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政府決定不執行輕軌車廠終院裁決說開去

  有點奇怪,特區政府一邊說,在新《土地法》問題上,政府嚴格依法治澳,依法施政,依法行政,堅守法治,恪循法制,堅決按照立法會通過對新《土地法》行事,並尊重司法機關的裁決;一邊是正式宣布,按照《行政訴訟法典》規定,以「不執行之正當原因」為由,不執行終審法院關於輕軌車廠的終審確定判決。
  實際上,司法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公平正義是「一國兩制」的內在要求,是全體「澳人」追求的一個十分崇高的價值目標。全面依法治澳,就必須緊緊圍繞保障和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來進行。習近平主席強調,要「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決不能讓不公正的審判傷害人民群眾感情、損害人民群眾權益」。澳門特區雖然不實行西方的「三權分立」,而是實行行政長官的權力高於行政、立法、司法三機關之上的「行政主導」體制,而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司法機關之間的關係是既互相制衡又互相配合,重在配合,以行政為主導。但司法是法律實施的核心部分,公正裁判又是司法的靈魂,它不僅使人民在每個具體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而且是對社會公正的一個重大推動和引領。原則上,必須尊重和執行司法機關的判決尤其是終審確定裁決。如果仍然不服,可以根據《刑事訴訟法典》、《民事訴訟法典》或《行政訴訟法》中有關「重審」的規定,提出「非常上訴」,而不是「拒絕執行」。
  實際上,就有法律界人士指出,根據《行政訴訟法典》第一百八十七條的規定,一般不執行法院裁決或會構成「違令罪」。而有關相對人亦可引用同一法典的第一百七十五條,在合理情況下不執行法院命令。而特區政府今次就是以「不執行之正當原因」,決定不執行終審法院的判決。但倘有關相對人對政府的決定提出質疑,仍可向終審法院申請,讓終院根據案情審理政府的決定是否合理。若終院裁定政府敗訴,法庭可強制執行有關裁決,不執行則視為違令;若終院採納政府的理由,相關工程則繼續推進。而落標者在司法訴訟時,可以提出中止工程的保全程序,以避免現時的尷尬局面。
  特區政府決定以「不執行之正當原因」,決定不執行終審法院的判決,其「不執行之正當原因」,是輕軌車廠上蓋工程目前已經完成超過九成,剩餘的僅是調整、測試及驗收工作,預計工程可在年底前完成。車廠作為氹仔線的核心,倘若現階段就未完成的少量部分作重新判給,除行政程序外,新承攬人安排團隊、機械及設備以及工作交接都需要時間,這將對工程完工及對氹仔線的系統安裝工作造成嚴重影響。鑑於有關工程已基本上完成,且執行有關判決將嚴重損害公共利益,因此決定根據《行政訴訟法典》第一百七十五條的規定,提出不執行相關判決之正當原因。而根據《行政訴訟法典》第一百七十五條「不執行之正當原因」,包括:只有絕對及最終不能執行,以及遵行裁判將嚴重損害公共利益,方可成為不執行之正當原因;不執行之正當原因得涉及整個裁判或部分裁判;提出不執行之正當原因時應說明其依據,並將此事及其依據在就遵行裁判所規定之期間內通知利害關係人。不過,執行命令支付一定金額之裁判時,不得提出不執行之正當原因;遵行批准一些請求之裁判時,亦不得提出遵行裁判將嚴重損害公共利益。
  特區政府的這個決定,佐證了本欄曾經提出過的一個觀點:澳門實行的是又稱為成文法的歐陸法系,其中的一個主要特點是,法官判案只是根據法律條文的剛性規定,而不用考慮事情發生的社會背景及判案後所引發的社會後果。因而法官在審理涉新《土地法》案件的判決書中,往往在裁決承批商敗訴的同時,還特地註明「根據新《土地法》的規定,行政長官必須宣告批給失效,沒有自由裁量空間,因而不存在對適度原則、善意原則、保護信任原則、公正原則、平等原則和無私原則的違反,亦不存在完全不合理行使自由裁量權或行使該權利時出現明顯錯誤的問題」。而具體到這宗案件上,終審法院合議庭的法官,也只是嚴謹地遵循相關法律的剛性條文的規定,而無需考慮作出裁決後引發的社會後果。尤其是是輕軌車廠上蓋工程目前已經完成超過九成,剩餘的僅是調整、測試及驗收工作,預計工程可在年底前完成。倘是按照裁決對標書進行重新評比,不但是嚴重脫離實際情況,而且可能也令輕軌無法趕及在明年通車。而澳門居民的熱切期待,是希望由明年十二月專程來澳主持慶祝澳門回歸二十週年大會暨第五屆特區政府成立典禮的習近平主席,親自主持輕軌的通車典禮。
  而且在實務操作上,也存在著許多難於逾越的困難。按照終審法院的裁決書所喻,倘重新評標,提起訴訟的「中橋」可能是排名第一,應該由其中標;而且,實際得標的「中建」,已經完成整體工程量的九成。倘最終是由「中橋」中標,究竟是讓「中橋」無償接管工程,還是在經過核價後,向「中建」收購已經完成的工程?這必然會「有排拗」。倘是前者,說不好「中建」會為出一口「惡氣」,拆掉已經完成對工程後才交出項目地盤;而是後者,已經建成的工程,以什麼標準及如何量化為具體的款項?這可能會拖延時間,趕不及按時通車,再次讓全世界看笑話。
  何況,最近強調必須處理好中央與特區的關係,這主要是反映在政治領域。想不到的是,在實務性的經濟領域,也發生特區與中央的關係的「衝撞」,因為與訟的兩家公司,都是國企而且還是央企,由國務院國資委主管及督導。無論怎樣判決,都有「挑動央企矛盾」之嫌。滿足了其中一家央企,卻忤逆了另一家央企。
  不過,正因為與訟雙方都是央企,都由國務院國資委領導,這就反而成為有利因素,在「上頭」出面協調並要求雙方「顧全大局」之下,各讓一步,還是好辦的。當然,在澳門特區的層面,可以以其他方式「補償」損失。最近「中橋」和「中建」輪番在「輕軌石排灣前期建造工程」和「慕拉士大馬路公共房屋建造工程–基礎及地庫工程」中得標,就似乎是根據這個「意思」的安排。較好地解決了這兩家央企之間的矛盾,但對其他參與投標者形成不公平,終究留下了一個不良的紀錄。
  而且,按照某法律界人士所言,被終審法院定讞確定敗訴判決的承批商,也可以以「比例主義原則」為由,根據《行政訴訟法典》第一百七十五條的規定,提出「不執行相關判決之正當原因」,拒絕執行終審法院的判決。其「不執行相關判決之正當原因」很多,包括政府的「不作為」、「亂作為」導致他們未能在法定的期限內完成臨時批給土地的利用;也包括他們投下巨資進行填海工程所形成的土地,並非是政府最初批給的土地(海灘);更包括按照政府原來批出的規劃,進行開山闢石工程所投下的巨資……等。而原「海一居」的小業主,也可以政府已經向他們徵收印花稅,等於是承認交易合法,並給予小業主們一個「信任期待」--對政府依法行事的信任,對可以入住的期待為由,反告政府。
  實際上,就連堅決維護新《土地法》的人士中,都有人表示理解南灣湖、蝴蝶谷、原「海一居」的承批商的訴求,這就等於是間接承認「不排除有冤情」。盡管在整體上,必須維護新《土地法》,但在某些具體的個案上,卻是因為政府的「不作為」或「亂作為」而導致「不排除有冤情」。既然政府在輕軌車廠的司法判決,都可以「不執行」了,對「有冤情」的土地案件,是否也可以「不執行」?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11 05:16: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