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為規劃公布而造勢,為青年創業而助推

  繼行政長官崔世安走訪粵港澳大灣區的廣東省內九個城市,與當地黨政負責人交流,及參觀與大灣區建設相關的重要設施之後,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又組織澳區全國政協委員和省級政協委員,還有青年代表考察團共一百二十多人,連續三日浩浩蕩盪地兵分四路訪問大灣區內九個城市,最後一日在廣州會師,與廣東省省長馬興瑞進行交流探討。而澳門中聯辦的三位副主任表張榮順、姚堅、薛曉峰等也全程參與了活動,可說是「傾巢而出」。因而這是一次罕見的集團活動,不但是在「規格」上高於崔世安日前的「陣容」,而且在「規模」上也大於香港中聯辦此前進行的類似活動。這對澳門特區融入參與大灣區建設,發揮澳門所長、服務國家所需,及各級政協委員在發揮「雙重積極作用」,既為國家大政策方針服務,也為澳門特區保持長期繁榮穩定作出貢獻,以及帶動澳門年輕人到大灣區了解國家發展、加強對內地的認識,互相學習和合作,並到大灣區的廣東境內參與創業,然後回饋澳門特區的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都具有積極的意義。
  在改革開放四十週年的凱歌聲中,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規劃即將正式公佈。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要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粵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等為重點,全面推進內地同香港、澳門互利合作,制定完善便利香港、澳門居民在內地發展的政策措施」。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不僅是中國區域經濟發展的戰略重點之一,也是新階段支持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重大舉措。相對於已經發展成熟的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東京灣區等都是在同一個體制框架內的灣區類型而言,粵港澳大灣區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分屬三個不同關稅區、三套不同經貿規則,三個不同法域的複合型灣區建設,就更將是向世界呈現出鮮明的中國模式。這也可說是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一個典型例子。
  而澳門特區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就可以解決澳門發展的資源局限,為澳門市民創造更多發展機遇,為澳門服務國家、聯通世界,提供更加廣闊的平台。澳門特區可以結合自己「一個中心、一個平台」的建設,在參與大灣區建設中走出一條具有澳門特色的可持續發展之路,讓廣大「澳人」切實享有大灣區建設的參與感與獲得感,使澳門在國家對外開放戰略格局中發揮更大作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為澳門長期繁榮穩定作出貢獻。
  對粵港澳大灣區的各種研究建議,已經見諸於許多的研討會和理論文章上。雖然多是屬於「紙上談兵」,但也具有一定的實踐經驗作驗證。當然,能夠實地考察,就更能證實其是一個真理。因而何厚鏵副主席和澳門中聯辦組織的這個考察活動,還有此前行政長官崔世安的考察活動,都是在加強實踐驗證的同時,也是在大灣區規劃正式公佈之前,進行「造勢」,營造氛圍,並創造一個特區政府作主導,政協委員作骨幹,中聯辦作後盾並積極輔導,全方位、多層次深入進行的模式及態勢。
  今次活動的主體是政協委員,但也有青年積極分子,這是重要特色,有利於引帶青年參與大灣區創業。在兩岸尚未統一的台灣地區,中央都已經推出三十一項惠台政策,全國各地也積極響應及跟進,分別推出自己的具體措施,激勉台灣青年到祖國大陸進行就業和創業,促進兩岸心靈契合;已經回歸祖國的澳門,就應在這方面做得更好。但也有所不同,台灣青年是畢業即失業,即使就業其薪資也極低,所謂二十二K,遠不如澳門。而在澳門,青年就業不成問題,但要向上流動甚至進行創業,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因此,到條件較佳的珠三角創業,就能專業對口。更重要的是,學習當地青年的拼搏精神及國際視野,未來也可反過來回饋澳門,更有利於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逐步擺脫對博彩業的依賴。因此,這次活動是一個高瞻遠矚的安排。
  澳門青年本來就具有愛國愛澳的優良傳統。除極少數的反對派之外,大多數青年是天然的「愛國愛澳派」。在透過到內地就業創業,進行心靈融合後,就可更切身深刻地感受到,中國共產黨是真正為人民謀福祉,內地基層官員「捋起袖子加油幹」,敢擔當,肯拼搏。當他們事業有成,在返回澳門再創業後,或是透過民主選舉,或是參與各種諮詢組織,直到透過公務員考試進入政府,都能起到促進作用,對進一步改善未能令人完全滿意的現狀,會能起到類似「鯰魚效應」的作用。在仍然有團體程度不同地抵制及反對引進人才的情況下,這也是一個為澳門特區造就政治及高端人才的途徑。
  不過,可能會有一些問題需要解決。因為粵港澳大灣區不同於外國現有的幾個灣區,是屬於同一種社會制度,同一個法域,甚至是同一個行政區域內,而是處於一個國家,兩種社會制度,三個法域,三個不同獨立關稅區的情況下,因而就將會程度不同的隔閡,而需要調適。其中一個問題,就是互聯網的問題,澳門青年習慣於澳門的互聯網環境,到了內地創業可能會受到限制。而創業為了跟上國際潮流,或是向國際市場營銷等,倘是互聯網聯絡不夠暢順,可能會大打折扣。我們相信,他們愛國愛澳,瀏覽互聯網不是為了進行某些不正當的活動。因此,有必要利用國家在互聯網管理方面的先進技術,給予他們一種特別的上網待遇,可以自由瀏覽境外網站,這是亟需解決的問題。
  已經有不少學術論文在探討粵港澳大灣區的創新前景,都能實事求是,務實地進行探索。但也有某些大膽的突破性觀點,如近日互聯網上流傳一位曾任深圳市副市長的人士的建議,謂應當打破香港、澳門單獨關稅區的樊籬,與粵港澳大灣區的廣東省境內九個城市合組成一個新的單獨關稅區,這樣才能使得粵港澳大灣區發揮更大的作用。
  這個理論極為超前,在目前的「WTO」架構中,可能難以適應。否則,此前曾經企劃的「粵港澳自由貿易區」,就不會最後「壓縮」為「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其區域僅限於廣州南沙、深圳前海、珠海橫琴三個片區了。何況,除了是「WTO」體制之外,還有《香港基本法》和《澳門基本法》的相關規定。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揚言要退出「WTO」的情況下,這種言論還是要「降溫」為好,不要為特朗普的不正常行徑提供「籍口」。
  當然,在一個國家,兩種社會制度,三個法域,三個單獨關稅區的特殊情況下,要更好地建設粵港澳大灣區,這是需要有創新精神的。但還應在一定的規範之下,不要為創新而出格。這段時間內地在某些領域的「降溫」,就是明證。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7-19 11:58:5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