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眾志成城抗擊「山竹」力將損失降至最低

  澳門特區政府不因超級強台風「山竹」大移動路線曾一度偏西而有所怠懈,連續幾日緊急行動,進入臨戰狀態,全面動員,跟上了內地各行政區域的「一把手」親自部署,並到最有可能發生險情的地區視察並推動落實避險措施,而政府各部門也分別各就各位落實抗風避險措施的腳步。這不但是折射了行政長官崔世安和特區政府,認真吸取去年「天鴿」襲澳的教訓,痛定思痛,亡羊補牢,在防禦重大災害領域轉變思維及作風,而且也反映了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堅決執行落實習近平主席有關「繼續奮發有為,不斷提高特區依法治理能力和水平」,「在面對特區發展遇到的問題和可能出現的挑戰時,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的指示精神,並將之落實到實處,尤其是在防災救災的領域上。
  雖然「山竹」的移動路線曾經偏西,並不像最初預測的那樣直接正面襲擊澳門,但昨日又發生了一些變化,其移動路線又稍為向北調整,儘管還是不會正面襲擊澳門,但在澳門以南掠過時,較為接近澳門,並將澳門納進十級以上的暴風圈,對澳門的威脅加重。而且,按照香港天文台解說的規律,北半球的熱帶氣旋,風是以逆時針方向,轉入風暴中心,如果風暴是在香港東面登陸,香港會吹偏北或偏西北風,由於內陸有山,受到地形相隔,香港風力相對較弱;相反,如果風在香港南面掠過,在西面登陸的話,香港就會吹東或東南風,由於風由海吹來,地勢無障礙,強風會正面吹襲香港,而且風更會將海水推往岸邊,造成風暴潮,如果遇上潮漲,風暴潮的影響將會更加嚴重。因此,即使登陸地點只是有些許不同,僅是香港以東或以西幾十公里的差異,就會對香港造成不同的影響。由於香港與澳門的地理位置基本相同,因而這個規律同樣適用於澳門。
  實際上,去年「天鴿」對澳門造成極大的傷害,除了是其本身的威力較強,及登陸地點距離澳門很近的原因之外,也因為它走了一條對澳門最差的路線,在澳門的南面掠過,並在澳門的西面登陸,上述的規律就充分展現了出來,與「天鴿」本身的威力發生「疊加」效果,強勁風力加上風暴潮促成海水倒灌,小半個澳門市區遭受水淹。
  而現在「山竹」的路線,也是從澳門南面掠過,並在澳門西面登陸。儘管掠過及登陸的地點。都比「天鴿」偏遠,但其風力及十級風力半徑,都比「天鴿」要大得多。因此,「山竹」對澳門的威脅程度,將會不低於「天鴿」,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實際上,澳門氣象局昨日下午六時發出的超強颱風「山竹」的最新消息就指出,今晚「山竹」將以超強颱風等級靠近廣東沿岸,對本澳及珠江口沿岸地區構成相當大的威脅。由於最新路徑稍為向北調整,十六日最接近澳門時會對澳門有嚴重影響,屆時有頻密的狂風大驟雨,低窪地區會因風暴潮出現一至二點五米的嚴重水浸。
  二點五米是一個怎麼樣的概念?「天鴿」水淹澳門的最高水位,也未超過兩米。倘是高達二米五,可能半個澳門被淹,比「天鴿」還要嚴重。在低窪地區的地下停車場,倘是尚未採取擋水措施,或是雖有但「計劃趕不上變化」,未能適應「山竹」可能會帶來的極高風暴潮水位,可能都將會被海水灌進。因此,昨日已經有不少車主吸取教訓,將車輛駛往地勢較高的停車場,據說要在停車場外排隊等候三個小時,才能得到一個停車位。在供不應求下,還是適宜採取權宜措施,向車主開放畫有黃實線的馬路邊作停車位,交通警在颱風期間對此「放假不抄牌」。當然,各位車主也應該自覺,不要影響交通,更不要妨礙消防車、救護車及搶險工程車的工作。
  其實。澳門部分市區的水淹,不單止是風暴潮或平時「初三十八」潮汐高位時的海水倒灌,而且還有當降雨量大於排水道的排泄量之時,排水不及的內澇問題。雖然民署已經提前清理沙井,但由於部分市區的地勢低洼,倘風暴潮引發水位高漲,再加上雨量過大,海潮倒灌與暴雨內澇相疊加,「天鴿」的境況仍然將會重現。
  此前在研究抗洪的問題上,似乎只是偏重與海潮倒灌的問題,因而提出的各種防治方案,都是以抵擋海潮為主,甚至是在內港的出海口修建活動式高壩。這可能會有偏差,因為只能是防範得了海潮,而忽略了來自上游的洪水。實際上,中外洪災的原因,有的是因水庫泄洪或塌堤所致,如一九七五年河南駐馬店一帶的洪災,最近老撾發生的堤壩坍塌造成的洪災,還有近日水庫洩洪造成山東壽光縣的內澇等,都是如此。而前山水壩是水泥壩,不容易沖垮;只是擔心,當前山河一帶發生內澇嚴重時,可能會泄洪,以求降低水位。這樣,功能只是抵擋海潮的高壩設施,就可能會起到相反作用,不能及時地將來自前山河的洪水排泄出去,就將會倒灌進澳門內港一帶,甚至是風暴潮與內澇雙重夾攻。
  今次抗禦「山竹」的工作,不但是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和特區政府高度重視,各政府部門也都各司其職地在相關領域深入基層做好避險預備工作,而且也體現了中央政府對澳門特區的關懷。繼中央氣象台與香港、澳門氣象台歷史性地首次舉行三方聯合視像會議,以研判山竹發展趨勢與影響,意味着陸港澳三方聯合會商機制將會常態化之外,澳門中聯辦、經濟財政司及南光、南粵也舉行聯席工作會議,商討應對超強颱風「“山竹」的生活必須物資的供應保障和穩定物價等工作,並檢視已訂定的緊急應變預案,一旦出現災情,南光南粵會第一時間啟動,確保物資能及時調運本澳。尤其是出席會議的還有消委會的負責人,對穩定物價,防止哄抬物價,將起到重要作用。實際上,這幾天雖然各超市的防風商品被搶購一空,但經營者並沒有趁機抬價。這除了是源於澳門社會的淳樸風氣之外,政府部門的提前介入,也起到了關鍵的監督作用。另外,解放軍駐澳部隊的軍官也列席了澳門特區民防架構防風的會議,以利於倘特區政府需要向中央提出申請報告時,駐澳部隊能夠提早做好出動救災的準備工作。
  澳門地區是一個人情味甚濃的社團社會,有著深厚的守望相助的傳統精神。回歸前的長期以來,前澳葡政府不管的社會救災服務,都是由市民自己守望相助自救。每逢發生風災火災,澳門中華總商會、同善堂、鏡湖醫院慈善會,工聯總會、各街區坊眾互助會,還有何賢先生等,都是慷慨捐助。這也讓澳門成為名副其實的「小政府,大社會」。澳門社團滲透進澳門社會、教育、科技、慈善等眾多方面,填補著政府功能的不足,同時讓澳門民眾有著更緊密的,發揮著社會組織的作用,做著諸如社會救濟的工作。正是這些大大小小的社團,維繫了澳門人對澳門的歸屬感,促進社會的祥和。
  澳門回歸後,這種「守望相助」精神進一步發揚光大,隨著政治生態的轉變與經濟結構的調整,澳門居民及其背後的各類社團主動與政府溝通,成了政府治理的一部分。澳門許多公共政策以及法律法規都吸納了各相關社團的意見與要求。「小政府、大社會」的現象反映了全球化時代國家與社會、權利與權力均衡互動發展,以及將權力回歸社會的時代前瞻性。去年「天鴿」襲澳後各界社團自發地進行救災善後工作,就充分體現了這個優良傳統。
  相信,在「山竹」可能會對澳門造成較大災害的情況下,這個優良傳統再次得到發揚光大。大家眾志成城,就一定能夠戰勝天災,將「山竹」可能會造成的損失降至最低,並盡量爭取「零死亡」,奪取抗風救災的偉大勝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15 05:22:4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