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應當努力消除「武大郎開店」的社會現象

  據報導,被譽為「政治漫畫界四傑」之一的方成,以一百歲的高齡於前日去世。至此,他也追隨其他三「傑」--華君武、丁聰、廖冰兄,走完了其輝煌的藝術一生,但永遠被人們尤其是其作品的喜愛者銘記在心頭。
  父親和兒子都是姓孫的方成是廣東中山人,與孫中山先生同一個遠親,但在北京出生。他的大學專業是化學,後來才改為創作漫畫並以此成名。在十一屆三中全會後較為寬鬆的政治環境中,方成潛心創作、筆耕不輟,用漫畫激濁揚清、為民發聲,創作了一系列關心國家和人民命運、關注現實生活、針砭時弊、弘揚正氣的作品。他不僅「拿起筆做刀槍」,而且堅持用作品說話,以反映大眾的願望和心聲為使命,始終保持與群眾的血肉聯繫和與時代的同頻共振。
  如一幅《武大郎開店》,武大郎所開飯店招聘員工,一位高個子前往應徵,一位正在工作中的夥計對他說:「我們掌櫃的有個脾氣,比他高的都不用!」寥寥數語就點明老闆用人的心胸狹窄。一幅《師父太忙》,面對消費者「手藝太糟了!魯班師傅呢?」的責問,夥計無奈地作答:「開會去了。他是勞模,又是代表,還是委員,一個月要開三十天會呢。」這就是方成筆下諷刺漫畫的幽默。
  《武大郎開店》不但轟動一時,而且後來還成為政治術語,一些官方文章也經常使用。有一篇官方文章就指出,在培養、提拔和使用幹部時,切忌「三大定律」:一是「武大郎開店」定律,高我者莫來;二是「趙高指鹿為馬」定律,不依附我者休提;三是「買路錢」定律,不給好處者無望!文章還指出,這「三大定律」催生了蘇共亡黨、蘇聯解體、東歐劇變以及我們一些地方和單位選人用人上的「四大現象」,即:想幹事的人,通常不想讓你幹事;能幹事的人,一般不能讓你幹事;會幹事的人,大多不會讓你幹事!於是,就形成了往往能幹成事的人,常常容易出事!
  實際上,是人才就會有出類拔萃的表現,往往能夠不同凡響,居高望遠,走在時代前面:或能夠在處理問題中突破常規,匠心獨具;或能夠在發表意見時入木三分,見解獨到;或能夠在社會大勢前眾人皆醉,唯其獨醒;或能夠在為人處事上不落俗套,顯示不凡。盡管他們掌握著真理,但也難免被視為「另類」,常常是「鶴立雞群,必被啄之」。而某些領導幹部,更是在用人問題上,缺乏容人之量,特別是容不得超過自己的人,習慣於搞「武大郎開店」,凡是比自己高明的人一律不用,嫉賢妒能,總是擔心政績被其搶、名譽被其奪、位置被其佔。在這種思想的驅使下,進而排斥人才、壓制人才,甚至打擊人才。這種做法對黨和人民都危害極大。
  筆者此前在談到澳門社會政治狀態及引進人才時,也經常引用「武大郎開店」一語。實際上,在澳門社團生活雖然隨著回歸而有了很大的改進,但論資排輩的現象仍然比比皆是。而在引進人才父母,保護主義情緒仍然佔主導地位。筆者就曾分析認為,保護澳門居民的就業及向上流動機會的利益,是應當的。但過猶不及,就變成「滾水滾塘魚」,近親繁殖,尤其是以《阿Q正傳》中「假洋鬼子」的「自己不革命,也不准別人革命」,及著名漫畫家方成《武大郎開店》中的台詞:「我們掌櫃的有個脾氣,比他高的都不用!的思維對待本地和外來人才,就將難以進步。只有適度引進優秀專業人才,形成「鯰魚效應」,才能激發人才自我良性競爭環境,促成人才湧現。
  筆者也曾在一篇端午節的應景評論中分析指出,今日我們在紀念屈原時,更應注意批判和清除嫉賢忌能的現象。實際上,屈原一生的悲劇,是遭奸佞嫉妒。「遭讒人而嫉之」,就是屈原在《九章‧惜往日》中所寫的一句詩,這句詩正是屈原自己一生坎坷遭遇的真實寫照。由於屈原學識深厚,見聞廣博,品德高尚,善於辭令,具有出色的政治才幹,故他進入楚國朝廷不久,就顯示出了卓越才能,博得了很高的聲譽,受到楚懷王的賞識和信任,因而遭受地位與他相同的某些人的強烈嫉妒,千方百計地向楚懷王讒陷屈原,致使楚懷王漸漸地厭惡疏遠屈原。此,深受嫉賢妒能小人陷害和排擠、飽受政治打擊的屈原,懷著拯救祖國的滿腔熱情,內心感受著巨大的痛苦,開始了十多年淒苦悲涼的流浪生活,直至投江自盡。
  由此可見,嫉妒並非今日才有,而是古已有之的社會現象。一般說來,在學識、才能、道德修養、心理發展水平等方面較差的人容易發生嫉妒。嫉妒是一種社會公害,不但會影響自己的個人身心健康,而且也妨礙人才成長,破壞人際關係,敗壞社會風氣和社會生活。實際上,嫉妒者常常是一些不願潛心鑽研事業的人,如培根所說,每一個潛心於事業的人,沒有功夫嫉妒別人,被嫉妒者常常是有才識和建樹的後起之秀和佼佼者。嫉妒所造成的情境,充斥著鏟平一切的氛圍,就象武大郎的店鋪,不容許有高出於嫉妒者的人才生存、成長。這種只肯定、鼓勵庸才、歪才的環境,當然也就沒有人才成長的環境和氣候,因而嫉妒常常破壞了人才成長的環境。特別要指出的是,如果嫉妒與權力結合起來,危害就會更大。亦即一些機構負責人或社團領袖如患有嫉妒症,不容手下或行內的人才超過他,甚至不容有些許才能和出色表現,他就會對手下的人才不用,甚至是予以排斥打擊,這就更會嚴重扼殺人才成長。而且,也會形成保守僵化的社會心理,反對和扼殺創新精神。因為嫉妒者不容許有人趕上或超過自己,而只容許維持現狀,也就必然會反對一切變革和創新,或是養成圓滑處世、求穩怕動的人生態度,不敢進取開拓。在「槍打出頭鳥」之下,相沿既久,大多數人的個性、棱角磨損殆盡,沒有獨立思考,人云亦云、唯唯諾諾,一切以他人意志和「風向」為轉移,而任何敢於堅持原則、「冒尖」進取的先進分子則會處處碰壁。
  實際上,在內地十年「文革」中,倘某人的能力較強,可能就會被能力不如他的人,利用當時實行「群眾專政」,不講法治的特殊環境,趁甚麼政治運動如「一打三反」、「清查五一六」之機,搶先「檢舉揭發」,讓他遭受批鬥以至是被關押查辦,「文革」十年的不少冤假錯案,就是如此形成。雖然最終查清事實並得以平反,但已是「唔死都一身潺」。就是在一般的「批評與自我批評」政治生活中,也被某些人當作是發洩自己妒忌心理的好機會,將那些業務能力比自己強的人的一些小缺點無限擴大,「狠批猛鬥」。因此,十年「文革」剛過,著名漫畫家方成在《人民日報》發表的漫畫《武大郎開店》,就讓人們產生強烈的共鳴感。
  澳門的社團政治及社會氛圍,多少也沾染了這種「武大郎開店」,不容許手下高過自己的思維;或是「假洋鬼子」當道──自己不革命,也不准別人革命。因此,澳門社會政治生活也應該以「武大郎開店」及「假洋鬼子」為鑑戒,批評和清除嫉賢妒能現象,創造有利於人才成長的良好社會環境,讓更多的人才有發揮自己才幹的機會,尤其是不要埋沒那些堅守崗位,埋頭苦幹,不善於表現自己的人,不要只是把眼光盯在那些喜歡出頭露面者的身上,而致在客觀上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社會效果,從而創造有利於人才健康成長及工作的環境,為「澳人治澳」事業貢獻力量。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4 05:20:3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