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駐台北辦首長交接未留下「真空」說開去

  行政長官崔世安近日發出兩個行政長官批示,分別委任現任在台灣澳門經濟文化辦事處主任的梁潔芝,接替已經任滿離任的康偉,出任澳門特區駐北京辦事處主任;及現任行政會秘書處法律範疇高級技術員的何永慧,接替梁潔芝出任在台灣經濟文化辦事處主任。兩人的任期均為一年,由九月二十六日起。
  一個頗為有趣的現象,就是梁潔芝是在台灣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儘管她在進入公職後,也曾帶職修讀廣州中山大學行政管理學專業課程並獲得管理學碩士學位,但卻仍然被歸類為「赴台就讀澳生」。而何永慧則是福建華僑大學英語高等專科學位課程畢業,並獲澳門大學中文法學士學位。這個人事任命,就形成了在內地讀書的被派駐台北,在台灣讀書的則改派駐首都,也可算是「另類」的兩岸交流。
  自澳門特區政府二零一一年在台灣設立澳門經濟文化辦事處之後,梁潔芝就一直擔任其主任之職,掐指算起來已經七年。她由於熟悉台灣地區的各種情況,因而開展工作得心應手。而且,在服務赴台就讀的澳門學生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尤其是面對當時在台灣就讀的幾位後來成為澳門政治反對派中堅的澳門學生的陳情抗議活動,處理得體、務實,妥善地化解了事件。這除了是其本人的協調能力較強(此前她曾任九年的旅遊發展輔助委員會秘書長)之外,當然也得益於當時是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就任台灣地區領導人,兩岸關係較佳的政治氛圍。現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並在各大學推動「去中國化」,並加強「小英青年軍」對港澳僑生的荼毒,因而在台灣澳門經濟文化辦事處有關服務赴台就讀澳門學生的工作,面臨嚴峻的考驗。
  還有一個同樣令人感到興趣的問題,就是澳台關係與港台關係呈現一常溫一冷凍的現象。實際上,在港台關係方面,陸委會為因應其前駐港代表嚴重光將於七月底任期屆滿返台,於六月中旬發布由參事兼秘書處代處長盧長水出任香港辦事處處長後,原本預計七月底就可赴香港履新。但香港特區政府卻至今尚未向他核發工作證件。本來,在馬政府時期,香港特區政府核發台方駐港代表的工作證件的工作天數約二至三個星期,過程相當順遂。如果依照此時程,盧長水在七月中旬之前就應獲到港府核發的工作證件。但如今已跨進九月了,香港特區政府仍然未有發出,導致盧長水仍在陸委會待命,拖延了一個多月無法上任。
  與此同時,香港特區政府駐台北代表、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主任鄭偉源的任期也已屆滿,於七月廿八日返回香港之後,香港特區政府也是至今尚未派人繼任,甚至連新任代表人選也未發表。這就造成台港雙方的代表都呈「空白」的狀況。而且,自從蔡英文就職之後,被視為「台港小兩會」的香港「港台經濟文化合作協進會」及台灣「台港經濟文化合作策進會」的定期聯席會議,至今都未曾召開過。
  但在澳台關係方面,不但是陸委會派駐澳門的首席官員能夠順利履任,而且澳門特區政府派駐台北的首席官員,因為工作需要而離任,卻沒有發生「真空留白」,而是在當日就有新人填補。這可見澳門特區政府確實是比香港特區政府靈活得多。
  當然,按照「錢七條」規定,澳台、港台關係中的任何官方接觸往來、商談、簽署協議和設立機構,都是屬於兩岸關係的範疇,因而必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或經中央人民政府具體授權,由特區行政長官批准。正因為如此,對香港發生的事態,陸委會的官員此前就擔心,這極有可能是來自北京的指令,刻意做成「零接觸」狀態,以向蔡英文施壓。不過,他們也分析,北京仍將會低調保留澳門這個「窗口」,因而上述情況可能不會在澳門發生。現在看來,他們的分析已經被事實證明是準確的了。
  因此可以說,何永慧的任命,是得到了中央涉台部門的批準,或是授權澳門特區政府自行決定。而且,按照慣例,雙方派遣的人員,必須在事前獲得接受方的同意,因而何永慧也應是已經獲得陸委會的樂意接受。這除了是「對等」,以顯示陸委會感謝澳門特區政府樂意接受陳雪懷之外,更是避免像香港那樣出現「真空」。開心還來不及呢,哪會有「不接受」的道理?!
  至於香港方面為何會呈現「冷凍」現象?既有說是來自中央的授意,也有說是香港特區政府的「顧慮」太多。不管是什麼原因,但倘回想到陳水扁剛上台時,張良任拖了十三個月才能上任,差點就被陳水扁「發爛渣」,索性乾脆改派民進黨人出任駐港代表的教訓,則值得思考。
  實際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李登輝公然發表「兩國論」之後,台灣駐香港的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前身——香港中華旅行社的總經理鄭安國,在香港電台的《香港家書》節目中為「兩國論」辯護,激怒了香港特區政府。後來,李登輝提拔鄭安國為陸委會副主委,並決定委派曾任陸委會港澳處處長、時任海基會副秘書長的張良任接任。可能是在「風頭火勢」上,香港特區政府拒絕向他發出工作證件。不久,陳水扁當選就職,就拖了下來。而按照台灣地區的人事銓敘規定,「人事派令」的有效期是三個月,逾期不就任就將會作廢。但張良任的未有赴任並非是由他本人的原因造成,因而獲得多次延續。但已經不能再等,曾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時任海基會副秘書長的顏萬進(屬於「新潮流系」)向筆者透露,如果香港特區政府再不接納張良任,扁政府將改派民進黨人出任,張良任的「人事派令」作廢。
  筆者報導後,引起各相關部門的高度注意,也想了很多辦法,香港中聯辦台灣事務部部長邢魁山也曾到澳門,與筆者商討改善辦法,並委托筆者傳話給張良任,張良任也表示個人接受相關的安排。但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卻仍然拒絕接受香港特區政府堅持要張良任公開承諾遵守一個中國原則才能入境的安排。最後還是由香港立法會議員黃宜宏的父親,在「二二八事件」爆發時任台中市長,後連續出任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的黃克立,直接去函最高國家領導人,建議不要搞那些形式上的東西並獲接納,才妥善地解決了問題。但已經瞎忙了一場,也虛驚了一場。
  張良任是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的傳統國民黨人,也是馬英九的摯友。馬英九在哈佛大學的博士論文(後以《從新海洋法論釣魚台列嶼與東海劃界問題》的書名出版),就得到時任「新聞局」駐美代表的張良任在提供資料方面的支持。馬英九就任「總統」後,先後將張良任提升為陸委會副主委、「國防部」副部長,及駐以色列、印尼「代表」。如果連這樣的人都接受不了,難道還真的是非要讓對方派出民進黨人不可?
  其實,陸委會在港澳事務上,還是「投鼠忌器」的,不打算派出民進黨人赴港澳任職,而是任用傳統的國民黨人。如駐澳門的陳雪懷,就是馬英九從「研考會」帶去「陸委會」,再帶去「總統府」的親信。而盧長水雖是本省人,但也是國民黨人,並無「台獨」思維。可能是因為他曾任李登輝的警衛隨扈,並由賴幸媛從「國安會/國安局」帶到陸委會,而且也因他在派駐澳門的表現過於主動進取,而令香港特區政府有所顧慮。但盧長水卻是在馬英九任內,與北京方面合作,共同推動陸委會主任王郁琦拜見澳門特首崔世安,並互稱官銜,為後來的「張王會」、「張夏會」以至是「習馬會」打好政治基礎。他與民進黨員相比,誰更值得接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06 05:13: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