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無論是否緊急狀態下造謠都是違法行為

  以《民防綱要法》諮詢文本所針對的標的物,是「緊急預防狀態」,亦即低於國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澳門基本法》,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所範疇的「緊急狀態」,但又高於澳門特區現行的「傳統民防概念」。這就為行政長官在澳門特區遇到嚴重自然災害、重大人為事故、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社會動亂、恐怖事件等「非傳統民防狀態」時,可以自行宣布澳門特區進入「緊急預防狀態」,提供法律依據。與在國家層面的「緊急狀態」相比,「預防緊急狀態」可被視為「次緊急狀態」或「準緊急狀態」。
  實際上,二零零四年三月全國人大會議針對前一年爆發「SARS」,感到「嚴戒」已不能涵蓋各種突發情況,因而進行修憲對國家憲法進行「補強」,將「嚴戒」改為「緊急狀態」。而根據修憲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六十七條和第八十九條的規定,有權決定「緊急狀態」的機關分別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其權限劃分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決定全國或者個別省、自治區、直轄市進入「緊急狀態」,國務院有權依照法律規定決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範圍內部分地區進入「緊急狀態」。此外,為了及時作出應急反應,對於全國或者個別省、自治區、直轄市進入「緊急狀態」的決定,國務院依法還應該有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的請求權。而宣布整個省級行政區域進入「緊急狀態」的權限,由國家主席行使。在新中國成立後,只是在「六四」時宣布過一次「戒嚴」,而且還是在北京市境內的某些區級行政區域。由此可見,國家對行使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的權力,是非常謹慎嚴格的。
  因此,澳門特區作為一個省級的行政建制,宣布澳門特區進入「緊急狀態」的權限,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則有權宣布澳門特區內的部分地區進入「緊急狀態」,但由於澳門面積細小,難以區分「部分地區」,因而實質上宣布澳門進入「緊急狀態」的權力,是在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手中。澳門特區沒有這個權力。而且,《澳門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規定,「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决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澳門特別行政區內發生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决定澳門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時,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實施。」按照該條款規定,在澳門特區進入「戰爭狀態」或「緊急狀態」時,中央人民政府有權决定將某些全國性法律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實施。這些「全國性法律」,包括「一國」條件下各種比「兩制」條件下「嚴厲」的法律,如《國家安全法》、《緊急狀態法》、《反間諜法》、《刑法》、《治安管理法》、《網絡安全法》……等。
  經過「天鴿」風災的教訓,而且鑑於澳門特區周邊安全環境發生了重大變化,往往會發生一些達不到由中央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但卻又比「傳統民防狀態」更嚴重的自然災害、重大人為事故、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社會動亂、恐怖事件等「非傳統民防狀態」事件時,必須由行政長官宣布澳門特區進入「預防緊急狀態」,亦即既可不用勞煩到中央,也不會啟動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引進內地法律在澳門實施,但又必須實行比平時交往嚴謹的民防措施,包括以「虛假社會預警罪」追究製造或散佈謠言者的刑事責任。
  其實,就是在平時,造謠也應受到刑事追究,就更不用說是在「緊急狀態」或「準緊急狀態」了。這已是國際慣例。實際上,各種形式的網絡謠言是世界各國政府面臨的共同問題。在打擊網絡謠言方面,各國的立場是一致的:嚴厲打擊,決不手軟。.在這方面,各國依據本國實際,不斷探索、大膽實踐。總體來講,各國打搫網絡謠言行動大致可以分爲以下幾類:政府主導型、行業協會主導型與社會公眾主導型。
  在被某些反對派人士追崇為「民主大國」的美國,爲有效管理互聯網,美國國會及政府各部門先後通過了《聯邦禁止利用電腦犯罪法》、《電腦犯罪法》、《通訊正當行爲法》、《兒童互聯網保護法》等約一百三十項法律、法規規制網絡傳播内容,對包括謠言在内的網鉻傳播内容加以規制。美國各州、市也相繼通過相關法規。紐約已通過立法懲治散佈有關銀行金融狀況謠言的行為。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正式生效的一項新法規定,校方有權將有利用互聯網散布謠言等「欺凌行為」的學生予以停學或開除。
  在英國,謠言治理是整個社會危機管理的一部分。爲此,英國在社區設立了公民諮詾局,主要職責就是向民眾答疑解惑,對社會問題正本清源。英國的實踐證明,謠言控制中心或諮詢中心在社會動蕩、自然灾害等危麟刻能及時把寘實信息傳播出去,從而達到社區和諧、社會穩定的作用。在一些特殊歷史時期,為確保社會穩定,北愛爾蘭還曾發動過「反謠言、反恐嚇」的運動。
  在韓國,針對二零零八年四月韓國與美國就進口美國牛肉談邦達成協議之後,有關美國牛肉有瘋牛病隱患的傳言在網絡大肆傳播,導致民衆開展了反對進口美國牛肉的强烈示威和集會活動及同年二月底,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韓國一普通公司職員樸大成在網上發布消息稱,韓國各大金融機構發布緊急命令,禁止企業買入美元,以避免韓元過度眨值,造成韓國股市、匯市一片恐慌的情況韓國立法機關抓緊研究制訂更加嚴格的法規,以對發布謠言者進行處罰。韓國《電子通訊基本法》規定,以危害公共利益為目的,利用電子通訊設備公然散播虛假信息的人,將被處以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並缴納五千萬韓元以下罰款。
  在日本,二零一一年日本大地震發生後,關於地震及福島核事故的各種謠言在網絡上迅速流傳,給國民造成極大恐慌。日本總務省發布通知,要求「電氣通信事業者相關園體」所管轄的電氣通信事業者在保證報道的同時,采取爲大衆所知的必要措施,以消除謠言的危害。
  在新加坡,媒體發展管理局適時查處謠言,直至以誹謗罪起訴。一九九六年,新加坡廣播管理局被相關法規授權管理網絡信息。二零零三年,根據修改的互聯網相關法規,新加坡媒體發展管理局接替廣播管理局‘履行網絡信息管理的職能局鼓勵網絡行業建立自己的評判標準。如果發現網絡謠言,該局會適時査處,嚴重造謠的還會被以誹誇罪起訴。
  既然連在平時,製造謠言都要被追究刑事責任了,那麼,在緊急狀態下,就對造謠行為採取更嚴厲的制約及懲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
  第六十五條就規定,「違反本法規定,編造幷傳播有關突發事件事態發展或者應急處置工作的虛假信息,或者明知是有關突發事件事態發展或者應急處置工作的虛假信息而進行傳播的,責令改正,給予警告;造成嚴重後果的,依法暫停其業務活動或者吊銷其執業許可證;負有直接責任的人員是國家工作人員的,還應當對其依法給予處分;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爲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處罰。」
  因此,在澳門特區萬一進入「緊急狀態」或「準緊急狀態」後,就必須依法嚴厲管制包括網絡在內的傳播工具,以「虛假社會預警罪」追究製造或散佈謠言者的刑事責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14 03:38:3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