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當政官員要有擔當及定力不要隨波逐流

  近年來不少人批評新《土地法》對逾期未利用的臨時批給土地的處置方式是「一刀切」,其實臨時危險品儲存倉的選址的問題上,也是「一刀切」。只不過是,前者是立法取態及政府以「惡法亦法」的認知去實踐「依法行政」,而後者則是民間態度,當然主要是自認為受到臨時危險品儲存倉威脅的石排灣公屋群的居民。
  實際上,政府規劃的臨時危險品儲存倉的選址,有兩處,一處是位於蓮花海濱大馬路,確實是較為接近民居;但另一幅位於西堤馬路的土地,其位置頗為偏僻,還有工業區作區隔,根本就談不上對民居造成威脅。而反對者卻將兩個選址混為一談,一味反對,這就是另一種形式的「一刀切」了。而且,距離位於蓮花海濱大馬路的臨時危險品儲存倉選址更近的某豪宅小區,卻未見有人出聲,這就很容易令人朝著「民粹」方向聯想。因為專業或中產以上人群多能獨立冷靜思考,並具有一定的專業知識,對自己的居所與臨時危險品儲存倉選址的距離的安全度有信心,因而不容易受「民粹」的影響。而公屋群居民,則相對地缺乏這方面的思考能力,因而在某些政客的煽動之下,就「火上加油」地「星火燎原」起來。
  正因為如此,更顯得保安司長黃少澤,沒有像《交通管理法》和火葬場選址那樣,一遇到反對聲音就匆匆收回,而是在不放棄現有選址的同時,對各主要社團及石排灣公屋群居民進行耐心細緻的說明解釋工作,就是正確的做法,契合了「滄海橫流,更顯出英雄本色」的意境。實際上,《交通管理法》諮詢文本的收回,也是「一刀切」。居民們對於只是大幅提高違例泊車的罰款額,並不反對其主要的修法方向,包括引進扣分制,對酒駕、醉駕、衝紅燈、斑馬線不讓行人等加以重罰,絕大部分市民都予以支持,無人反對。就連「凡政府必反」的反對派對這部份也不持異議,甚至支持,並批評政府「攬炒」。這就讓人感到「沒有擔當」,也是「一刀切」。最近又放出消息說,將會重新啟動對《交通管理法》修訂文本的諮詢工作,堅持引進扣分制,對酒駕、醉駕、衝紅燈、斑馬線不讓行人等加以重罰的部分,調整被認為不符合群眾利益的「大幅增加牛肉乾罰款。總算是吸取了教訓,有所進步。
  澳門就是這麼一點的土地,而且開發已經飽和,要找到沒有任何人反對的臨時危險品儲存倉選址,委實並不容易。只能是往最少人反對的方面選擇。實際上,現有選址即使是有三千多人聯署反對,但比起臨時危險品儲存倉現址附近的青洲、台山一帶,民居更為密集,其人口總數應是這三千人的十倍以上。還有分散在工業大廈等的分散式危險品中途倉,受其影響所至,就不但是民居,還有工廠、公司等及其從業人員,可能涉及面更廣。
  在已經無法找到更符合持反對意見的居民的意願的選址,而青洲現址及散佈在各工業大廈的危險品倉庫又亟待處理之下,危險品儲存倉選址往哪裡擺?難度要全部消除不成?屆時,澳門的各行業和居民都沒有石油氣可用,成為一個死城,也心甘命抵?
  或許,就連持反對意見的石排灣公屋群居民,也感到「冇氣用」的不可思議,因而提出了幾個選擇地點,但卻是千奇百怪。不要說,那個將臨時危險品儲存倉建在主教山上的情緒化說法,是極為離譜的了,就算是較為「理性」的向鄰近地區租地興建危險品倉庫,就讓人啼笑皆非。實際上,不要說這將牽涉到頗為複雜的程序,包括可能要像澳門大學橫琴校區必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適用澳門法律的決議,或國務院頒布有關澳門海域的決定,就算是實務操作方面,每天石油氣等危險品在邊境兩方的出人境過關,將會對雙方的邊檢、海關等機構及人員帶來多少的麻煩,而且對雙方口岸及工作人員、通關市民遊客的安全,構成嚴重的威脅。  
  這次「三千人連署」,據報導說有「有心人」在策動的,因而所提出的各種「理由」,也與這位「有心人」此前在其他社會公共事務上提出的訴求一樣,也是「攞來講」。實際上,在「暨大一億事件」中大肆宣揚的「左袋入右袋」,就是極為荒謬。因為一方面,這是以「有罪推定」、「懷疑一切」的手法來污衊澳門特區政府和暨大董事會。實際上,崔世安因為是澳門特區行政長官的身份,固然是暨大董事會的成員,而中央分管港澳台僑或教育工作的領導人,及暨南大學的上級主管機構國務院僑辦和教育部,以及暨大所在地的廣東省政府,還有香港特區的行政長官,以及香港、澳門中聯辦分管教育文化事務的副主任等,都是暨大校董會的成員,如何「左袋入右袋」?
  另一方面,與「暨大一億事件」的發起人在台灣讀書時,積極參加民進黨組織的「野草莓學運」及「小英青年軍」等的活動,把學習到的「街頭活動技巧」帶回澳門「活學活用」、「照辦煮碗」。並鼓動更多的澳門青年到台灣就讀的作為相比照,就可發現,已不單止是反對派與特區政府、建制派之間的單純政治見解之爭,而是「台獨」勢力在澳門的代理人,向忠實執行「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和「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的澳門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進行「搶奪接班人」的瘋狂進攻,在客觀上配合由「台獨」分子掌控的「教育部」推出的八十八所高校聯手到澳門招生的活動,為堅持不承認「九二共識」蔡政府與國家教育都、暨南大學爭奪澳門學生,亦即是要阻止澳門學生到內地升大,迫使他們到台灣地區接受「天然獨」實質是「人為獨」的荼毒。
  實際上,暨南大學建校以來培養了近兩萬名澳門學生,在《中葡聯合聲明》簽署後,「暨大人」與在海峽兩岸以至世界各地學成歸來的大學畢業生一樣,積極投入「公務員本地化」的熱潮中去,透過赴葡進修等途徑,進入前澳門政府工作。經過幾年實踐的鍛煉,在澳門回歸時保證了政權順利交接,隨即又成為「澳人治澳」的骨幹人才,為「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作出了重大貢獻。而暨南大學則為此而投下了大量的資金,尤其是在完全公費的時代,據說國家在每一名學生投下資金平均達到數十萬元,如折算為今天的幣值,可能達到數百萬元。因此,暨大為培養澳門學生,已經投放了數十億元,因而與澳門特區政府透過澳門基金會資助的一億元,實在是微不足道。何況,這筆資助還是「羊毛依附於羊身上」,是為支持暨南大學廣州校區傳媒教育大廈和番禺新校區(南校區)兩幢港澳學生宿舍而使用的,其中的澳門生在學成後大多將返澳服務,最終受惠者仍是澳門特區。因此,特區政府在巨大壓力下,沒有按照某人的訴求「回水,是有擔當及保持定力的表現。
  現在,保安司長也繼承發揚這種擔當及定力精神,不會因為有人反對臨時危險品儲存倉選址就輕易放棄,避免犯「父子騎驢」的錯誤導致一事無成,另一方面深入細緻地進行說明解釋工作,爭取持反對意見者的理解及支持。澳門特區需要這種有擔當有定力的官員。
  可喜的是,關於塔石青年文化中心的設計,既保留了大型壁畫,也對整體立面設計進行重新構思,沒有屈從於反對派的壓力,也是該政務領域的主管官員有擔當及定力的表現。
  實際上,主管官員既要尊重群眾,又不能做群眾的尾巴。尤其是對有意於參加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的高級官員而言,這是一個重要的標準。在「十九大」後,而且也在中央對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評價轉為高度肯定之後,未來澳門特區行政長官的人選,單是「聽中央的話」已經遠不足夠,還須具有多方面的特質,包括有擔當及有定力。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7 05:24: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