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七一遊行大攪手是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

  又是一個「馬後炮」的示威遊行!說「又是」,即是曾經有過一次「馬後砲」的遊行。實際上,在半個月之前,當交通事務局已經宣佈撤回對修訂《道路交通法》及其補充法規進行公開諮詢的活動之後,仍然有團體要發動「抽水」式遊行。而且其搞手之一的區錦新,在政府宣佈擱置修法諮詢時,還說既然政府已經撤案,再搞遊行到意義就不大。但還是組織了遊行,而且響應者也不少,據說是其規模僅次於「反離補」。當然,在政府已經宣布撤回諮詢後才搞遊行,也被人們批評為缺乏正當性,是「放馬後砲」,「為遊行而遊行」。
  而今次的「又是」,則是在民政總署已經宣佈擱置興建火葬場的規劃之後,仍有至少兩個團體計劃在七月一日發動針對這個興建火葬場規劃的遊行。這兩個團體的大攪手,一是高天賜議員,二是蘇嘉豪。因此,網友們酸道,兩人是看到人家成功,自己也不能「執輸」,因而即使是明知自己是「放空砲」,也必須搞。而且,也是為兩年後的立法會選舉預作氣氛舖墊。
  其中的蘇嘉豪,上次別人搞遊行時,一來上次遊行的大攪手與自己有瑜亮情結」,二來因為自己的官司雖然已經宣判,但還處於上訴權,尚不知道檢察院是否會上訴,不敢造次,因而沒有參與,相反還批評這是「民粹」。實際上,蘇嘉豪等「少壯派」與「元老派」的激烈爭鬥,街知巷聞。,蘇嘉豪與其他「少壯派」聯手,上演「乞丐趕廟公」的大戲:澳門民主派的旗艦新澳門學社」,是由區錦新與其戰友吳國昌,以及一群關心政治的人士成立的。當時蘇嘉豪等人,還是穿開襠褲的BB。現在將之搶過來了,區錦新等人只得另起爐灶。而上次的遊行,區錦新等人搶飲了「頭啖湯」,因為吃官司而「乖乖」了好幾個月而且還因「瑜亮情結」而將之嘲諷為「民粹」的蘇嘉豪,已經憋不住了,於是就高唱梅艷芳的名曲:「我不再做乖乖」,以「既然民意如此」為由,決定「星期日照樣上街」,展現自己的組織能力,不讓自己的「死對頭」搶奪光芒,哪怕是在議題上屬於放「馬後砲」。對此,有網民說,別人搞遊行是「民粹」,自己搞遊行則是「民意」,端的是雙重標準,是一種「兩面人」的行為。
  另一位是高天賜。本來,遊行是他的拿手好戲,而且還帶有附帶的個人目的,就是要綁架參加遊行的市民,把民眾當作是道具,為其個人私利服務,包括當他的一對寶貝熱值兒子因為販毒而被司警拘捕後,就以交通處理加價為理由發動遊行,以此來向警員發洩及「示威」。除了是要從中渾水摸魚,撈取個人利益之外,更是要把社會問題政治化,趁機搞亂澳門。今次也忍不住了,說是要在七月一日發動遊行。或許,也還有「補鍋」之意,因為半個月前的那場「馬後砲」遊行,本來他也已經發出號召市民參加同一訴求的遊行的海報,但因為沒有標示集合起步地點及具體時間,只是說是將會在六月十六日進行,而召集不到「兵馬」,眼見到人家的遊行「風風火火」,自己則卻「茕茕孑立」,很是吃味。因此,今次就動用了一切傳播手段,知會不管是認識還是不認識,支持他還是反對他的人,標示集合時間、地點,號召他們「站出來」遊行。
  高天賜今次發動遊行的標的,是反對民政總署的興建火葬場計劃。似乎是他的手中掌握了真理。但且慢,且看他過去在問政時,是如何對待火葬場問題的。
  ——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第四任行政長官競選期間,立法會議員高天賜、梁榮仔陪同殯儀業商會的人員,手持「殯儀微企面臨結業」、「哀求政府設立火葬場」、「重重打壓無路訴」和「希望政府支持殯儀微企多元發展」等標語,到崔世安競選辦公室遞信。他們指出,目前大部份殯儀業行家改被禁止租用全澳唯一的鏡湖殯儀館靈堂,而仵工也不願意將從官方殮房出殯之遺體運往國內火化,扼殺業界生存空間,令生意大減約九成,希望崔世安連任特首後能設立公共靈堂和火化場,為其解困。為此他們希望崔世安在連任行政長官後,能體恤相關苦況,儘快設立公共靈堂及火化場,以解決業界燃眉之急,令行業健康發展,並讓市民大眾有多元選擇。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某電視台的「議員講壇」節目,邀請高天賜主講「澳門何時興建火葬場」。他在節目中狠狠地「猛K」了特區政府一番,批評特區政府不興建火葬場,是為了保護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他指出,澳門因為地小人多,遺體火化成為趨勢,火化比例高達七成,但本澳地區卻沒有火葬場,遺體只運往珠海等鄰近地區火化,無論消費、交通還是時間,都有諸多的不便。殯葬業界多次促請當局,盡快考慮選址,興建火葬場,但相關的問題,當局一直懸而未決。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自然規律,寸土寸金的澳門,火化率也越來越高,但是賭場林立的澳門,到現在爲止都容不下一個火葬場。對此,高天賜批判說:「關鍵就是特區政府有沒有心,以及會不會打破既得者的利益。」
  ——高天賜的「拍檔」梁榮仔議員,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向特區政府質詢,隨著本澳人口的增加,殯儀服務的需求正在不斷上升,火葬也成為了社會上最主要的殮葬方式,但令人萬萬想不到的是,澳門作為一個國際旅遊城市,發展至今時今日龐大的經濟規模,竟然連一個火葬場及燒骨場也沒有,實在十分可笑,究竟這個政府是以客為本,還是要以民為本,為何對於現今華人社會如此重視的儀式也忽視?現時在缺乏火葬場及燒骨設備的情況下,苦主只能將先人遺體運至內地進行火化,對苦主來說十分舟車勞動,而且財政上的負擔也很大,因此有必要儘快在澳門設立火葬場及燒骨裝置。但回歸後十四年,卻依然未能選址,實在讓人無奈,並令人疑惑當中是否存在任何的問題。
  而現在,高天賜卻竟然出爾反爾,對自己的問政訴求作出「髮夾彎」式的轉變,從強烈要求特區政府儘早興建火葬場,並質疑特區政府未能興建火葬場是「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到今日反對政府的興建火葬場規劃,還要策劃遊行。這就難怪,有網民將高天賜號召上街遊行的海報,與梁榮仔上述的這個質詢稿的文字並列起來,以大字標題形容他是「今天的我也要打倒昨天的我」。
  這就是典型的「兩面人」。所謂「兩面人」,就是很會偽裝,喜歡表演作秀,表裡不一、欺上瞞下,說一套、做一套,台上一套、台下一套,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在內地,有一些政治上的「兩面人」危害性更大,他們嘴上擁護中央政策,暗地裡屍位素餐、敷衍了事,有的甚至公開對抗,最後中央的好政策落不了地,群眾得不到實惠,極大影響了黨和政府的形象。因而習近平主席最痛恨「兩面人」。澳門雖然實行「一國兩制」,但反對「兩面人」的行為,就像蘇嘉豪、高天賜等人所追求的「民主」一樣,也是普世價值,在澳門一樣行得通。
  不久前成功組織遊行的區錦新,公開的資料他沒有「食過翻尋味」也發動遊行。這固然可能是出於「不與××為伍」的個人心理因素在內,更重要的是,區錦新是興建火葬場的鼓吹手,此前他曾多次以書面質詢、接受訪問、召開記者會、上電視節目等方式,提出盡快興建火葬場的訴求,而且其理由與今次民政總署提出的一模一樣,包括倘本地一旦有疫情發生,除了死亡人數會增加外,內地法律也禁止其遺體入境。他還在質詢稿中謔笑:「若真有此類情況出現,難道屆時垃圾焚化爐用於臨時火葬?」
  如果區錦新也組織「反對興建火葬場」遊行,就也是更典型的「兩面人」。今後的問政品質就像高天賜那樣,喪失公信力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29 05:15: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