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美國是否也將黑手伸進澳門及其他

  香港反對派尤其是帶有「港獨」思維者,投靠美國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除了是獲得美國某些旨在推動他國爆發顏色革命、從而顛覆他國合法政權的所謂「民主基金」,源源不絕地挹注活動經費,並按照其主旨編造假民調,以圖干擾及影響香港的政制發展進程及政治穩定之外,還有一個極為昭著的現象,就是遊說美國修改《美國--香港政策法》,及配合特朗普發動中美貿易戰的部署,甚至不顧中國香港是以單獨關稅區的定位作為世界貿易組織的單獨會員體,並不從屬於作為主權國家會員體的中國的事實,呼應特朗普的言論,要求「制裁」香港。
  實際上,反對派元老陳方安生、李柱銘在此前訪問華府時,就曾促請美國國會重啟《美國——香港政策法》,以「監督」北京對香港民主許下的承諾,每年對香港作出評估報告,以呼應美國一些政客提出應修改《美國香港政策法》,作為向北京施壓的一個外交手段,尤其是人權活躍人士Ellen Bork曾兩度撰文,呼籲更新《美國——香港政策法》,第一步就是「反對北京箝制包括『港獨』和『自決』的政治討論」的謬論。而明言要推動「港獨」的新一代反對派,也曾跑到美國,要求國會修改《美國——香港政策法》,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繼上月中去信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和撤銷中國及香港的世貿成員身份後,昨日又在其臉書專頁表示已於本月一日去信美國國務院,進一步解釋為何美國應及早取消《美國——香港政策法》下對香港的特殊待遇,建議美國應當禁止向香港出口涉及重要技術的商品,以防止中國「竊取」有關的重要技術。
  由於台灣地區也有「獨派」政治勢力,在美國已經頒布《台灣旅行法》及帶有「優台」內容的《國防授權法》後,也要求美國修改《台灣關係法》,將之升格為《台灣外交關係法》,而《台灣關係法》與《美國--香港政策法》、《美國--澳門政策法》,《美國--西藏政策法》,是屬於同一體系的,在美國意圖加大對澳門的干預力量,先後要求在澳門設立領事館及香港總領事館澳門辦事處均遭到拒絕後,是否也要借助澳門反對派之口,提出修改《美國——澳門政策法》的要求?確實是值得注意。
  尤其是在美資博企所持有的賭牌即將到期,而其中有的美資博企是美國兩大政黨的金主,甚至與美國的兩大情治機構有著千絲萬縷的密切關係的情況下,美國是否會為了維護這些博企的利益,以便於今後繼續從此吸取源源不絕的政治獻金,及堅守情治機構在中國大陸的大門口的「前哨堡壘」,而對賭牌重新開投或續約的問題施壓,或是透過其在澳門的代理人攪局?這也是值得注意的問題
  澳門的反對派,早就有與美國勾勾搭搭的跡象。要知道,早在澳門回歸前,美國就已經部署,每年安排一名或以上的新聞工作者或社會活動者,到美國參訪,除了指定的項目之外,還有自選項目。這實際上是在進行潛移默化式的培訓。而恰巧的是,曾經參加過此種時間較長的「參訪」活動者,現在就大多是澳門的「天然反對派」,其活動或明或暗地與美國有著某些關係。其在最明顯的,就是某個反對派團體進行的「民間公投」活動,其銷毀參加「公投」的澳門居民的個人資料,聲稱是在香港的一個秘密的「安全地方」進行的。這就很容易使人聯想到是某個西方國家的駐港領事機構的宅邸。因為按照《維也納領事關係國際公約》規定,這是屬於享有外交豁免權的,香港警方不能擅自進入執法。
  不過,由於澳門的政治環境較為特殊,相信即使是有人希望美國也能修訂《美國——澳門政策法》,也將不會像香港的同道中人那樣公開化,甚至是親自跑到美國去當面呼籲。
  從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不斷升級,以及特朗普在發動中美貿易戰中暴露的戰略目標,不排除美國會重返當年的冷戰時期,將中國定位為「敵對國家」。因此,修訂《台灣關係法》與《美國--香港政策法》、《美國--澳門政策法》,《美國--西藏政策法》等系列法律,可能就是為了因應未來的發展變化。
  這就從另一個角度,凸顯筆者曾經提出的關於已經擔任國家的一些政治公職者,應當避免「雙重國籍」,以及出任某些國家的駐澳門榮譽領事的問題。實際上,既然全國人大常委會已經修訂《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辦法》,增訂了避免「雙重效忠」的條款;也既然澳門特區已經修改《立法會選舉法》,規定有意參選者在報名時,都必須填寫當選後不擔任外國各類公職的承諾書,以防範「雙重效忠」;那麼,作為「一國」範疇的國家政治公職,就更不應容許其成員出任外國的政治公職,尤其是具有「國家主權」、「外交官」意涵的外國駐澳門榮譽領事了。
  即使是具有「雙重國籍」者,也必須慎重應對。比如,在加入美國國籍時,是必須宣誓效忠於美利堅合眾國的。倘他們也可出任國家的政治公職,甚至出任美國的榮譽領事,在和平時期沒有問題,但當中國與美國發生政治或利益衝突時,是效忠於哪個國家?無論是效忠其在一方,都是對另一方的背叛。即使不是美國,而是其他國家,也有著程度不同的類似問題。比如,當越南在「抗議」中國「侵犯」其「東海」(即我國南海)時,具有「雙重公職」者,倘越南政府要求其駐外人員必須統一口徑也發表「抗議」聲明時,將如何自處?。
   延伸開來,更嚴重的是,我們國家有那麼多的高級公務員,甚至是國家級的領導人(包括已退休者),將其家人送往美國定居。萬一中美兩國發生嚴重的政治衝突,這些人就有可能會成為美國手中的「人質」,這場仗就不用打了。無需發一發子彈,首先就輸掉了。當「台獨」勢力公然觸犯《反分裂國家法》,國家必須以武力懲「獨」時,美國倘要進行干預,扣押「人質」就是最狠的反制手段。或許,特朗普、美國鷹派之所以如此放肆,其「底牌」之一,就是有一大批潛在的「人質」掌握在他們的手中。現在想起來,還是習近平主席高瞻遠矚,要求女兒習明澤在畢業後立即回國,這除了是保障其人身安全之外,更是避免被美國當作是「人質」。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05 01:32:3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