法會議員,由葡國的一個政黨提名,參加葡國國會議員選舉。國務院港澳辦邀請澳門立法會全體議員訪京(這是港澳回歸後的首次),議員們在拜訪全國人大常委會澳門基本法委員會時,張榮順就為他們上了一堂關於憲法和基本法的課,這是對澳門強調國家憲法的開端。這堂課實質上是宣示,作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方行政區域的立法機關的成員,卻去參加另一個主權國家的最高國家權力機構的選舉,就是屬於「雙重效忠」的問題。果然,隨後澳門特區政府提案,修改《立法會選舉法》,加入了禁止「雙重效忠」的條款,規定參選人在報名參選時,必須保證不會擔任其他國家的政治公職。 
  其二、是在澳門特區政府為執行《澳門基本法》第九十五條的規定,進行設立非政權性市政機構的立法諮詢工作。一些政治反對派人士提出應當由直接選舉產生其成員。張榮順應邀來澳進行主題演講,指出澳門未來的非政權性市政機構不能走由選舉產生的市政議會這條路。他進一步指出,市政機構成員若由選舉產生,本質便是設立市政議會,若特區的非政權性市政機構由市政議會和執行機構組成,實際上是恢復澳葡時期屬一級地方行政的市政自治制度,澳門基本法已否定澳葡時期設立的市政自治制度模式,否則將越過中央授予澳門特區的高度自治權,越過特區政府授予市政機構自治權力,必然帶來極大混亂。張榮順還表示,葡萄牙人在中葡就澳門問題談判期間提出市政自治制度,是要仿照英國人在香港搞「還政於民」,意圖以市政自治架空特區的高度自治,架空特區政府。他的這次演講,劍指政治反對派,令人頓生「一劍封喉」的痛快感。
  正因為如此,日前當盛傳張榮順將會出任澳門中聯辦副主任時,政治反對派經營的某網媒,就重刊張榮順這段談話的重點內容,大有哀鳴「大勢已去」之意,並擔心他們今後的日子更不好過。
  政治反對派悲哀之時,正是愛國愛澳人士開心之日。有張榮順指導,澳門愛國愛澳力量對政治反對派勢力違反國家憲法、違反基本法,損害中央與特區關係等行為所進行的鬥爭,方向將更明確,更有力量了。
  張榮順曾長期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當然是極為重視國家憲法和基本法,並極力維護國家憲法和基本法。政治反對派今後進行的違反國家憲法和基本法的活動,就將會受到極大的限制,並直至完全消失。
  當然,張榮順此前更是曾長期在國務院港澳辦工作,參與了香港、澳門兩個基本法的起草工作,因而對「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宗旨,尤其是有關澳門特區實行資本主義制度,而資本主義制度的精髓就是依法保護私有財產,依法保護投資者利益,更為嫻熟。在此之下,希望他在履任之後,能對現在困擾著整個澳門特區尤其是「海一居」的三千多位苦主,困擾著投資者,並損害澳門特區法治形象和投資環境的新《土地法》中不盡完善的條文,尤其是「一刀切」處置逾時未能完成土地利用的條文,給予撥亂反正的指導。這已超溢澳門特區高度自治事務,因為不但基本法第七條規定,特區的土地屬於國家所有,而且基本去的主旨是實行保護私有財產的資本主義制度,維護「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就是中央對澳門特區實行全面管治的事務。因而來自全國人大常委會澳門基本法委員會的張榮順,對此最有發言權。
  就在張榮順來澳前夕,香港《大公報》發表了《修改新〈土地法〉可真正釋出善意》一文。其背景,大家都在猜測。筆者則想得更遠廣,將之與一九八零年六月上旬的「修訂《澳門組織章程》事件」掛聯起來。當時,澳門個別右傾土生葡人議員籍著修訂《澳門組織章程》,意圖顛覆中葡建交時的秘密協議的有關精神,將澳門拖到「殖民地」狀態。香港《大公報》發表題為《不容許澳門一小撮人進行變相「澳獨」活動》的社論,打響了反擊的「第一槍」。此後,澳門南光公司發動澳門各界社團和中文媒體,口誅筆伐批判。在鬥爭的關鍵時刻,廣東省長習仲勛訪問澳門,幫扶了華人議員和澳督委任左傾議員一把,並由曾長期擔任香港新華社社長,時任廣東省副省長的梁威林,以「劃公仔唔使劃出腸」,表達中方的反對態度,從而粉碎了此圖謀。現在《大公報》又對澳門的事務發文,是否也將會發揮這種「扭轉乾坤」的作用?將拭目以待。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26 05:15:0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