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輕軌工程延誤也是「不講政治」的惡劣後果

  終審法院昨日駁回輕軌路氹段工程承建商因延誤工期而被科處罰款而對中級法院提出的司法上訴。終審法院在終審定讞判決中,逐一駁回上訴人對工期需延長的三項理由陳述,涉及自來水公司遷移地下供水管、圖則顯示的水管深度與實際相差七十厘米,以及挖掘時發現圖則中沒註明的高壓電纜等。合議庭並稱,按照輕軌工程合同特別條款規定,一切與專營公司協調地下管線改道事宜由承建商負責,而任何因工地實際地下管線資料與投標書估計不符,引致工期延長的申請不獲接納。同時,部分上訴理由由於未能證明第三方實體不配合,合議庭認為,施工延誤歸責於上訴人自己,因而裁定上訴敗訴。
  我們相信終審法院法官的法學素養和司法專業,因而並認為合議庭的判決既符合法律也合情合理,判得對。其實,撇開「唯物」上的「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不提,就是以「唯心」上的直覺觀察,都認為終審法院的判決,是符合澳門居民的切身利益及維持澳門特區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的,是有利於維護「一國兩制」的形象的。畢竟,輕軌工程的一再拖延,對澳門特區的形象,對澳門特區社會的繁榮穩定發展,對澳門居民及遊客的出行利益,「傷害」太大了。
  實際上,眾所周知,澳門最大的民怨之一,就是交通。為了交通問題,已經發生過多次遊行示威活動,最近一次的規模還不小。盡管這個訴訟標的的這段輕軌線路,主要是為遊客服務,但也同時兼顧了澳門居民的出行利益。而且,輕軌在疏導了部分遊客之後,就減少對市民出行交通的道路擠占效應,等於是發揮了分流作用。何況,在金光大道工作的,也有大量的本地僱員;該段輕軌路線的支線,更是直通澳門較大規模的公屋及醫院。如能與市區的媽閣總站相接,最終與市區的第二期路線連接,就將會反客為主,成為疏導澳門居民交通的主要工具。就此而言,這段輕軌路線對澳門特區、特區政府、澳門居民的利益,密切相關。
  但就是這麼一段輕軌路線的工程,卻一再拖延。其實,與世界各地的高鐵逢河架橋,遇山打洞相比,與一片平川的路氹,而且周邊交通輔助方便的這段輕軌路線相比,真是「太小兒科」了。但也佔用了那麼多的時間,而且「屙屎賴地硬」式地抬出的「地下管線」等問題,對專業隊伍而言也不是難事。但也是這麼一拖再拖,與同一時間祖國內地高鐵興建的進度相比,更是汗顏。這真的是陷特區政府和行政長官於不義,因為輕軌工程的拖延,已經被反對派攻擊特區政府和行政長官「無能」的其中一顆重要的「砲彈」。
  然而,特區政府的主責機構,也應負上一定的責任。就是在當初招標時,不知是出於何種原因,在那麼多資質較佳,實力較強的投標者中,挑中了含有台灣「大陸工程公司」的這個由三間公司組成的合營體。不但是在技術業務上失誤,而且在政治上,也是「不正確」的行為。
  實際上,在技術業務上,台灣「大陸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是「台灣高鐵公司」的主要股東之一,其董事長殷琪曾任「台灣高鐵公司」的董事長,是因為與民進黨及陳水扁的關係,而取得台灣高鐵的投資權後經營權。但到陳水扁卸任,台灣高鐵已經背負了高達四千四百多億元新台幣的債務,經營陷入困難。時任國民黨「立委」的邱毅就痛批,高鐵是個世紀大騙局,殷琪過去八年與陳水扁勾勾搭搭,搞出了個高鐵的財務大洞,讓兩岸關係失溫。因此,馬英九上任後,由政府接收高鐵,並委任自己在台北市長時段副市長歐晉德取代殷琪出任高鐵董事長。或許,澳門特區政府的主責機構在招標時,以台灣高鐵已經成為馬政府的物業,而讓「大陸工程公司」得標。其實此時「大陸工程公司」已經出脫了台灣高鐵的大部分股份,該公司與台灣高鐵並不是並不是同一回事。何況,從該公司去年的年報看,二零一六年該公司的營業額為新台幣二百零三億一千七百萬元,稅後盈餘為虧損新台幣七億五千四百萬元,業績並不佳,亦即資質並不是一流的。
  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據此前台媒報導,殷琪是大漢奸、「冀東防共自治政府」主席殷汝耕的侄孫女,她本人更是達賴喇嘛支持者。二零零九年高雄市政府發文邀請達賴喇嘛赴台,殷琪就是幕後推手之一。而在此後不久,殷琪「揸FIT」的「大陸工程公司」在激烈的澳門輕軌第一期工程招標中脫穎而出,成功的標。
  實際上,殷琪的父親殷之浩雖然是「外省人」(浙江蒼南金鄉鎮),但因為不忿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將大量的政府工程交給由退伍軍人組成的榮工處承接,而極為憎恨國民黨。殷琪從小受到其父殷之浩政治傾向的影響,也具有強烈的反國民黨色彩,與民進黨關係密切。一九九八年,她出面聯合其他親綠人士組建了台灣高鐵公司,並一直扮演民進黨幕後金主的角色。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陳水扁的「副總統」搭檔人選第一時間選定的就是殷琪。她雖然沒有答應,但參加了陳水扁的「國政顧問團」,是工商界「挺扁」的唯一女性。陳水扁當選但尚未就任時,當時的「國安局長」就曾帶領大隊人馬,到殷琪的公司向陳水扁遞交「國安簡報」,兩人的密切關係可見一斑。陳水扁上台後,殷琪被聘為“國策顧問」。當在野聯盟二零零零年底發動「罷免陳水扁案」時,殷琪出面組織工商界領袖,聯合在媒體上刊登「挺扁」廣告反對罷免。同時,為了讓李登輝卸任後到日本活動,高鐵公司還放棄已經採用的法國技術,轉而引進日本新幹線,引起外界強烈質疑。對此,殷琪以「純粹商業利益考慮」為由,替當局擋子彈,讓陳水扁和李登輝刮目相看。
  陳水扁也投桃報李,先是在高鐵陷入資金短缺之際,強行通過行政手段協助殷琪順利籌錢。二零零四年陳水扁尋求連任,殷琪再度被點名為「副總統」人選,在選後又列入「行政院長」考慮名單。當年十一月,陳水扁無視高鐵有八個案件正遭「監察院」調查,強推殷琪出任下屆「監察委員」,被在野黨痛批為「強盜變官兵」。不過,「第一家庭」仍不避嫌疑,吳淑珍親自過問殷琪的婚姻大事,並主動為她牽線。國民黨「立委」林郁方曾形像地對殷琪與陳水扁的關係做出描述,「任何人做『財政部長』都管不了銀行,任何人當『交通部長』都無法改變陳水扁要幫殷琪的事實」。
  殷琪是達賴喇嘛的支持者,她每年都親赴達蘭薩拉聽達賴喇嘛宏法,甚至擔任義工親自燒開水、煮飯。過去西藏藏傳佛教法王到台灣弘法,也多次借用殷琪位於陽明山的家。二零零九「八八風災」,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罹難約三百八十人,殷琪推動高雄市政府發文邀請達賴喇嘛赴台「祈福」,成為邀請達賴赴台的幕後推手之一。但馬英九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就職當日南下高雄出席「國宴」時,向殷琪負責的高鐵申請專車卻遭到婉拒;同樣「八八風災」後台灣佛教慈善團體慈濟也向高鐵申請專車,結果也沒有成行。但是為了達賴赴台,高鐵卻首開先例,加開一班專車載送達賴南下,並派遣殷琪的專屬保鏢貼身保護達賴。
  澳門特區政府可能是看中「大陸工程公司」在台灣地區的高鐵經驗,卻忽視了「大陸工程公司」董事長殷琪的「墨綠」政治背景。這就暴露了澳門特區政府某些機構,「只顧埋頭拉車,不顧抬頭看路」,亦即「不講政治」。盡管說,輕軌第一期工程的延誤,並非是「大陸工程公司」在主觀故意而為之,但在客觀效果上卻對澳門特區起到了傷害作用,這是一大教訓。
  其實,無論是在技術業務上,還是政治效應上,要說高鐵,祖國內地的高鐵成就,比起台灣「大陸工程公司」領銜的台灣高鐵,要好得多。請看就在澳門輕軌工程進度如同烏龜爬行的這幾年內,內地的高鐵工程就像高鐵動車的速度那樣,一路高歌前進。不知某機構是出於何動機,不管是在技術上,還是在政治上,都挑中了其實是極為不的台灣「大陸工程公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7-13 05:21: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