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實踐科學民主決策消除「父子騎驢」現象

  這幾天,為臨時危險品儲存倉的選址問題,保安司司長黃少澤親自出馬,拜訪工聯總會、街坊總會、民建聯等幾個屬於建制派陣營的重要「意見領袖」團體經進行座談,解釋並說明特區政府非常重視對危險品的管理,已制訂相關的短、中、長期計劃,以消除各區的安全隱患;特區政府也非常理解居民對建設危險品儲存倉的顧慮及擔憂,並樂意聆聽社會意見。黃少澤還指出,現時本澳的危險品並非集中於某一特定區域進行統一存取的封閉式管理,而是散落在各區,為各區帶來的安全隱患,值得社會共同關注和重視。黃少澤還表示,有計劃直接與石排灣居民見面,講解臨時危險品儲存倉的安全管理,會由社團組織或由居民報名參與講解會。
  而在昨日,特區政府發言人辦公室也發布新聞稿指出,特區政府高度重視並致力解決本澳危險品安全問題,近日亦就妥善存放和管理危險品事宜不斷聽取社會各界的意見,促進居民對政府相關領域施政的瞭解,從而不斷提高當局完善危險品管理工作的透明度。對於日前有市民反映位於路環西堤馬路用於興建臨時危險品儲存倉的土地鄰近學校,周邊地底亦藏有輸氣管道,憂慮該倉庫建造工程構成安全隱患;而早前舉行的公眾論壇中也有化學工程師認為,相關建設工程在實施前宜先進行環境評估以保安全,特區政府經考慮有關意見以及保安司司長的建議,決定將聯生海濱路附近(西堤馬路)及蓮花海濱大馬路兩個臨時危險品儲存倉建設規劃交由工務部門進行環境評估,以確保將來興建的臨時危險品儲存倉,能夠最大程度保障居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黃少澤以相等於副省長之尊,親自拜訪各重要的「意見領袖」社團並進行解釋說明工作,還向政府提出建議,就兩個臨時危險品儲存倉建設規劃進行環境評估,以確保將來興建的臨時危險品儲存倉,能夠最大程度保障居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黃少澤以此方式來進行公共危機管理,化解有可能會發生的群體抗議事件,是對前一段時間的修訂《交通管理法》及興建火葬場選址的諮詢工作,遇到群體遊行抗議,而特區政府則匆匆宣布收回相關構思的事件的反省,然後做出的正確處置方式。此為特區政府今後遇到類似的民意反彈事件時,如何在戰略上化解公共危機事件,在戰術上深入細緻地做好解釋說明工作,以消解人們的疑慮,轉而接受及支持政府的決策,起到很好的啟迪作用。
  當然,危險品臨時儲存倉選址與計劃大幅增加違章泊車罰金、火葬場選址,有所不同,因而黃少澤的處理方式,就有著兩大特點。其一、是危險品臨時儲存倉選址計劃雖然也受到部分居民的反對,但政府的應對方式不同於「牛肉乾大幅加價」及火葬場選址,當反對意見一出時,政府就匆忙宣佈暫停、收回,而被人們批評,固然是可以避過危機,但卻也折射了特區政府屈從於民粹,把修訂《交通管理法》中一些好的構思,如加重對酒駕、醉駕等待處罰,也一併收回,等於是在為嬰兒洗澡後,把嬰兒連同髒水一道倒掉一樣;並沒有宣布收回危險品臨時儲存倉選址計劃,而是主動走出去,到各重要社團進行解釋說明,以力圖澄清及消除人們的疑慮。如果能按計劃直接與石排灣居民見面,講解臨時危險品儲存倉的安全管理,並也對主要的反對派團體舉行座談會,可能效果會更佳。因為據說石排灣居民的連署活動,就有著某反對派團體及其標杆人物直接介入的影子。
  其二、是民主決策與科學決策相結合。與各界別社團舉行座談會,在解釋說明的同時也聽取各種不同意見,是屬於民主決策的基本體現;而對兩個臨時危險品儲存倉建設規劃進行環境評估,則是科學決策的其中一種方式。實際上,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指出,必須增強狠抓落實本領,堅持說實話、謀實事、出實招、求實效,把雷厲風行和久久為功有機結合起來,勇於攻堅克難,以釘釘子精神做實做細做好各項工作。增強駕馭風險本領,健全各方面風險防控機制,善於處理各種複雜矛盾,勇於戰勝前進道路上的各種艱難險阻,牢牢把握工作主動權。而要達到這個境界,就必須做到改革和完善決策機制,推進決策的科學化、民主化。完善重大決策的規則和程序,通過多種渠道和形式廣泛集中民智,使決策真正建立在科學、民主的基礎之上。對涉及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重大事項,要廣泛徵詢意見,充分進行協商和協調;對專業性、技術性較強的重大事項,要認真進行專家論證、技術諮詢、決策評估;對同群眾利益密切相關的重大事項,要實行公示、聽證等制度,擴大人民群眾的參與度。建立決策失誤責任追究制度,健全糾錯改正機制。有組織地廣泛聯繫專家學者,建立多種形式的決策諮詢機制和信息支持系統。
  當然,臨時危險品儲存倉建設規劃與大幅增加「牛肉乾」罰款及火葬場選址有所不同,因而發生反彈的層次也不同。「牛肉乾」罰款和火葬場選址,面對的是整個社會,尤其是遍及大多數人的「有車一族」,因而壓力性質不同。而危險品臨時倉庫,主要出面反對的就是石排灣公屋群島七千多居民,其他人除了「包打天下」的「意見領袖」之外,其他居民則大多是旁觀「吃瓜」,社會輿論的壓力不同。
  石排灣公屋群七千多居民連署反對,固然是與他們身家性命有關;但似乎也與某位政客直接介入,發動他們進行連署,有著直接的關係。但也讓人們感到不可思議,其實某個豪宅小區,在距離上比石排灣公屋群更接近其中一個臨時危險品儲存倉選址,卻未發有人出聲反對。儘管說,無論身家地位如何人人平等,但要說倘發生意外,他們可能更「值錢」。為何沒有引發他們反彈?是否因為他們是中產階層以上人士,較能獨立思考,而不容易被政客所煽動?
  何況,要說距離民居較近,也只是其中的一個儲存倉,另一個儲存倉則地處偏僻,並有工業區隔開,因而並沒有對石排灣民居造成任何威脅。但為什麼石排灣居民卻將兩個選址混為一談,「一刀切」地予以反對?這是否很深地介入此事的某政治人物的主意?
  其實,危險品經營業者是支持政府的選址計劃的。而對青洲危險品儲存倉大爆炸事件仍然心有餘悸的青洲、台山一帶的居民也是支持政府的這個規劃的,而且人數可能會比「七千人」多十倍以上。這就是「普遍性」與「特殊性」的不同。
  近年特區政府的某些施政及決策,陷入「父子與驢」的宭境中,在社會多元化及訴求多樣化之下,未能正確區分民意與民粹的問題。政策每提出一個政策,一遇到有部份市民反對,就「縮回條槓」,就將永遠都無法決策,「政令出不了特區政府總部」,一事無成。在祖國內地正在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的號召,為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偉大民族復興「中國夢」而奮鬥,「擼起袖子加油幹」之時,澳門卻是寸步難行,已經出現了的「剪力差」的發展距離,就將會越來越大,難以體現「一國兩制」的優越性。因此,黃少澤司長的做法,值得其他政府官員參考借鑒。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5 05:14:5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