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再接再厲集中精力打好治水硬件攻關戰

  風雨過後是彩虹。在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的親自指揮下,及中央政府的關懷下,全澳官警商民攜手合作,全力以赴,戰勝了「山竹風王」。在今日,將最後完成街道清障工作,就抗擊「山竹」戰役的本身,應是高奏凱歌,大捷收兵,告一段落。
  然而,「戰鬥正未有窮期」,還有許多工作要做,許多「手尾」要跟。實際上,行政長官崔世安昨日在颱風「山竹」工作總結匯報會議上,就在高度肯定成績的同時,也指出就應對重大自然災害而言,特區政府還要持續推動大量工作,目前主要包括加強特區內的基礎建設、盡力加快在與內地合作建設擋潮閘的計劃,以及繼續強化自身隊伍的培訓和建設等三方面。
  其中的前兩項工作任務,就凸顯了澳門特區在應對重大自然災害的「罩門」所在,而且也呈現「逆規律」的情況。實際上,人們在評估完成工作任務的條件時,都普遍地認為「硬件」可以,「軟件」不行。但在此次抗禦「山竹」的情況看,澳門特區在應對強颱風方面,正好是與此一般規律相反,是「軟件」不錯,正如崔世安所言,整個特區政府發動了所有人力物力,啟動了早前已部署的系列計劃,始終抱持保護廣大群眾生命安全的決心,全力以赴抵抗颱風的侵襲;民防架構的成員發揮了高度的專業水準,各司其職,有效部署後勤和前線工作。特別是站在第一線的同事,以身犯險拯救生命。但「硬件」卻顯然不濟,如果擋潮閘等基礎建設已經完備,「山竹」對澳門的損害,就只是局限於單純的風力破壞,而沒有「水淹」這一重大情節。而偏偏今次抗禦「山竹」的鬥爭,幾乎全部的人力和物力都是集中在對付「水淹」方面,反而在應對「風損」方面的任務相應地不那麼繁重。
  畢竟,澳門是現代城市,高樓大廈自然地形成了屏風效應,有效地削弱了風力的破壞程度。而且不像同時在美國發生的風災,遭受破壞的多是木屋,澳門在回歸前的「五年內消滅木屋」計劃下,已經基本拆卸了木屋;至於在舊城區的不少舊唐樓,也受到「屏風樓」的屏障,因而在遭遇強颱風襲擊時,風力的破壞作用是並不是很大的,只是集中在玻璃窗被破壞,棚架倒塌及樹木被連根拔起等方面,災情並不算嚴重。
  但「水淹」則則不同了。去年「天鴿」所發生的死亡意外,主要就是「水淹沒頂」所造成。大面積的停電停水及斷網,更是因為積水損壞相關設備而致。今年抗擊「山竹」的主要戰役方向,也是向水淹「開火」。從預先的保護供電供水等設施,購置水上電單車等搶救設備,到「山竹」臨戰時疏散低窪地區的居民、主動採取斷電措施等,再到「山竹」過境後的清障,都是緊緊地圍繞著「水淹」這個「主軸」轉。因此,如果有了擋潮閘這個「硬件」,災情就將會降到更低,民防機構的成員也無須疲於奔命。
  因此,崔世安指出特區政府今後的三大任務,其中有兩大任務是與擋潮閘這個「硬件」相關,就是緊緊抓住了主要矛盾。按照主要矛盾解決了,其他次要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的哲學理論,只要修築好擋潮閘,今後廣大「澳人」的生命財產安全就將能得到更佳的保障,民防機構的工作就將會更有成效。
  這也正是「山竹」過境後,許多市民都呼籲特區政府趕快修築防潮設施的主要原因。現在特區政府和普通市民都對此取得了共識,連反對派也抱持同一觀點,甚至還認為將輕軌的五百億元預算來建擋潮閘,效果更佳(其實,防洪工程固然要搞,輕軌也要建設)。因而修築擋潮閘等基本設施的心理及輿論條件已經基本具備,就只等特區政府「拍板」決定,並在中央相關部委的指導,及珠海市的合作之下,具體付諸執行了。
  當然,哲學上也有「主要矛盾解決了,次要矛盾也就上升為主要矛盾」的命題。從一些居民的反應看,即使是在內港沿岸安裝了防潮閘,而且店鋪也安裝了擋水閘,但高漲的海水從排水渠甚至座廁中倒灌出來,仍然是受淹。這個矛盾,在濠江水道口的大型擋潮閘建好後,似乎是可以得到較好的解決。但仍然還有一個可能會成為主要矛盾的次要矛盾,那就是這個擋潮閘當然可以擋住颱風襲澳時的風暴潮及平時的天文大潮;但「針冇兩頭利」,萬一前山河遇水位高漲,威脅兩岸新建的住宅小區尤其是「格力」工廠區的安全,可能會洩洪,擋潮閘就變成「留澇閘」,阻擋洪水流出大海,就像今次有居民反映,內港沿岸的擋潮閘,在風暴潮退潮後,市區的內澇海水反而遭到阻擋,排不出去那樣。
  因此,除了加強與珠海市的聯絡協調,並協助其在前山河的上游亦即與西江相通之處,疏浚河道甚至建壩作為內澇的出海口,加強排泄,而不是在前山堤壩開閘排放,這就是一個值得思考研究的題目。
  從「天鴿」及「山竹」所造成的水淹情況看,主要是發生在內港、筷子基、青洲一帶。當年在此進行填海工程時,此一帶仍是屬於清朝官府管轄,缺乏現代防洪防澇專業知識,因而造成地勢低窪。但由於對岸的灣仔及橫琴十字門尚未大規模填海,沒有形成類似錢塘江口的「大潮」效應,因而問題不大,雖然偶有水淹,也沒有現在這樣嚴重。而近年進行的填海工程項目,如皇朝、北安,還有馬萬祺、柯為湘、吳福分別獲批給的黑沙灣填海區域,就是以抬高地勢的方式來避免發生內港的水淹情況,甚至連地下停車場也不會進水。
  因此,應當再接再厲,以今次抗擊「山竹」的精神及作風,集中精力及人力、財力,興建擋潮閘。這對珠海的灣仔也有好處,唯一的缺陷是船隻的出入不方便,但可以活動式閘門定時開放船隻出入,在海潮退潮時也不合閘,只是在天文大潮或風暴潮的潮水高漲時關閘。當然,在發生風暴潮時,颱風襲擊下,所有船隻都已灣港避風,不可能進出港了。
  筆者贊成土木及結構工程博士黃燦光的《護城抗洪交通魅力長廊》方案,這樣可以徹底解決內港一帶的水淹問題,即使是前山水壩洩洪也不受影響,而且也有利於輕軌的市區西線的興建。但就解決不了青洲、台山、筷子基一帶的水淹問題。除非是這個方案將澳門市區的西岸全部圍起來,面對筷子基的海關及海水局碼頭,開設一道活動船閘,供船隻入。至於輕軌是否也跟隨其走向?可以深入研究,但已遠離商業市區及民居,因而這段輕軌路線只能是直通關閘口岸。因此,即使是這個方案可行,也必須與濠江水道口的擋潮閘相結合。另外,路環市區也不能遺忘,看來也是以興建高壩為主。  
  崔世安能在任期最後一年多的時間內,將相關方案定下來,並進入實施階段,就是其任內的最大貢獻之一,留下千古傳唱的豐功口碑。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9-19 05:22: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