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政協委員出任他國榮譽領事是否存在衝突?

  本月五日,本欄《關於政協委員應避免「雙重國籍」的問題》,提出了如下的問題:至於被一些國家任命為榮譽領事的人士,是否適宜出任全國政協和地方政協的委員,也值得研究。既然連立法會議員是屬於「兩制」的範疇,有意參選者在報名時,都尚且必須填寫當選後不擔任外國各類公職的承諾書,以防範「雙重效忠」;那麼,作為「一國」範疇的人民政協組織,就更不應容許其委員出任外國的政治公職,尤其是具有「國家主權」、「外交官」意涵的外國駐澳門榮譽領事了。在坊間有不同意見。其中一種意見是這種人雖然人數不多,但牽涉面卻較大,都是「有頭有面」的人,「影響」程度更大,確實是必須考慮是否存在著「衝突」的問題。
  榮譽領事,按照「百度」的詮釋,就是某國合法公民保留原有國籍,但是以準外交官的身份為另一個國家服務。對於不少小的國家而言,在外國開設領事館派駐職業領事是一件開銷頗大的事情,因此他們便會選擇委任當地的一些傑出同時與這些國家又有生意或者其它來往的人士擔任榮譽領事。由其擔負領事簽發簽證的職責,以及在這個國家元首到訪當地時負責接待以及相應的一切花銷。雖然榮譽領事是一件費時費力又費錢的事情,可是的確好處也不少,除了虛名以外,榮譽領事作為外交人員,還享有不少額外的好處,比如出入境時外交人員通道的優待,以及徵稅時享受針對外交人員的免稅優惠。
  另據梁寶山著,世界知識出版社出版的《實用領事知識》一書介紹,名譽領事制度是泛指各國委派或接受名譽領事的制度。亦稱名譽領事官員制度。在國際上,名譽領事制度遵循國際習慣法的原則,由各國任意選用。各國可自由决定是否委派或接受名譽領事。榮譽領事制度出現後,早期從居留在外國的本國商人中推選領事的做法被一些國家沿襲下來,發展成由本國駐外使領館從駐在國居民中推薦(或委任)、經本國元首或政府委任(或認可)、授權執行一定領事職務的名譽領事制度,作爲職業領事制度的補充。各國依照本國的法律規章或雙邊條約和國際公約的規定委派或接受名譽領事。.由于名譽領事可以兼職爲個人利益從事任何專業或商業活動,「國際聯盟國際法編纂專家委員會」曾以名譽領事把大部分時間忙于私人事務、在不公平基礎上與其他商人競爭、不能盡心盡力地爲派遣國國民提供保護等理由建議取消這一制度。許多國家不承認名譽領事制度。而《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則對名譽領事官員及以名譽領事官員爲館長的領館的便利、特權與豁免做了系統規定,幷明確規定名譽領事官員制度由各國任意選用,各國可自由决定是否委派或接受名譽領事官員。但有的國家既不接受也不委派名譽領事。
  派遣國通常通過其使館或職業領館在接受國當地居民中選擇名譽領事的候選人。候選人應具備的條件是:在當地社會上有一定威望;有獨立的經濟收入;熟悉經濟和貿易情况;與地方當局有很好的聯繫;通曉派遣國和接受國語言等。各國一般優先在當地定居的本國國民中挑選,如無合適的本國國民,則從與本國有某種聯繫的接受國國民或第三國國民中挑選,但候選人不得是當地政府官員或政界人丄。派遣國使領館一般都正式地或非正式地就名譽領事候選人征得接受國主管當局的同意。有的國家規定.,委派接受國國民或第三國永久居民爲名譽領事必須事先征得接受國同意。
  現代國際法承認,名譽領事可執行與職業領事同樣的職務。《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第五條規定的領事職務名譽領事都可以執行。但是,由于名譽領事是適應不同時間和地點的具體需要而委派的,所以,具體到某個名譽領事的職務也會因時、因地、因情况不同而有所不同。這一切都取决于派遣國的法律或授權。名譽領事是在派遣國使館或領館領導和監督下執行領事職務的。其職務範圍一般小于職業領事的職務範圍,主要有:一,派遣國國民提供各項第一綫的領事協助和保護;二,發展派遣國和接受國之間商業、經濟、文化、教育、科學、旅游等關係中提供協助;三,在授權的範圍內承辦有關護照、簽證、國籍、公證認證事務;四,在需要時出席一些代表性、禮儀性和公務性的活動;五,承辦有監督權的使
  館或領館交辦的其他事務。
  按照《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第三章《對於名譽領事官員及以此等官員為館長之領館所適用之辦法》規定,凡是正式領事及其領事館所享有的特權,如國旗與國徽之使用,領館館舍不得侵犯,領館館舍免税,領館檔案及文件不得侵犯,行動自由,通訊自由,遇有領館轄區內有派遣國國民受逮捕或監禁或羈押候審、有權探訪受監禁、羈押或拘禁之派遣國國民,人身不得侵犯,逮捕、羈押或訴究之通知,管轄之豁免,免除工作證,免稅,免納關稅及免受查驗,免除個人勞務及捐獻,刑事訴訟等。
  因此可以說,榮譽領事往往比正式領事還要「風光」。因為正式領事必須是派遣國的公民,而榮譽領事則無須如此,接受國的公民也可以擔任,亦即不受國籍嚴格限制,而且還享有特權。有人說,榮譽領事可以從頒發簽證甚至是售賣護照中獲利,其實這與出任榮譽領事者本身就擁有億萬家財相比,「濕濕碎」矣。可以享受上述種種特權,才是「勁揪」,比其中一些人所擔任的政協委員要「威水」得多。因為即使是擔任政協委員等政治公職者,在觸犯法律時還需受到刑事追究,如香港就曾有過這樣的實例,而榮譽領事則高掛「免刑牌」。這就有可能會被某些人利用來「鑽空子」。
  澳門就曾有人鑽空子。比如筆者曾向外交部反映的,有某位省級政協委員據位人聲稱自己是與台灣當局有「外交關係」的岡比亞的「榮譽領事」,並私設立「榮譽領事館」,從事該國護照的推銷活動。而在回歸前更離譜,由於當時澳門的外交事務是由葡國外交部管理,因而一些葡國的前殖民地國家紛紛在澳門委任榮譽領事。其中某些國家當時是與台灣當局有「邦交」的,如幾內亞比紹,也在澳門設立「榮譽領事館」。該國的總統韋而立在訪問台灣,與李登輝共同發表「繼續支持『中華民國』恢復聯合國國席位」的聯合聲明後,來澳門訪問。當時筆者就以《製造「兩個中國」的韋而立來澳門幹什麼?》為題予以抨擊。但這位「榮譽領事」於同一天在一份「權威」日報的頭版刊登全版廣告,歡迎其到訪澳門,引發政治震撼。這位「榮譽領事」為了「補鍋」,隨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在同一份報章的頭版刊登了全版祝賀廣告,結果輪到台灣當局震怒,委派曾在香港、澳門的派駐機構任職的「外交部」亞太司司長鄧備殷,進行追查,並向幾內亞比紹抗議。結果那位「榮譽領事」吃不了兜著走。
  現在按照規定,第三國的榮譽領事必須經由中國外交部批准,並由外交部駐澳門特區特派員公署進行管理。實際上,最近就傳說,又有一位全國政協委員的據位人,獲得外交部批准出任某個剛與中國建交不久的國家的駐澳榮譽領事。這本來是「一國兩制」的優越性,也有利於澳門特區與世界各國的交流。但尷尬的是,某些國家在兩國關係上,或在國際事務上,是與中國政府的政治立場有衝突的。比如,容許達賴喇嘛訪問該國,某些國家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或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的國家利益發生衝突等。當中國政府對這些國家提出批評時,擔任其駐澳榮譽領事的內地和澳門特區的政治公職的據位人,究竟是與中國政府保持一致,還是與任命其為榮譽領事的國家「同一口徑」?這是需要釐清的問題。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7-12 05:12: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