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應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中找準位置

  接續著昨日的話題。為何在中央提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規劃後,有個別澳門人會有「似曾相識燕歸來」的感覺,並將之與「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混為一談呢?因為兩者的稱謂及簡稱都極為相似。實際上,「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有「珠三角」這個詞素,而「粵港澳大灣區」也有「珠江三角洲(九城市)」這個詞素。另一方面,「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被簡稱為「九加二」,亦即珠江流域的廣東、廣西、海南、雲南、貴州、四川、湖南、江西、福建等九個省區,與香港、澳門兩個特區的數字組合;而「粵港澳大灣區」也有人簡稱為「九加二」,但卻是廣東省內珠江三角洲區域內的廣州、深圳、珠海、中山、佛山、江門、肇慶、惠陽、東莞等九個地級市或以上層級的城市,與香港、澳門兩個特區城市的組合。雖然都叫「九加二」,但前者是省級行政區劃的組合,後者是城市之間的組合。如果是一般平民,確實是會有將兩者混淆起來的感覺。因此,當「粵港澳大灣區」以「九加二」的方式表述時,確實是很容易會被人與同樣是以「九加二」作表述的「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混為一談。因此,此後在宣導「粵港澳大灣區」時,有必要注意到此情況。
  但正如昨日分析,「泛珠三角」只是地方行政首長的提議,得不到國家戰略的「出生證」,亦即上不了中共全國黨員代表大會的報告,及國務院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這是難以與「粵港澳大灣區」卻是國家級的戰略相比擬的,因而就有勢在必行、是在必成的「天然優勢」,不會像「泛珠三角」那樣「雷聲大,雨點小」,而是作為忠實處理好中央與特區關係的重要一環。
  實際上,·中央主要領導都為「粵港澳大灣區」「背書」。習近平主席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參加全國人大廣東省區代表團審議時指出,要抓住建設「粵港澳大灣區」重大機遇,攜手港澳加快推進相關工作,打造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向全國人大作《政府工作報告》,將「粵港澳大灣區」列入中央政府的重大規劃;「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韓正在該小組第一次全體會議上強調,建設「粵港澳大灣區」,這是習近平主席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是新時代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舉措,也是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
  當然,習近平、李克強是以提綱挈領的方式表述「粵港澳大灣區」,而汪洋則是從全國政協及統戰系列的角度,予以配合協作。作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韓正的談話,就是具體部署了。他在該小組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的主旨講話中提到的「四個維度」、「五個定位」、「六大原則」,站在歷史的戰略高度上,從融入及配合好「兩個一百年」的民族復興「中國夢」的角度出發,全面深刻地闡述了大灣區發展的戰略定位、方向與路徑,既回答了「如何發展」、「怎樣發展」的現實問題,也回答了「發展目的」與「發展意義」的根本性思考。也就是說,習近平的論述是「綱」,韓正的闡述是「目」,「路線是個綱,綱舉目張」。
  因此,無論是作為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澳門特區政府,尤其是首次登上「頂層架構設計」國家級協調機構高位的行政長官,還是澳門特區各界人士,都必須全面準確地把握好習近平主席以「總設計師」的身姿,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這個國家戰略,及韓正副總理以「總工程師」的姿態,指揮的具體施工工程,認真領會及牢牢把握他提出的提出的「四個維度」、「五個定位」、「六大原則」,不要以對以往的此區域合作項目,例如「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的態度那樣,或是當作是單純經濟性的區域合作事務,或是「例行公事」地「響應」一番。
  實際上,過去澳門特區與內地的不同行政層級的不同地區簽署了不少合作協議,昨日又與上海市政府簽署了《關於共同舉辦「滬澳合作主題年」的備忘錄》等四項合作備忘錄,還在蘇州建有兩地合作的工業園,此外還有意在南沙、翠亨、廣海等地「落地」,除了其中一些項目是確實有進展並獲得成果之外,也有「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以至是「紙上談兵」的現象。因為澳門特區的面積就是那麼大,要將有限的經濟實力「外溢」於內地各地方,恐怕有點不切實際。當然,澳門特區在「全國一盤棋」之下,作為一個省級的地方行政區域,卻擁有「一國兩制」的優勢,在全球一體化及自由貿易之下,內地的區域合作也有一體化的趨向,因而都希望能與澳門特區發生「關係」,希望能從中吸允澳門特區的優惠政策優惠。這是很正常的現象,也是好事。而澳門也可在某個角度上,在意義層面而不是實惠上獲得「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實質作用。
  而這個「粵港澳大灣區」則不同,是國家「倒過來」協助香港、澳門兩個特區發展的,促進兩個特區能夠跟上全國「兩個一百年」的發展步伐。實際上,香港回歸時,其GDP佔全國總額的百分之十以上;澳門回歸時,雖然GDP總量不高,但也高於當時的珠海經濟特區。回歸後香港、澳門都有發展,尤其是澳門在博彩業開放後,經濟總量翻了幾翻。但是,「山外青山樓外樓,英雄好漢爭上游。爭得上游莫驕傲,還有英雄在前頭」。人家走得更快,港澳已是相對落後。現在,許多省級地方行政單位,如廣東、上海、江蘇、山東……等,GDP都已超過香港,甚至廣東省內的兩個副省級城市深圳、廣州,也已接近香港,深圳可能就在這兩年間超越香港。而在澳門這邊,珠海憑藉著大港口、大工業,也已超越澳門了。已不再是當年珠海剛建市時,只有一盞紅綠燈,拱北口岸一帶除一條蓮花街外,都是荒山野嶺的狀態了。
  因此,「粵港澳大灣區」,與其說是以港澳「外溢」呈現的區域合作,不如說是中央藉此項目,讓內地珠三角的城市扶持幫助香港、澳門。老實說,隨著內地的迅猛發展,澳門原有的優勢已經逐漸流失,即使是基本法保障的自由港地位,也因為沒有深水港的硬件配套而發揮不了其應有的優勢及作用。博彩業更是不可比擬的,賭博在內地是屬於刑事犯罪行為。即使是「兩制」亦即資本主義制度的優勢,在內地的中國式社會主義制度的制度自信之下,也不見得好到哪裡去。起碼一條平地的輕軌,建造效率就不如內地穿山越水的高鐵。所謂民主,香港在「拉布」等偽民主手段制肘之下,政令出不了政府總部,效率低下。即使是已經回歸祖國十九年的澳門,雖然建制派的實力強大,反對派難以「飛起腳」,但行政效率還是比不上內地,各級官員的政治智慧和行政執行力,也比不上內地的同級官員。 
  澳門沒有值得驕傲的地方,不要以為享有「兩制」的優惠就可以「做大爺」。   但也不是不能有所作為,還具有內地沒有的獨特優勢,如葡語,如與國際間的聯繫等。因此,適宜更好地發揮「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和「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的優勢,與大灣區的廣東省境內九個城市進行互補,這才是正道。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2 05:30:1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