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鍾庭耀也曾多次做過抹黑澳門的假民調

  日前《大公報》披露的電郵檔案顯示,二零一四年十月違法「佔中」爆發後,由香港大學(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把持的「港大民研」,自一九九五年以來美國金主「國際民主研究所」(NDI)的大量資助,配合反對派進行民調活動,並按照其意思修改民意調查用詞、加插問題,以假民調亂港,意圖影響及干預香港的政制發展及政治穩定的內幕。為此,《大公報》發表社評指出,事實說明,港大民調是一個收取外國政治勢力資金的「傀儡機構」,其服務的對象絕非香港市民,而是外國勢力。而在這幾天,這個事態進一步發酵,連日來有憤怒市民到港大示威,直斥鐘庭耀「假借港大民調、顛覆特區政府」,要求港大社科院儘快將鐘庭耀停職,幷徹查事件。
  實際上,這些電郵檔案揭露了「港大民調」的幾個要害之處。首先,「港大民調」是一個收錢辦事,由美國反華勢力指使及支配的傀儡機構。除了《大公報》此次揭露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學會(NDI)二零一四年撥出七萬七千港元予「民主動力」,用於二零一六立法會選舉活動,包括由鍾庭耀負責做「港大民調」之外,早在二零零四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時,鍾庭耀就承認接受有「美國中情局分店」之稱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及分支「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學會」的資助。而二零一四年在策劃「佔中」的時候,也有一筆一百多萬元的「黑金」送到了香港大學。在去年的「特首選舉民間全民投票」活動過程中,也有一大筆資金贊助這一計劃。
  其次、鍾庭耀把持的「港大民調」,為反中亂港派提供彈藥。每逢香港有重大事件,鍾庭耀都千方百計利用所謂「民意調查」,製造虛假的民意,為反對派護航。在二零一二年立法會選舉時,「港大民調」就炮製陳淑莊和黃洋達在選情上大幅領先的形勢,但出來的結果却與調查有很大差距。而最近炮製的民調,更是上升到國家主權的層次,竟然聲稱有六成港人支持「台獨」。而且,在進行「香港市民身份認同調查」時,選項設計將「香港人」和「中國人」並列,這在實質上就是鼓吹香港是一個「獨立政治實體」,為香港「獨派」及「自決派」提供「理論基礎」。
  其三、「港大民調」手段卑劣,在設計問卷時依照金主美國國際民主研究所的意思修改民意調查用詞、加插問題,因而充滿誘導性、主觀性、片面性,抽樣也沒有代表性,因而基本數據極不準確,更不客觀中立,力圖使調查達到美國方面所需要的政治效果。而香港的反對派也拿着這些經過人為扭曲、偏頗、不準確的「港大民調」作為政治籌碼,意圖影響及干預香港的政治活動。
  讀到這些信息及評論,更使人們明確,此前鍾庭耀也曾多次竄來澳門,或是受澳門民主派「旗艦」團體的委托,或是自己親自出面,做了許多詆毀「一國兩制」方針,抹黑澳門特區政府,侮辱行政長官崔世安的「民調」,其實也是讀到這些信息及評論,更使人們明確,此前鍾庭耀也曾多次竄來澳門,或是受澳門民主派「旗艦」團體的委托,或是自己親自出面,做了許多詆毀「一國兩制」方針,抹黑澳門特區政府,侮辱行政長官崔世安的「民調」,其實也是拿了美國金主的金錢,使用各種卑劣的手段,炮製各種假民調,配合反對派進行意圖影響及干預澳門政制發展及政治穩定的政治活動。
  對此,本欄也曾予以揭露及抨擊。比如,鍾庭耀每年都有在澳門回歸前夕公佈其「港大民調」,但多是在較為接近回歸週年進行電話調查,完成後立即公佈;但去年底電話調查卻是有所提前,是在「天鴿」風災一個月時進行,比往時提前了約兩個多月。這個「時間點」的選擇,大有「學問」。因為越是接近「天鴿」風災蹂躪時,民怨就越大;而距離「天鴿」襲澳時間越遠,隨著特區政府採取得力的補救措施,民怨就會逐漸消減。何況,在回歸週年前夕,崔世安代表特區政府向立法會發表的《二零一八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宣布了不少惠民措施,應該可在一定程度上消弭人們的不滿情緒。因此,這個民調提前兩個多月進行,其時間點的選擇就充滿了誤導性。
  而且,鍾庭耀在對澳門進行「港大民調計劃」時,是採用其「獨創」的「正負值」計算方式,亦即是以會計學上的「資產負債表」的「淨值」方式公佈,並以對崔世安的滿意度,以及澳門居民對自由、安定、繁榮和民主等四項核心社會指標的滿意度,都以「負值」數據呈現,有時還胡謅澳門居民對特區及中央政府的信任淨值都明顯下跌,對澳門前途、中國前途和「一國兩制」的信心的「淨值」也大幅下跌;在身分認同感方面,巿民對「澳門人」與「中國人」身分的認同感評分,也都比一年前明顯下跌……云云。
  鍾庭耀以「負值」的數據予以呈現,其「潛台詞」就是凡屬於「負值」者,都沒有的存在,必須「消失」,與本應是嚴肅的民調活動相悖。而不是將滿意度與不滿意度等數據都平面地羅列出來,讓人們自行直覺感受及判斷。這種譁眾取寵的公佈民調方式,無論是商業調查,還是為政治目的服務,在世界上都極為罕見。凡是有看到這類所謂「民調」的澳門居民,都認為其背離事實,是典型的「老作」製品。
  其實,利用假民調來擾亂政局,達到某種政治目的,或是在選舉時進行「欺敵」活動,這是人們所知的事實。而鍾庭耀在進行民調作業時,是動員了港大的學生。這些學生在他長期的耳濡目染之下,當然是受到其所主張的「價值觀」的影響,因而在進行民調電話訪問時,必定會有所偏斜。而他在對澳門進行民調作業時,是否也使用了這些學生?倘是為了節省長途電話費用,直接在澳門進行民調作業,是否借用了與他「同聲同氣」的澳門某些教授麾下的學生?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鍾庭耀每次公佈的「澳門民調」中,受訪者的回應率都很低,總有三、四成受訪者拒絕回答訪問內容。這個回應率,不但是遠低於台灣地區,而且也低於鍾庭耀本人在香港進行的民調作業。可以推論,拒絕回答者,可能是對調查問卷上帶有強烈情緒或傾向性的內容極為反感,至少是不認同這樣的查訪方式。倘是將這部份可能會回答「滿意」的受訪者也收納進去,就將令這些「民調」所謂「負值額」的「神話」破產。
  鍾庭耀正如其姓氏那樣,對澳門「情有獨鍾」,每年都公佈所謂的「澳門港大民調計劃」數據,要與澳門「過不去」,因而予人「死磕澳門」的感覺。這顯然是跟隨西方政客「唱衰澳門大合奏」的指揮棒起舞。而且,與他名字同樣含有「耀」字的另一位港大教授戴耀廷,也是澳門政治反對派的「導師」,不但向他們教授「公投」、「自決」的理論,而且還向他們傳導「民間公投」的實踐知識。甚至還號召澳門的追隨者大搞什麼「澳門雷動」,力求澳門民主派在去年底立法會選舉中取得七席、甚至八席的成果。為此,他振臂高呼:就讓「雷動」在澳門帶來另一場政治颱風!
  這兩個「耀」,簡直就是狼狽為奸,要禍害澳門。但在香港媒體已經充分揭露他倆的美國「傀儡」本質之後,本來就十分討厭其人的澳門居民,將會對其視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至少,今年的回歸十九週年前夕,不能再讓其假民調荼毒澳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04 05:26: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