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的幾個特點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昨日正式成立並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第一次全體會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韓正主持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並對「粵港澳大灣區」內各城市的合理分工、功能互補,提高區域發展協調性,促進城鄉融合發展,構建結構科學、集約高效的大灣區發展格局,作出了部署。
  從各方面的信息來源分析,這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有幾個重要特點:其一、是屬於中央次高級別的中央議事協調機構,稍低於由習近平主席親自掛帥的「中央國家安全領導小組」及「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等機構,與由也是「正國級」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擔綱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平級。但兩者的職能及職權範疇不同,「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是全面的,尤其是中央與特區關係;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是專題性的,專門協調及領導「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事務,與也是由韓正擔綱的「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一樣,都屬於區域經濟的高層次統籌機構。
  但又有所不同,這幾個小組都是屬於在境內的區域合作,粵港澳大灣區」則是屬於跨境的區域合作,在「一國」的前提下,存在著兩種制度、三個法域、三個單獨關稅區,更為複雜。按照「WTO」的規則,「粵港澳大灣區」可能未達自由貿昜區,但卻是帶有某種程度的自由貿易的融合。實際上,幾年前曾有過設立「粵港澳自由貿易區」的構思,後來可能是考慮到「WTO」規則的問題,雖然是同一個國家,但畢竟是分別屬於不同的關稅區,如成立就類似東盟十國加中國的自由貿易區亦即「十加一」——包括筆者在內,不少人曾經熱烈鼓吹推進「十加三」(即在「十加一」的基礎上加上中國香港、中國澳門),甚至「十加四」(再加上「台澎金馬獨立關稅區」)——那樣。但在中國大陸部分方面,是整體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內地,是一個獨立單獨區;而廣東省只是這個獨立關稅區其中一個部份,是否有權與另兩個完整的單獨關稅區合組成一個自由貿易區?可能過不了「WTO」這一關。因此,後來的演變,就排除了香港和澳門,自行成立「廣東自由貿易區」,由廣州南沙、深圳前海、珠海橫琴三大片區組成。而這個「粵港澳大灣區」,也避開了「自由貿易區」亦即關稅區的問題。這當然首先是囿於「WTO」的規則,但也有可能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無端地批評中國違背「WTO」規則有一點關係,避免讓其挑到甚麼「藉口」。
  其二、按照慣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與「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相比,雖然都是中共中央直屬的高層次統籌機構,其成員來自不同的相關部門,但其成員卻具有獨特性,因為後者的成員都是中共黨員,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由於有香港和澳門的行政長官參與,基於「一國兩制」,香港、澳門的行政長官並非是中共黨員,因而它就不像上述多數的小組那樣,前綴有一個「中央」的詞素(「中央」通常是指中共中央,國務院系統則是「中央國家機關」)。而且,開會是在人民大會堂,而非中南海南區亦即中共中央所在地。當然,這更凸顯了香港、澳門兩位行政長官首次參加中央機構工作的重要意義。而且,與韓正宣布的中央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在香港建立中國科學院院屬研究機構,支持澳門建設中醫藥科技產業發展平臺一樣,不但是避免港澳被邊緣化,而且也凸顯了內地與港澳的「一體化」,強調港澳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此,今後適宜將更多的國家級研究機構,擺放在香港、澳門特區。
  其三、也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成員的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昨日正式證實,韓正也是「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組長。這也證實了筆者今年四月間對韓正會見澳門特區主要官員任中培訓成員的談話內容,及五月間對張曉明傳達韓正「四點指示」所作出的分析,習近平主席對港澳政策有一系列新觀念、新思想、新戰略,可能會像中共第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將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推動改革開放;中共「十九大」也提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共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朝鮮的金正恩在覲見習近平後,主持召開朝鮮勞動黨七届三中全會,宣布停止核試驗和洲際彈道火箭試射,將集中一切力量開展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提高人民生活那樣,在香港特區以司法手段打擊「港獨」勢力,獲得壓倒性的勝利,澳門特區政治反對派的囂張氣焰也巳被壓遏了下去之後,中央改由分管經濟工作尤其是「一帶一路」倡議、「粵港澳大灣區」的政治局常委韓正,出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就凸顯了在港澳兩特區必須集中精力發展經濟的戰略轉移。
  因此,今後在繼續保持對分裂國土者實施高壓的同時,應是將主要精力用於「拼經濟」。或許,就以港珠澳大橋通車及正式啟動「粵港澳大灣區」為「集結號」,香港、澳門特區都要集中精力「拼經濟」,以提高港澳居民的生活品質來促進心靈契合,增強他們對國家的向心力,讓他們也能共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榮光,真正展現「一國兩制」的優越性。更重要的是,幫助港澳地區緊緊跟上內地大幹快上的步伐,不要進一步拉大距離。力求在第二個「一百年」亦即香港、澳門的「五十年不變」屆滿時,一同實現「中國夢」。
  由此推斷,明年將要選舉產生的新一任澳門特首,固然首要條件是忠誠於中央,但在這個新形勢下,這還是並不足夠的,還需要有擔當、有政治智慧、有魄力、有執行力、有幹勁,而且年齡、身體條件都適當,在基本上不發生方向性錯誤的前提下,可以幹足兩任共十年的人選,以求政策的延續性和穩定性。
  其四、昨日的會議沒有公佈《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規劃綱要》。有一種說法,是將由習近平主席親自公佈。另一種說法,是鑑於中美貿易戰的教訓,不要刺激特朗普。兩種說法都有其道理。習近平的權威地位自不待說,他在今年「兩會」期間,就親到出席全國人大會議的廣東省代表團,論述「粵港澳大灣區」的重要性。而「不刺激特朗普」,也有其道理,前一段時間的某些「厲害了」、「尿嚇體」,確實是有著當年「大躍進」虛浮輕躁的影子。但當時是關起門來求「自嗨」,固然是造成經濟發展失調,但沒有造成「外溢」效應。而如今是地球村,中國與國際接軌的條件下,美國就會以「武大郎開店」那樣的心態,不允許別人搶奪其「國際霸主」的地位 。
  本來,「粵港澳大灣區」不象「中國製造二零二五」那麼顯眼,但如果有人要將其比擬並發誓要超過美國的「舊金山大灣區」,那就可能會踩到特朗普的痛點了。因此,今後的宣傳,應當盡量不要與「舊金山大灣區」相比,反而因為是「一國兩制」下的跨境融合,而強調是「中國特色的大灣區」,不要與現成的世界各「大灣區」相比。
  這就是不亢不卑。符合最近《人民日報》幾篇署名「宣言」文章的精神,既要注意避免無謂地刺激特郎普,更要堅持走自己的路,不屈不撓,落實貫徹中共「十九大」的精神,實現「中國夢」。
  正如毛澤東主席所說,「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讓他們去說我們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罷,中國人民的不屈不撓的努力必將穩步地達到自己的目的」, 「我們的目的一定要達到。我們的目的一定能夠達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16 05:08:4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