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為何檢察院臨時大樓要選址在中聯辦旁邊?

  為配合行政當局對公共辦公室的需求,特區政府將於新口岸填海區近友誼大馬路的6K地段,佔地面積約一千六百三十六平方米,興建一幢樓高十一層及地庫兩層的政府辦公大樓及停車場。建成後可提供合約一萬三千四百平方米的辦公寫字樓及停車場空間。
  近年來,尤其是二零一六年八月審計署公佈了《政府部門辦公大樓的規劃及建設》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之前後,無論是包括本報在內的社會輿論,還是活躍在立法會殿堂的民意代表,抑或是各種不同政治立場的社會團體,都對特區政府在規劃及興建辦公大樓方面的不作為,提出了充分的批評。實際上,審計署的《政府部門辦公大樓的規劃及建設》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不但揭露了特區政府自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五年曾租賃辦公場所及車位的部門共六十八個;並在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四年間,租賃開支總金額接近四十億元、首次裝修費用合共支出約十點三億元,而且還發現土地工務運輸局對政府部門辦公大樓的整體規劃、新城政法區的規劃,以及對籌建政府部門辦公大樓的處理均不夠積極,亦即不作為,而且財政局長容光亮在一份文字材料中也指出,在租賃物業內辦公的公共部門共有十七個,二零一五年全年總租金支出分別約為四億五千萬元和二億六千九百萬元。而由於本澳房地產市場近年蓬勃發展,租金上漲,業權轉換頻繁,令政府在洽談租約時,每每處于不利位置,而且租賃新地點辦公,難免要斥資裝修。
  在澳門回歸初期,由於經濟低迷,政府租用租金較低的寫字樓,可以解決政府辦公場所缺乏的問題,同時幫助經濟復甦,這是無可厚非。但在開放賭牌之後,經過十幾年的經濟高速發展,樓市、租金更是以幾何級數增長,政府部門就無需再以租用私人物業的方式,來扶持私人企業,而是應該自建辦公大樓,以節省公共行政開支。實際上,倘是將每年七億多元的租金支出,用于興建政府公共大樓,其實已經足夠興建一座寫字樓大廈,足可讓大部分需要租賃私人物業的公共行政機構搬到政府所有的寫字樓單位辦公。尤其是在本來就是博企和貴賓廳經營者搶購寫字樓單位,抬高寫字樓售價或租金的情況下,政府部門也紛紛租用商廈辦公,就對寫字樓租金飛升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使得中小企業叫苦連天。這是不符合「以民為本」,「科學施政」的精神,及「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要求的。因此,政府機構盡量遷進政府公共大樓辦公,也是落實「以民為本」,消弭民怨的一個重要手段。  
  更為尷尬的是,此前置於商業大廈內的司法機關,計有初級法院、行政法院、檢察院,佔了澳門司法機關的五分之三。另外,帶有準司法機關性質的廉政公署,也是在商業大廈內辦公。而上述的司法機關和準司法機關,除行政法院外,都附帶有「羈留室」。而現代意義上的被羈押人,是指被司法機關或其他專門機關依據一定的程序和理由,關押在專門場所而剝奪了人身自由的人。其中,不泛是可能會對社會構成暴力威脅的犯罪嫌疑人。但其羈押及待審場所都是設在商業大廈之內,即使是建築得再牢固,也將難保「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倘不幸發生逃押事件,必會對該羈押場所所在的商業大廈造成極大的滋擾。就算是固若金湯,「一個也跑不掉」,也讓在同一幢商業大廈內工作的公司職員們產生某種心理陰影。
  其實,本來是極為嚴肅、莊嚴的司法機關和準司法機關,廁身在商業大廈內辦公,就不但是使其莊嚴形象受損,而且也不利於司法保密。更為擾民的是,當那些犯罪嫌疑人、被告套著手銬被武裝警員押著進出這些商業大廈,混在出入於該商業大廈的文員和洽公人員之中時,形成了頗為尷尬的場景,也使文員和洽公人員感受到心理威脅。在「歐文龍事件」爆發之後,廉政、司法機關曾刻意讓歐文龍等人套著手銬在商業大廈內外「兜兜轉」,以展示「戰績」,就產生了頗為不良的效果。而且,司法機關和準司法機關置於商業大廈之內,與眾多的工商企業為鄰,「關係密切」,即使不會引來論政人士「官商勾結」的抨擊,也確是在觀感上予人「司法中立形象難以保證一塵不染」的印象。
  因此,政府機構從租用的商業大樓中遷出去,搬進政府公共行政大廈辦公,已經成為廣大「澳人」的強烈呼聲。其中也包括某位「大姐級」的政治人物,從當年以土地資源緊缺,建築成本高昂為由,質詢政府部門興建政府辦公大樓有何迫切性,到「髮夾彎」式地轉為要求政府盡快興建政府大樓,以節省在租賃私人物業方面的財政開支,及避免推高商業樓宇的租金。而終審法院院長岑浩輝也曾在司法年度開幕禮上致辭時,敦促行政機關盡快興建司法大樓。
  應當說,各方面的強烈呼籲,特區政府是聽進去的,並設法予以解決。近年來就利用政府所持有的土地,或收回的土地,興建公共行政大樓及倉庫等。並在新城填海區的發展規劃中,將其中的B區劃為法政區,計劃將所有的司法機關和準司法機關遷進去,集中辦公。在此規劃尚未確定之前,已經在何鴻燊博士大馬路興建初級法院刑事案件專門庭臨時大樓,並已將在商業大廈辦公的初級法院第一、二、三及四刑事法庭辦事處搬遷進去。該臨時大樓主要供刑事專門法庭使用,除法院人員外,檢察院亦將於該大樓內派駐檢察官和該院其他人員。檢察院則以使用專門出入口,而且還是以自動電梯上落的辦法,避開了犯罪嫌疑人、獄警與民眾混在一起的問題。
  現在,特區政府正在新口岸興建檢察院的臨時辦公大樓。據相關資料顯示,大樓佔地面積約二千二百平方米,共規劃地庫二層、樓高八層,供檢察院臨時使用。澳門檢察院臨時辦公大樓鄰近的松山山體,當局將作相關景觀和修葺處理,以保持山體形態和完整性,大樓限高三十二米。該幅土地除興建檢察院臨時辦公大樓外,其餘土地未有確切用途,但只會考慮用作公共設施。
  而正在興建中的檢察院臨時辦公大樓,就恰好位於澳門中聯辦的旁邊,也曾被中聯辦借用作臨時停車場。看來,檢察院臨時辦公大樓的這個選址,是不夠嚴肅科學的。實際上,澳門中聯辦作為中央人民政府的派出機構,本應是莊嚴嚴肅的,因而在修訂《集會權及示威權》法律時,將其也列入受保護的建築物。但在檢察院遷到臨時辦公大樓之後,就不但是在武裝押解犯罪嫌疑人進出時,可能會封鎖交通,堵塞市區與港澳碼頭的主要通道;而且更重要的是,可能就將會經常有荷槍實彈的獄警,押解戴著械具的犯罪嫌疑人,在澳門中聯辦大樓旁邊出入,對中聯辦構成形象上的負面影響。
  而且,倘是更深一層思考,萬一有犯罪疑嫌人逃跑,獄警追捕不及而開槍追狙擊,或是向天鳴槍警告,或是某些唯恐天下不亂的自媒體,或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某些西方傳統媒體,以「中聯辦開槍」為題大作喧讓,就將會極為嚴重地戕害澳門中聯辦的形象。
  因此,檢察院臨時辦公大樓還是考慮另覓他址為好。比如上週招標的友誼大馬路政府辦公大樓工程,就可將考慮作為檢察院臨時辦公大樓之用。而改為進駐的政府機構,因是位於中聯辦大樓旁邊,可以考慮從事與中央及內地交流合作的部門,以方便就近聯絡,如最近合併升格的政策研究及區域發展局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10 09:48: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