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全面履行維護總體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

  行政會昨日完成討論《澳門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行政法規草案。澳門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設立,是全面準確地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補強維護國家安全的大網的作為。更是主動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關於「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論述,及設立「頂層架構設計」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擔當任事表現。儘管澳門特區實行「一國兩制」,澳門特區的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與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之間,沒有直接的隸屬關係,但由於維護國家安全是中央透過基本法賦予澳門特區的憲制性責任,因而在某個角度上,有著澳門特區主動呼應中央的性質及作為。在此情況下,就更凸顯香港特區未能履行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賦予的憲制責任,因而對香港特區形成一定的壓力。
  實際上,本來,為在香港特區內維護國家安全而立法,這是中央的權責。而在起草《香港基本法》的過程中,發生了「北京風波」。為安撫香港居民,因而全國人大在通過《香港基本法》時,決定將此權力下放亦即授權香港特區進行。但由於香港是「世界間諜之都」,世界各國尤其是一些敵對國家都在香港設立間諜據點,作為竊取中國情報和向中國內地進行和平演變的前沿陣地及後勤基地,擔心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將會不利於他們的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活動,因而透過各種方式煽動香港的反對派及不明真相的群眾,進行各種反對為二十三條立法的活動。而當時最賣力的是某日報,除了是在輿論上進行狂熱的煽動之外,還在「其意遊行」的當天,在報紙上夾了參加遊行的貼紙。最近有香港媒體揭露,這份報章收受了美國某政治機構的大筆捐款之後,就分配給香港的各反對派團體,因而使得某些外國政治機構破壞香港為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背景就清晰地顯現出來。
  在起草澳門基本法時,也參考香港基本法的制式,由中央授權澳門特區自行為維護國家安全立法,因而同樣設置了第二十三條的內容。前任行政長官何厚鏵在其任期即將結束前,當機立斷,領導了為二十三條立法的工作,在社會各界團體及人士的全力支持配合下,在很短時間內就順利完成。這是何厚鏵和澳門特區立法會,以及全體「澳人」對國家憲制的一大貢獻,也是澳門特區的政治環境相對穩定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
  正因為澳門特區的為二十三條立法,香港反對派及其背後的主子就恨得要死,怕得要命,因而千方百計地進行干擾搗亂,甚至專程來澳門舉行遊行「抗議」活動。但當時的特區政府並沒有像現時的為修訂《交通管理法》和火葬場選址進行諮詢那樣,一遇反對意見就「縮回條槓」,而是充分發揮定力及魄力,堅持下去,以加快《維護國家安全法》的立法進度,堅決地回擊了反對派的猖狂進攻。
  不過,回頭看,仍有許多不足。一方面,當時尚未有「非傳統國家安全威脅」的概念,尤其是必須嚴格按照《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所規範的「七宗罪」——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竊取國家機密、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澳門特區進行政治活動、澳門特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等「傳統性國家安全威脅」,進行反制性的規範,因而與「總體國家安全觀」,存在著明顯的距離。
  另一方面,《維護國家安全法》雖然已經立法,但卻沒有建立配套的執行機構,等於是「備而不用」,或是「有子彈無槍」。筆者就曾經指出,應當盡早完善履行國家憲制責任,設立《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執行機構,而且以法律規定,凡屬《維護國家安全法》的案件,從執行偵查任務的司警到檢察官和法官,都必須是中國公民,以維護國家主權的尊嚴,及保護案件中所涉的國家機密,外國公民不能參與其中。
  如今,時勢更為逼人。習近平主席提出了「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論述,並在「傳統國家安全威脅」的基礎上,提出「非傳統安全威脅」,主要包括:經濟安全、金融安全、生態環境安全、信息安全、資源安全、恐怖主義、武器擴散、疾病蔓延、跨國犯罪、走私販毒非法移民、海盜、洗錢等,成為以習近平主席為核心的黨中央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還以「頂層價構設計」的形式,成立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在此情況下,原本的主要的防制「傳統國家安全威脅」的《國家安全法》,改為《反間諜法》,而由新的《國家安全法》承擔維護「總體國家安全」的憲政任務。
  這對澳門特區,既是啟迪,也是壓力。澳門特區政府和澳門中聯辦首先在境外舉辦「總體國家安全觀」的展覽,澳門居民普遍接受並支持習近平主席這個新概念,因而進一步完善特區的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制和體制的條件,已經成熟。在此基礎上,澳門特區政府參考了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制式,成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但這還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應健全法律及建立執行機構。在健全法律方面,由於《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內容,只是針對「傳統國家安全威脅」,尚未包括「非傳統國家安全威脅」,因當而應與時俱進,予以完善,全面準確地履行維護總體國家安全的憲制性責任。
  當然,《維護國家安全法》所規範針對的「七宗罪」,是源於《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為了維護基本法的憲制性權威,可以不必修訂或擴充《維護國家安全法》,而是另行立法,是符合「總體國家安全觀」的,將反制所有「非傳統國家安全威脅」的內容都包納進去。
  其實,澳門特區的「非傳統國家安全威脅」可能更嚴重。由於實行「一國兩制」,政治控制較為寬鬆,這就讓危害經濟安全、金融安全、生態環境安全、信息安全、資源安全,及恐怖主義、武器擴散、疾病蔓延、跨國犯罪、走私販毒非法移民、海盜、洗錢等行為,提供了「灰色地帶」。尤其是有大量的外僱是來自恐襲頻密的國家,而某些美資博企也與美國的兩大政黨及選舉政治以至情治機構關係密切。
  因此,設立執行《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刑事偵查機構,已是不能再拖。其實,在回歸前,葡方就設有「政治部」,既是情報機構,也是反情報機構。但在回歸前就撤銷了,可能檔案也全部運回葡國。
  回歸前的「政治部」不負刑事警察職能,因而是設立在治安警察廳。倘澳門特區設立執行《維護國家安全法》的機構,應當是具有刑事偵查權限,因而應當設在司法警察局。正因為如此,在澳門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架構成員中,就有司法警察局局長,而無治安警察局局長。這並非是「不對稱」,而是職責所在。
  倘包涵「總體國家安全觀」的法律,能夠趕在明年十二月之前完成立法,就是向專程來澳主持慶祝澳門回歸二十周年大會暨第五屆澳門特區政府就職典禮,兼任中央國家委員會委員主席的習近平主席獻上的「厚禮」。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28 05:19: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