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關於政協委員應避免「雙重國籍」的問題

  本欄日前《深入學習更須精準執行習近平人民政協指示》一文,內有「對在歷史條件下發生的『雙重國籍』也持較為寬容的態度」的表述,有讀者朋友表達不以為然,認為在持有葡國旅行證件的中國公民的國籍問題上,已經得到了妥善的解決。包括中葡聯合聲明》的《中方備忘錄》,已經確認這部分澳門居民具有中國公民資格,回歸後他們可以繼續使用該旅行證件去其他國家和地區旅行,但在澳門特區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區不得享受葡國的領事保護。而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通過的《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幾個問題的解釋》,除了是以中國法律的形式,確認上述原則之外,還進一步明確規定,「凡具有中國血統的澳門居民,本人出生在中國領土(含澳門)者,以及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規定的具有中國國籍的條件者,不論其是否持有葡萄牙旅行證件或身份證件,都是中國公民。」因此,澳門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不存在「雙重國籍」的問題。
  這個觀點是對的,筆者也一直認同並維護這個原則。不過,筆者所談談的「雙重國籍」問題,並非指這部分澳門居民,而是已經加入葡國以外的其他國家的國籍,但由於這些國家承認「雙重國籍」,因而並沒有強制他們放棄原有國籍,從而形成的「雙重國籍」的問題。而在回歸前,葡國由於承認「雙重國籍」,因而這些人在「坐滿移民監」回流澳門後,仍然將他們視為澳門居民。即使是回歸後,澳門基本法》附件三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是屬於在澳門特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第三條明文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但似乎是對於這部分「回流移民」的國籍認定,較為寬鬆寬容,在必須由中國公民組成的「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會議」,及其他的受到國籍限制的政治公職,也允許「回流移民」參與或出任。既然如此,全國政協和內地各地各級政協組織「對在歷史條件下發生的『雙重國籍』也持較為寬容的態度」了。儘管筆者對此現象持有自己的不同看法,但既然「上頭」都「不介意」,筆者也就「隨附」,將之權且當作是「正常」以至是「特事特辦」的現象。
  在展開討論這種真正的「雙重國籍」問題之前,筆者不避羅嗦,交代兩件差點就因不被視為「雙重國籍」但卻扭曲為「外國居留權」的可能失誤的事件。
  其一是在起草《澳門基本法》的過程中,本來基本法草委會政治體制小組,和澳門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政制諮詢專責小組(筆者是成員之一),都已注意到《中葡聯合公報」中方「備忘錄」對「持有葡國旅行證件的中國公民」的國籍認定規定,因而對澳門特區行政長官的資格,都主張對持有葡國旅行證件的澳門中國公民不受限制。
  但不知在過程中發生了甚麼問題(坊間則有各種「陰謀論」傳說),基本法政治體制小組最後通過的文件,卻是參考了《香港基本法》第四十四條「並在外國無居留權」的規範,並予以引進。這就將會導致持有葡國旅行證件的澳門中國公民,包括後來成為行政長官的何厚鏵、崔世安,都被剝奪參選並出任行政長官的權利,反而是不在澳門出生,或在澳門出生但沒有申領葡國旅行證件的澳門中國公民,具有參選行政長官的資格,不符合澳門地區的實際情況。
  在澳門基本法草委會全體會議審議表決該項條文的前夕,基本法草委會副主任委員何厚鏵和委員廖澤雲,連夜到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兼草委會秘書長魯平的家中反映此情況,力陳利害,而魯平也感到「大鑊」,與常委會主任委員姬鵬飛商議,最後將此段表述修正為「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任職期內不得具有外國居留權」,亦即持有葡國旅行證件者可以參選行政長官,但在當選並就任行政長官後,必須放棄葡國旅行證件。如果不是經過此番「撥亂反正」,澳門特區成立後的首位及第二位行政長官,就將不會是何厚鏵、崔世安。
  其二、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蔡英文奉李登輝之命,草擬《港澳關係條例》的草案,並先後三次率領草擬小組成員到港澳地區調查研究及徵求意見。在第二次訪澳時,蔡英文出示《港澳關係條例》(草案初稿)的徵求意見稿,其第四條有關「澳門居民」的定義,因為不了解葡國旅行證件的性質及作用,以為與香港方面的「英國國民(海外)護照」是同一回事,因而就照抄對「香港居民」的定義,將持有葡國旅行證件的澳門中國籍居民,排除在「澳門居民」之外。
  筆者在座談會上,率先對該條文的表述提出不同意見,並向蔡英文詳盡介紹葡國旅行證件的來歷及性質,及《澳門基本法》、《中葡聯合聲明》中方「備忘錄」的相關規定。而蔡英文在了解情況後,還算得上是虛心接受,從善而流,將之改為「本條例所稱澳門居民,指具有澳門永久居留資格,且未持有澳門護照以外之旅行證照或雖持有葡萄牙護照但係於葡萄牙結束治理前於澳門取得者。」「前二項香港或澳門居民,如於香港或澳門分別於英國及葡萄牙結束其治理前,取得華僑身分者及其符合『中華民國國籍』取得要件之配偶及子女,在本條例施行前之既有權益,應予以維護。」這就避免了將十多萬持有葡國旅行證件的中國籍澳門居民,硬生生地劃歸為「葡國公民」,不適用於《港澳關係條例》,而另行以適用於外國公民的法律來規範的情況。
  回到真正的「雙重國籍」的問題。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第三條規定,中國政府不承認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倘是普通居民的話,尚可以「隻眼開隻眼閉」;但倘是出任全國人大代表,或作為選舉會議成員,就應嚴格執行《國籍法》的規定,退出外國國籍。全國政協和省級政協委員也應執行《國籍法》的規定。盡管《政協章程》沒有明確規定政協委員必須是中國公民,但既然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有「中國人民」這個最重要的元素,就是中國公民的事,而且參政議政所議的也是中國政府的事,因而其委員就必須是中國公民。何況,在參政議政的過程中,將會接觸到國家機密,外國人畢竟不能閱讀到這些機密文件。
  相反,一些在中國定居的外國人,如加入了中國國籍,按中國《國籍法》關於不承認「雙重國籍」的規定,他已喪失了外國國籍。倘是符合相關條件,就可被邀請出任政協委員。無論是在過去,還是在現時,都有這樣的例子,如在中國定居的外國人李莎(李立三夫人)、陳必娣、沙博理、愛潑斯坦等,他們在成為中國公民後,均先後被邀請出任全國政協委員。
  為此,前些年傳出「俏江南」老闆娘張蘭(「京城四少」之一的汪小菲之母)加入外國國籍的消息之後,引發軒然大波。在輿論壓力下,她主動提出辭去北京市朝陽區政協委員的職務。而在全國政協方面,在換屆時,已加入外國國籍的鞏俐等人,也沒有獲得連任。對於澳門地區的此類「雙重國籍」人士,似乎是也應比照應對鞏俐等人的方式,予以慎重處理。
  至於被一些國家任命為榮譽領事的人士,是否適宜出任全國政協和地方政協的委員,也值得研究。既然連立法會議員是屬於「兩制」的範疇,有意參選者在報名時,都尚且必須填寫當選後不擔任外國各類公職的承諾書,以防範「雙重效忠」;那麼,作為「一國」範疇的人民政協組織,就更不應容許其委員出任外國的政治公職,尤其是具有「國家主權」、「外交官」意涵的外國駐澳門榮譽領事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7-05 05:28: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