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格力犬處理看未來賭場資產交接

  逸園狗會正式結業,曾經的風光,曾經的地標,就此而湮沒了,殊為可惜。不過,時代的進展汰弱扶強,沒話可說。
  按照專營法律及合約規定,逸園狗會對資產全部由政府接收。本來在回歸前,流行「生財工具」之說;而比照賭場,既然籌碼也算是「生財工具」,格力犬也應是「生財工具」。不過,經修訂後的狗會延期合約,由原來的「生財工具」變成了狗會的「私有財產」。在狗會的合約屆滿時,政府接收狗會除格力犬之外的所有資產,而格力犬則應由狗會妥善處理。
  為何在延期合約中,會發生這樣一百八十度的變化?這其中可能會有其特殊的原因,但未見披露,只能以邏輯推理。倘是由政府作主動,可能是預見到了未來接收格力犬可能會帶來很大的麻煩,因而不願「食呢個死貓(狗)」。如是狗會主動要求,可能是有幻想,以為可以籍著海南成為自由貿易區,及國際旅遊基地,申請在海南開設跑狗場。但由於事關重大,中央關於開發海南島規劃只是一框架性的規定,未能來得及細部規劃及落實。而省委書記劉賜貴又抱恙(近日傳出廣東省長馬興瑞將接任其海南省委書記),因而耽誤了時間,未能對接得上。
  其實,最近香港賽馬會的馬匹,已獲批准正式進駐廣州市從化馬場。到二零二零年,香港賽馬會一千四百多匹馬將全部進駐。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曾在《無規定馬屬動物疫病區國際會議》的開幕禮上表示:「從化項目是粵港合作的其中一個成功例子,項目落成後將進一步實現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遠大目標……馬匹無疫區和從化馬匹訓練中心將有助推動大灣區馬術運動發展的長遠規劃。」而廣州從化香港馬會馬匹訓練場,為香港馬會在內地投資的首個項目。是國內首個獲得國際認可的無疫區,首個最大規模、最高標準、擁有國際標准設計的跑道、是內地唯一具備舉辦國際馬術比賽條件的馬場類綜合體。該項目投資逾二十億元人民幣,佔地面積約一百五十萬平方米,規模相當於二百多個足球場,包括跑道、馬廄、馬匹醫院、員工宿舍、人工湖、園林、地下管線及行政配套設施等工程,項目建成後可同時容納一千六百匹賽馬訓練。可能是逸園狗會受此現實鼓舞,更是受到海南自由貿易區的啟迪,而對將狗會轉移到海南有所憧憬,因而梁安琪就發出了一些含有「憂稱?睇針啦!」意味的豪言壯語。但人算不如天算,可能直到現在連與海南島協商還尚未開始,「十劃沒有一撇」,而逸園狗會又必須如期「收檔」,梁安琪無法兌現諾言,就可憐了那些曾經為狗主和狗會賺大錢的格力犬們,成為「狗球」被推來推去。
  逸園狗會將格力犬視為「生財工具」,因而進一步將之視為資產,可能是基於過去長期以來的思維習慣及所形成的思維定勢。實際上,過去「澳博」的前身「澳娛」所持的博彩合約,是屬於專營合約。因而所有與賭場相關的物件,都是「生財工具」。因而「澳娛」一方面是為了繼續壟斷澳門的博彩業,另方面是不願放棄「生財工具」,而在其二十五年的博彩合約即將屆滿時,看準澳督高斯達興建綜藝館「缺水」,何鴻燊宣佈捐贈其中一半興建經費四千萬元,而獲澳葡政府續約五年。
  而斯時也,已經有不少本地和外地商人,正虎視眈眈即將到期的博彩專營權合約,認為自己可以從中能分一杯羹,因而就有了「十大酒店」計劃,就是為了參與賭牌重新開投。但高斯達與何鴻燊簽署了續期合約,等於是截了他們的「糊」。因此,《市民日報」社長龔文,在其《文戈專欄》以《何鴻燊一記「掃堂腿」,掃了酒店商人的開賭夢》為題,予以述評。
  此後,何鴻燊又以各種方式,連續多次於前澳葡政府簽署賭約續期合約,每次五年。其中最後一次,規定「澳娛」必須將博彩毛收入的百分之一點四撥歸東方基金會。而且更嚴峻的是,當時中葡談判在年期與國籍問題上,產生嚴重分歧。葡方以種種理由,要求延到本世紀初才交還澳門;但中方則強烈訴求必須在二十世紀內收回澳門。最後在中方堅持下,雙方達成協議,中國政府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但「澳娛」的最後一次續約,專營期跨越「九九」,直到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等於是「侵犯」了未來中國澳門特區的行政管理權,及中國政府對澳門的主權。而且也沒有按照《中葡聯合聲明》的規定,經過中葡聯合聯絡小組的協商及批准。這引起中方的強烈不滿,因而「澳娛」舉行成立二十五周年酒會時,不但是中方官員和所有知名愛國商人拒絕出席,連「澳娛」董事長霍英東也首次避席,並成為此後「澳娛」所有活動的「指定動作」,甚至揚言要將其所持有的「澳娛」股份捐給國家,作發展教育之用(後來捐給霍英東基金會)。
  從種種跡象看,在這兩年間對逸園狗會格力犬的處置問題,似乎也隱約有著當年「澳娛」合約連續續約的影子,儘管在性質上和表現形式上有所不同。但現在澳門已經回歸,何鴻燊也「人未走,茶已涼」,過去的那一套行不通了。因而對格力犬的處置,就顯得進退失據。當然因為財雄勢大,即使是「頂格」罰款,也是五六千萬元「而已」,「俾得起」;再加上七天後的飼養成本需要支付,也「濕濕碎」,反正又無需負刑責。只要能等到馬興瑞調任海南省委書記,引進廣州市政府與香港賽馬會合作的經驗,並充分利用國家給予的可以試行動物比賽彩票活動的優惠政策,決定在海南開設賽狗場,這批格力犬的出路就「一天都光曬」。當然,屆時可能有很多商人(包括國際商人)參與競爭,不止澳門原逸園狗會。因而這批已經傷痕累累的老狗,是否佔有優勢?還未得知。何況,途中可能會有不少狗隻已經被熱心人士認領收養。
  從格力犬處置的混亂狀況,使人想到一年之後「澳博」和「美高梅」所持一正一副賭牌重新開投後,賭場「生財工具」的交接問題。前日「財爺」被詢問到對蘇樹輝言論的反應時,似乎是暗示重新開投。而由於格力犬的處遺問題,有人在社交工具中起哄,謂將會影響「澳博」的續約或重新開投。實際上,這與當年賭牌開放,澳門「非何鴻燊不可」的情況不同。而且,當年「澳娛」變「澳博」,是直接使用「澳娛」已被政府接收的賭場設施和「生財工具」。倘是三正三副賭牌都重新開投,屆時有某些現賭牌持有者落選,其賭場設施及「生財工具」被政府接收,但卻是位於政府不能接收到大型豪華酒店之內,倘酒店經營者「發爛渣」,在自己業權範圍內封鎖前往賭場的路,新投得賭牌並租賃政府所有的賭場設施臨時營業的博彩商人,就將「冇曬符」。尤其是現在美國向中國發動新冷戰,而在澳門的美國賭商與美國上層政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說不准將會奉華府的指令行事,以配合美國的冷戰政策。
  因此,「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特區政府相關部門還需及早策劃應對預案。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7-22 21:28: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