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倘修法落實「不溯及既往原則」就能重審

  本欄昨日提到最近最高人民法院下令重審幾宗有關民營企業主的案件,即使是已被終審判決有罪的案例,經重審後宣判無罪。有不少讀者尤其是「海一居」苦主的朋友感到興趣,紛紛以微信、短訊等方式,詢問筆者所提到的「重審」案例是怎麼一回事,並詢問已經被終審法院終審確定的「海一居」所在土地的皮地失效案,是否會有重審的機會?
  有關內地的三宗重審案件,是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最高人民法院根據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及「加強產權保護、加強企業家合法權益保護」的論述,以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完善產權保護製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等重要文件,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二、三項規定的重新審判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二項的規定,決定再審三起重大涉產權案件。這三宗案件包括原物美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文中的詐騙、單位行賄、挪用資金案(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於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作出終審判決,認定被告人張文中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犯單位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犯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原廣東科龍電器股份有限公司、揚州科龍電器有限公司、順德格林柯爾企業發展有限公司等企業的董事長或法定代表人顧雛軍的虛報註冊資本,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資金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於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作出終審裁定,認定被告人顧雛軍犯虛報註冊資本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六百六十萬元;犯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犯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六百八十萬元);及李美蘭與陳家榮、許榮華確認股權轉讓協議無效糾紛案。對於張文中案,由最高人民法院直接提審;對於顧雛軍案,由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迴法庭提審。最高人民法院將依法組成合議庭,以對法律負責、對人民負責、對歷史負責的態度,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對上述兩案依法公開、公平、公正審理。
  由此,今年三月九日,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的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工作報告,均把張文中案作為糾正冤錯案件、落實產權司法保護的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中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堅決糾正涉產權冤錯案件,平等保護各類市場主體合法權益,妥善處理歷
  今年二月十二日,最高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張文中案,決定擇期宣判。五月三十一日,最高人民法院對張文中案進行公開宣判,撤銷原審判決,改判張文中無罪,原審判決已執行的罰金及追繳的財產,依法予以返還。而張文中也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的規定,向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索國家賠償。
  六月一日,《人民日報》發表《為企業家營造公平正義的法治環境》的評論文章。中央電視台等其他中央媒體也發表了類似的評論。這些評論文章均指出,張文中案已經成為依法保護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的「標杆」案件,冤案的徹底平反,「使廣大企業家看到黨和國家依法保護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的堅定決心和實際行動,增強了企業家的人身和財產財富安全感,使廣大企業家進一步堅定了發展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新華社五月三十一日播發題為《依法保護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的「標杆」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負責人就張文中案改判答記者問》一稿,其中提及,人民法院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要堅持「罪刑法定」「證據裁判」「疑罪從無」「法不溯及既往」等原則,對於罪與非罪界限不清,或者定罪證據不足的,應當依法宣告無罪。這「法不溯及既往原則」,對「海一居」事件能否重審,十分重要。筆者此前有以「法不溯及既往原則」作切入點,分析新《土地法》不盡完善條文的不符合立法學原理的問題。
  本報六月二十九日的第三版《中華大地》欄目,曾轉載鄭喜璐所撰《張文中案改判無罪意味著什麼》一文,對該案的重審並改判無罪的過程及意義,有較為詳盡的報導。有興趣的讀者尤其是「海一居」苦主朋友,可從本報的網站閱讀。
  至於顧雛軍案,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迴法庭提審也已於六月十三日至十四日,在深圳開庭重審。但該案的案情較為複雜,其中一些罪名,辯方認為無罪,檢方則認為應予改為輕判,或是以不起訴處理。該案目前仍然等待正式宣判。
  這三宗案件都是屬於刑事案。澳門特區的《刑事訴訟法》,也設有重審機制,又稱「非常上訴」。主要是在第九卷第二章「再審」,從第四百三十一條到第四百四十八條。這些條文規定,如屬下列情況,可對已經確定的判決進行再審:曾對該裁判具有決定性之證據被另一確定判決視為虛假;由法官實施且與其在作出該判決之訴訟程序中所擔任之職務有關之犯罪,已被另一確定判決視為獲證明;曾用作判罪依據之事實與已在另一判決視為獲證明之事實不相協調,且兩者對比後得出之結論,使人非常懷疑該判罪是否公正;發現新事實或證據,而單憑該等事實或證據本身,或與有關訴訟程序中曾被審查之其他事實或證據相結合後,使人非常懷疑判罪是否公正。
  同樣,澳門特區的《行政訴訟法》,也設有「重審」亦即「非常上訴」的機制。那就是第九章第四節「再審上訴」。從第一百六十九條到第一百七十三條。不過,提起再審上訴之權利,視乎情況,自再審請求所依據之裁判確定時,或自取得作為再審上訴依據之文件或知悉作為再審上訴依據之事實時起,經過九十日而失效。如再審之請求係由檢察院提出,則上款所指之期間為一百八十日。
  提出「非常上訴」必須滿足一些條件,其中一個就是有新事據。在「海一居」問題上,是否有「新事據」?關鍵是在於,假設能夠修改新《土地法》,依據「法不溯及既往原則」,規定在新《土地法》生效之前批出的土地,適用於舊《土地法》;新《土地法》適用該法生效後批給的土地。雖然新舊《土地法》都規定土地的臨時批給都是二十五年,但舊《土地法》卻賦予行政長官一定的行政自由裁量權,可以根據承批人未能如期完成利用土地是屬於「不歸責」的情況,運用善意行政的原則,給予適當的「延期」,但必須按照市價補交溢價金,並須在規定的期限內完成土地利用。倘修法是朝此方向發展,終審法院就必須按照修法後確定的「法不溯及既往原則」,進行重審,並對持有部分「不歸責」,及「信任期待」的承批商,判定由行政主管酌情處理。或許,從「良法促善治」及維護澳門特區投資環境形象,尤其是三千多苦主切身利益的考量,給予承批商「延期」,但須按現行市場價繳交巨額溢價金。這樣,小業主的樓花合約得以繼續,其與銀行的貸款合約也可繼續履行,就是「三贏」的局面,挽回澳門特區的國際形象,並消除一個社會不穩定因素。
  在《經濟房屋法》的修訂過程中,就曾有立法會議員提出,「新人新法,舊人舊法」,這就體現了「法不溯及既往原則」的精神。但在新《土地法》的立法過程中,同一批議員卻將這個屬於「立法學四大原則」之一的重要原則(另三個是「上位法優於下位法」、「特別法優於一般法」及「新法優於舊法」)拋到腦後去了。這是典型的「雙重標準」。因此,必須撥亂反正,正本清源,回到「法不溯及既往原則」的立法學的正軌上。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7-17 05:11: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