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廉署調查報告避而不提的政治因素問題

  廉政公署昨日公佈《貿易投資促進局審批「重大投資移民」和「技術移民」的調查報告》,指出貿易投資促進局在審批「重大投資移民」申請時,欠缺嚴謹的審批及查核機制、部分獲批項目投資金額過低或過於側重不動產投資;在審批「技術移民」申請時,存在審批標準欠缺嚴謹、申請人長期不在澳門以及透過虛假聘用取得臨時居留等問題。
  廉署的這個調查報告,倘是以「單純就業務主義」的角度衡量,算得上是一個品質較高的業務文件,較為詳盡細緻而又深刻地揭露了貿促局在制定「重大投資移民」和「技術移民」政策及在實施層面,皆存在的重大缺失。包括部分「重大投資移民」項目的投資金額標定過低,未能充分體現投資的「重大」之處,難以達到促進澳門經濟發展及產業多元化的立法原意;部分「重大投資移民」項目過於側重不動產投資,導致不排除有人將購買不動產包裝成重大投資項目,「假投資、真置業」,最終目的是取得澳門的居留權;欠缺嚴謹的審批及查核機制,貿促局沒有認真考究申請者提交文件的真偽及求證事實的真相,亦沒有派員到申請人報稱的公司營運地點進行核實。也包括貿促局在審批「技術移民」申請時,存在審批標準欠缺嚴謹、申請人長期不在澳門等問題,而且出現透過虛假聘用取得臨時居留許可的情況等。
  此份調查報告揭露了許多弊端,但主要是在行政疏失、怠職等方面。當然也不排除有刑事犯罪的可能性在內。比如,提交虛假文書就是刑事犯罪,貿促局職員或是疏於查證而讓其能「過五關斬六將」,而那些移民公司教唆申請人故意提交偽造的文件,兩者都需負刑事責任。遺憾調查報告沒有從這方面進行深挖,否則說不準將能揪出刑事犯罪集團,甚至是內外勾結,串通一氣地進行刑事犯罪活動的案件。
  其實,又何至於此?如果以「既要埋頭拉車,又要抬頭看路」的標準嚴格要求,這份調查報告就顯得「不講政治」,避而不提「重大投資移民」和「技術移民」政策及實施過程所產生的政治問題。其實,這兩項政策除了是確實存在著調查報告所揭露的技術性的問題之外,政治上的問題更嚴重。
  其一、衝擊《澳門基本法》的相關規定。實際上,《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項規定,「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人進入澳門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澳門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按照該項規定,內地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居民前往澳門,需辦理批准手續。內地居民雖然可以家庭團聚等理由,申請到澳門定居,但每年申請到澳門定居的人數,是有一定限額的,具體數額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國務院港澳辦及國家公安部)徵求澳門特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而「重大投資移民」和「技術移民」政策,卻避開了公安部門的審批權,也在客觀事實上「抵制」國家實施的「單程證」制度,等於是不尊重甚至是「搶奪」中央的相關權限。尤其是在現在強調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的情況下,這種「頂風作案」的性質就更為凸顯。
  其二、衝擊國家在戶口管理方面的治安制度。《中國公民因私事往來香港地區或者澳門地區的暫行管理辦法》第十二條規定,「經批准前往香港、澳門定居的內地公民,由公安機關出入境管理部門發給前往港澳通行證。持證人應當在前往香港、澳門之前,到所在地公安派出所註銷戶口,並在規定的時間內前往香港、澳門。」因此,內地居民在獲批准來澳門定居時,是必須註銷其內地常住戶口的。即使是當年因「三‧二九事件」獲得澳門「藍帶證」並已在澳門逗留十多年的臨時居民,在經內地有關主管部門與澳門政府協商,同意向他們發給澳門居民身份證後,他們也必須返回原居地註銷常住戶口。但是,透過「重大投資移民」和「技術移民」政策,而取得澳門居民身份證的人士及其家庭,卻沒有辦理註銷內地戶口手續。這是違反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擾亂國家出入境管理政策和戶口管理政策的行為。
  其三、衝擊國家的高考政策。內地流行一種「高考移民」,利用國家對邊遠地區或少數民族地區的高考生提供「降低錄取分數線」的優惠政策,將自己學業成績欠佳子女的戶口遷移過去,以圖能搏取考上大學以至是獲較高本數大學錄取的機會。而「重大投資移民」和「技術移民」政策的實施,就為這種「高考移民」提供更佳的機會。因為國家對港澳台僑學生的高考政策較為優惠寬鬆,錄取分數線大幅降低,而且近年為了與民進黨蔡政府爭奪青年一代,避免他們受到「小英青年軍」等「獨派」組織的毒害,還增加了澳門保送生的名額。而正如廉署調查報告所指,有較大比例的「重大投資移民」和「技術移民」政策申請者在獲準後,並不在澳門居住,因而他們的子女仍然在原居地就讀,然後在高考時。憑藉其持有澳門證件,設法以澳門學生的身份參加高考,享受港澳生的優惠,其苦讀的內地生同學,卻是考得高分都不如他們分發到高品質大學,從而引發矛盾衝突。
  其四、更嚴重的是,衝擊「一個中國」政治原則。「重大投資移民」和「技術移民」政策規定,申請者必須繳交的文件中,有一項是「第三國居留文件」。這有可能是貿促局在制定相關政策時,為了避免上述「其一」所指的抵觸基本法相關規定。不要說,購買外國護照是違反國家法律規定的行為,由於他們並不具備中國公民移民外國定居的法律手續,故這種做法是干擾了中國的出入境法律制度,而且也在客觀上為內地貪官「洗錢」、轉移贓款提供了便利了,就是說在貿促局所接受的「第三國文件」的「第三國」,竟然其中有與台灣當局的「邦交國」,如當時的岡比亞。二零一五年,筆者在參加澳門新聞界高層訪京團活動,在參訪外交部時,就反映了有人為了做「第三國文件」這盤「生意」,而自稱是「岡比亞駐澳門特區榮譽領事」,並在一份可以進入內地銷售的澳門報章連續刊登廣告,充分利用該報章的「權威性」,向內地居民推銷台灣當局「邦交國」岡比亞的護照的問題。外交部的官員極為重視筆者提出的問題,當即查問了解,獲得證實後,通過相關程序予以制止。
  在中央人民政府直接管轄下的澳門特區,居然發生這種公然抵觸「一個中國」原則的荒唐情事。作為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的澳門特區政府,而屬下的機構竟然接受台灣當局「邦交國」的護照,作為「第三國文件」;作為中國內地的政治公職——省級政協委員的據位人,竟然出任台灣當局「邦交國」的「榮譽領事」,並在澳門特區私設其「榮譽領事館」;被人們習慣視為「代表國家」的某報章,竟然為了幾個廣告費收入,竟然長期為台灣當局「邦交國」刊登「推銷護照」廣告。這豈非是咄咄怪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7-03 05:23:2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