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氹第五通道宜以海底隧道方式興建

  土地工務運輸局昨日在各中文日報刊出的「工務資訊站」的主題,是《新城A、B區海底隧道開展前期勘探》,指出新城A、B區海底隧道的所有前期勘測工作爭取本月)內完成。這條隧道全長約一千四百公尺,從海底穿越友誼大橋和外港航道連通A、B區,擬採用雙向四線行車技術標準設計,同時會預留位置連接澳氹第四條跨海大橋。技術團隊現正深化初步設計的各項工作,並將按照國家環保部門要求開展相關環境影響評價及公眾參與工作。各項現場勘測是配合項目前期的專題研究,其中水下地形圖測量及水下現有設施調查已完成;地質鑽探工作亦已完成超過八成。
  此顯示,《新城區總體規劃方案》雖然並未最後「撲槌」確定,但其中的大交通要道的A、B區海底隧道方案,已經「拍板」,並已開展前期勘探工程。因此,也宣布有關港澳碼頭是否遷往A區的爭議,也已正式結束。
  實際上,在新城填海區的A區與B區的聯繫通道,究竟是以興建堤壩式道路,還是修建海底隧道,曾有過激烈的爭議。最初,責任編制《新城區總體規劃方案》的廣東省某機構,是建議將現港澳碼頭遷移到A區東岸,亦即棄用現有港澳碼頭的,這樣A區與B區的聯絡通道,就可採用堤壩式方案,現港澳碼頭的部分港池,也可填海發展,為澳門特區增加極為緊缺的土地資源。其理由有多個,其一是現港澳碼頭的港池狹隘,而且友誼大橋對進出港的客船構成安全威脅,難以應付未來的發展;其二是現港澳碼頭前的迴旋空間也較為狹窄,巴士、的士及「發財巴」的調度及停泊較為困難;其三是現港澳碼頭與格蘭披治大賽車的控制中心連為一體,每逢賽車期間,不但是各類車輛出入碼頭不方便,而且由於地下停車場為大賽車指揮中心所徵用,公家和民間的車輛無處可泊,頗為不便。只有將港澳碼頭遷往A區,才能徹底地解決這些問題。
  但此議遭到在港澳碼頭附近已建有賭場的博彩商人的強烈反對。因為這幾家賭場的顧客,主要是香港居民,他們在坐船到澳門後,只須步行不遠,就可抵達各賭場,「小注可怡情」一把後,就乘船返回香港。當日就可來回,連家人都不知道。如果遷去新填海區A區,就失去這個優勢。另外,修築堤壩後,港灣內的遊艇也就沒有出海口。
  現在決定採用海底隧道方案,即是表明港澳碼頭保留在現址,已成定局。由此可見,雖然「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口號叫得震天價響,但博彩業仍是澳門特區的龍頭產業,博彩業的利益仍然高懸在各業的頭上,其他各業與之有衝突時,仍要優先「讓路」。
  當然,修建海底隧道,以現在的技術條件看,只是「小菜一碟」。君不見,港珠澳大橋的海底隧道工程,全長約六點七公里,由每節排水量達八萬噸的三十三節預製沉管以及長約十二米重達六千五百噸的「最終接頭」拼接而成,是迄今為止世界最長、埋入海底最深(最深處近五十米)、單個沉管體量最大、使用壽命最長、隧道車道最多、綜合技術難度最高的沉管隧道,也都由中國工程師和工人順利建成長度只有區區一千五百米,而且施工條件也是在風平浪靜的港區,與之相比就是「小兒科」了。
  在跨海通道的建設上,採用海底隧道方案已成趨勢。深中通道的伶仃洋大橋就有一段是海底隧道,其意圖與港珠澳大橋一樣,是服從於國家安全戰略需要,方便航空母艦出入。現在籌劃中的連接山東半島及遼東半島的渤海灣跨海大橋,連接廣東省與海南省的粵琼跨海大橋,都有全部或部分是以海底隧道方式興建。而現成的例子也不少,其中杭州市就硬生生地在西湖的湖底,興建了一條隧道。
  這就使人想到,澳門的第四、第五跨海通道,是否也可採用海底隧導的方式。其中最有力的原因,是每當八號風球高掛時,就必須封橋。屆時離島的居民及旅客倘有重危傷病,就無法將之送到市區的兩座醫院急救。而在封橋後,賭場員工無法上下班,及旅客「賭客」無法出入離島。
  而現在,這兩大迫切理由已經或將會消失。離島醫院盡管未能按照規劃及在五年內建成,但畢竟也已在建;《民防綱要法》也建議規定,在升掛八號風球後關閉賭場和出入境口岸。
  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離島與半島之間的「最大交通公約數」,還是需要籌劃的,這是對人民負責任的表現。本來,從A區到D區的第四通道,是有人建議以隧道方式興建的,但最後確決定採用橋樑的形式,並承諾加強在風力較大情況下的安全措施。不過,仍未能抵檔十級以上的颱風。
  這樣,就只能寄望第五條通道了。此前,有人提出,第一條通道--澳氹大橋已經殘舊,拆卸重建。這是典型的「只顧埋頭拉車,不顧抬頭看路」,缺乏政治敏感度。因為按照《澳門基本法》第十條第二、三款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區旗是繪有五星、蓮花、大橋、海水圖案的綠色旗幟。」「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區徽,中間是五星、蓮花、大橋、海水,周圍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和葡文『澳門』」。
  實際上,區旗、區徽上的五顆金黃色五星,象徵著國家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澳門特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三朵含苞待放的蓮花,象徵著澳門的自然地理特點,即澳門是由三個島--澳門半島、氹仔島和路環島組成。大橋反映了澳門的自然景觀,象徵著把澳門三島連在一起。平穩的海水寓意著澳門四周是我國的領海,澳門在回歸祖國後定能保持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的穩定。區徽上寫著有葡文「澳門」,表示葡文仍是澳門特區法定的官方語文。至於選定綠色為區旗、區徽的底色,意圖是使澳門特區區旗、區徽的主體色彩與香港特區的區旗、區徽的主體色彩有所區別。
  因此,拆掉這座作為澳門特區區旗、區徽的重要元素之一的澳氹大橋,等於是違反基本法。本欄當時就以此為由,強烈反對拆掉澳氹大橋再重建的建議方案。
  於是,又有在澳氹大橋旁邊新建大橋的方案。這也將會對澳氹大橋的周邊景觀形成干擾,以維護區旗、區徽的莊嚴性出發,也是不宜的。
  因此,第五跨海通道,還是採用海底隧道方案較佳。當然,在與澳氹大橋的距離上要考慮,最好能離遠些。因為澳氹大橋的工程結構設計頗為「化學」,其樁柱是「摩擦樁」,亦即樁柱並沒有打到岩石層,而是穿過並支撐在各種壓縮土層,主要是依靠樁側土的摩阻力來支撐垂直荷載,其樁尖部分承受的荷載很小,一般不超過百分之十。主要是針對海底地質是飽和軟粘土地基,在數十米深度內均無堅硬的樁尖持力層。這類樁基的沉降較大。在橋樑工程中,同一個橋臺或者橋墩的摩擦樁是等長的,不會因地質不同而變化。因而我們就可以觀賞到澳氹大橋的橋墩「齊輯輯」的美景,但較為大型的汽車走在大橋上,卻又有「上下搖晃」的感覺。正因為如此,現在禁止公共交通工具及特殊車輛以外的機動車輛通行,以減輕其荷載負擔,延長其使用壽命。
  而倘在澳氹大橋的旁邊興建海底隧道,可能會對支撐舊大橋摩擦樁的泥土造成某種影響。因此,距離澳氹大橋遠一些,可以避免這種影響。這需要專業人士進行研究。數年前有關部門稱有一個構思,第四條(現應是第五條)跨海通道的澳門一端,是連接新口岸皇朝區的城市日馬路一端。而現在此端的接口處,已經規劃為新城填海區的B區法政區,避免造成葡京酒店一帶交通擠塞。利用新填海A區和南灣湖B區,車流從孫逸仙馬路流出,避免與葡京酒店交叉重疊。總之,興建第五條跨海通道確實是有必要性,但要處理上述的具體問題,可能其難度要比第四條跨海通道還要大一些。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11 09:29: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