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強勢管理與人性執法雙管齊下

  行政長官批示當本澳懸掛八號或以上熱帶氣旋信號、或發出第三級別/橙色或以上風暴潮警告時,交通事務局轄下的十六個公共停車場在隨後一小時內關閉停車場。這比政府於去年四月公佈的十三個公共停車場,增加了三個,亦即位於港珠澳大橋邊檢大樓的東、西兩個停車場和青洲坊大廈停車場,均尚未投入使用。
  行政長官的這個批示,從法律上加持了警察總局局長馬耀權的在「貝碧嘉」颱風來襲澳門時關閉部分公共停車場不是「狼來了」,而是「預防勝於治療」的說法。實際上,就在這幾天,雖然沒有颱風,也沒有天文大潮,只是天降中到大雨而已,就已經有局部地區發生水淹。珠海那邊更為嚴重,由於雨勢較大,導致多處小區及馬路嚴重水淹,最深處超逾一米,汽車和行人無法通行,因而交通警封鎖了部分道路。台灣地區的水淹情況更為嚴重,範圍更廣,整個南台灣都成了「海洋」,損失慘重,釀成了蔡政府的管治危機。
  其實,即使是激起天怒人怨的澳門「天鴿」災情,與鄰近地區相比,程度還算是「比較輕的」。實際上,「天鴿」登陸及直接襲擊的珠海市,災情比澳門就更嚴重,除了死亡人數(四人)比澳門少之外,其餘各項指標都比澳門嚴重,全市受災群眾六十四點一四萬人,受損房屋七千零七十四間,損壞車輛四點四萬多輛,直接經濟損失達二百零四點五億元。颱風造成全市道路癱瘓,大面積停電,水廠全部停產,通訊受到嚴重影響,產業發展和重大在建項目受損嚴重。全市城區範圍樹木倒伏折斷六十多萬棵,二千七百七十一條主次交通幹道在颱風中受損房屋市政工程項目共一百零八台塔吊倒塌、變形受損,腳手架、工地圍擋及臨時工棚大量受損,在建產業項目和基礎設施項目的建設平均進度受阻一至一點五個月。九洲港旅檢大廳至今仍然未能修復使用,只是將原等候大廳臨時改造為旅檢通道。澳門的災情固然是幾十年不遇,但珠海的災情比更嚴重。只不過由於澳門是實行「一國兩制」,才讓居民們有怨懟及聲討特區政府的自由而已。
  就以這幾天的「雨災」為例,珠海的「災情」就比澳門嚴重得多。許多嚴重水淹的區分,與海邊的距離都比澳門還要遠,據說就有一些地下停車場進水。試想,在沒有颱風及不是天文大潮期間的情況下,與澳門相比是屬於「內陸」的珠海明珠路及中山市坦洲一帶的一些地下停車場尚且水淹,處於大海邊的澳門的地下停車場,就更是「危乎乎」了。幸好,澳門只是在青州的局部地區發生水淹,情況並不算嚴重,因而政府並沒有命令關閉由政府管理的地下停車場。
  而在颱風「貝碧嘉」來襲,氣象台高懸八號風球期間,而且恰逢天文大潮,政府宣布關閉十三個位於低窪地區的公共停車場,雖然後來都沒有發生「水淹金山」的情況,並造成居民不便,但政府的做法是正確的,就像馬耀權所說的那樣,政府需保障市民的生命安全,不可重蹈「天鴿」覆轍,關閉部分公共停車場是「預防勝於治療」。
  俗語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一萬」字面意思就是說一件事有一萬倍發生的機率,「萬一」字面意思是一件事有萬分之一發生的機率。但即使是一件事情即使發生的機率不大,卻又有發生的可能,必須做好防範。亦即是一萬次倒不可怕,怕的是萬里有一,哪怕一次疏忽大意,就可讓九千九百九十九次的防避付諸東流,前功盡棄。如果在「貝碧嘉」來襲,氣象台長時間高懸八號風球,並恰逢天文大潮的情況下,政府沒有吸取「天鴿」的教訓,遲遲未有下達關閉低窪地區的停車場的指令,「萬一」又像「天鴿」那樣,造成重大損失,就不但是未能兌現「以人為主」的施政承諾,而且也將被民眾「罵到臭頭」。
  實際上。澳門半島有一半以上的面積是靠填海而來,只是上世紀以來的填海區的海拔平面較高,不會發生海水倒灌的確情況,在舊市區的填海區,不要說是颱風來襲,就是在平時的天文大潮期間,內港一帶也是「水浸金山」,前幾天就發生了這種狀況。因此,在颱風與天文大潮雙重急夾攻之下,政府下達關閉低窪地區的停車場,是保護市民及其愛車安全的作為,應當予以支持。總之,有備無患,預防勝於治療;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天鴿」蹂躪地下停車場的慘況不能重演。
  但必須牢記習近平主席的教誨,在「善於擔當、敢於碰硬,不但需要善於早作規劃,提早破解風險,又需堅持不懈、久久為功」的同時,也要「從市民最為關心的問題著手,抓數件實事,力爭獲得實效」。在颱風來襲實行關閉地下停車場的措施的同時,也要為居民的停車便利及安全停車著想。既要堅持原則,也要人性執法,「硬的更硬,軟的更軟」,以善良行政的本意對待特殊情況下的「違章」泊車問題。在這方面,台北市政府的權宜處理辦法,就是值得參考借鏡的。
  實際上,流經台北市境內的幾條河道,在河水與防洪大牆之間的坡地,是闢作休恬場地或體育設施的,並有部分區域闢為公共停車場。而在暴雨河水高漲時,為了防避洪水淹入市區,就關閉防洪門,並禁止市民進入河道,以策安全。此時,原來停泊在河道的公共停車場的汽車的車主,就紛紛搶在防洪門關閉之前,將愛車駕出。但其他公共停車場早已泊滿,馬路旁的合法或收費停車格位也已是「遲來一步」。這讓車主們如何應急?此時的市長無論是屬於哪一個政黨或無黨籍,還有市警察局,都對此情況「網開一面,臨時允許他們將汽車停泊在平時嚴禁泊車的馬路邊,包括劃了黃實線的路段,而不會抄「牛肉乾」。當然,必須以不阻礙交通,尤其是不能妨礙消防車、救護車、應急工程車通行以至在該處執行任務為前提。在防洪門開閘後,就停止執行臨時權宜措施,曾經「合理違章」的汽車必須開走,警察也隨即恢復執法。這種人性化的管理經驗,希望澳門也能學習到,並「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地創造具有澳門特色的更佳辦法。這樣,人們對警察的「市民保姆」印象,就將會更為深刻。 
  實際上,市民對警察的印象好轉,除了是本欄昨日所指的他們充分發揮敢於擔當,掙脫「父子騎驢」的民粹束縛,將士用命,使命必達,將回歸前「炸彈與子彈齊飛,黑幫與劫匪共舞」的現象,迅速地扭轉為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城市之一之外,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在回歸前的部分警察中,由於是來自天主教學校等的背景,對建制派帶有一種厭惡的情緒。這種情況在香港尤為嚴重,尤其是在「反英抗暴」,到處是「菠蘿」,警察也被辱罵為「白皮豬,黃皮狗」之後。回歸後,一方面,警察作為「澳人治澳,當家做主」的一員,與建制派同負為「一國兩制」工作的任務,與建制派是同盟軍;另一方面,此前的「同道中人」反對派,反而卻頻頻大搞街頭行動,警察為了維持秩序而疲於奔命,還遇到個別反對派的誣陷,賊喊捉賊地反告警察「施暴」,甚至以「李小龍飛毛腿」踢襲執勤警員,這就導致警察隊伍「一面倒」地厭惡反對派,亦即他們的政治取態及個人情緒,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8-30 05:21: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