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賭牌博奕或更摻入中美「博奕」因素

  在國慶酒會記者「卟咪」的話題中,如何處理即將到期尤其是「澳博」、「美高梅」的賭牌的問題,也成為熱議話題。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的回應是,政府正展開相關的內部研究工作,有結果會適時對外公布。他表示,博彩業在本澳的發展主要需考慮是否能助力本澳邁向「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以及是否令本澳博彩業具備一定的國際競爭力,必須考慮這兩個因素,才能確保本澳的經濟發展能有序推進,以便改善民生。當被問及會否降低博彩業的外資比例、以及將於二零二零年賭牌到期的兩家博企可否短期續約時,梁維特宣稱,政府會持續聆聽社會各方意見後,再加以分析。
  這是標準的單純業務觀點答案。但是,卻迴避了一個重大的問題,就是目前正「水深火熱」的中美貿易戰,甚至已經開始有延伸到安全領域發展的特定狀態下,三家持有賭牌的美資博企,以及希望能增加賭牌以利於其加入,與其他博企的「續期」或「重新開投」之間的「博弈」,是否將會受到「中美博弈」的影響?當然,這個議題事關中央政府的權限,更涉及到國家安全,因而並非是由梁維特司長「說了算」,就連行政長官崔世安也沒有「話事權」,因而梁維特不管是沒有意識到,或是已經認知到但因不屬自己權限而有意迴避,都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澳博」和「美高梅」的賭牌,將於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到期,而且其中的「美高梅」含有美資。而在此時,是在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日第五屆特區政府成立之後只有四個多月,此時新一屆特區政府剛成立,百事待舉,處於磨合階段,哪有較為充裕的時間處理這兩個賭牌的問題?倘是以「重新開投」的方式處理,恐怕以僅有四個多月的時間,僅是向國際招標,就已經來不及,遑論評標及決標、簽約,更不要說倘是有新公司獲標,必須籌備開設賭場等問題。因此,倘現屆特區政府仍然處於「持續聆聽社會各方意見後,再加以分析」的階段,恐怕就將會是「擊鼓傳花」,將矛盾留交下一屆特區政府處理。
  除非是有兩個可能,其一是現屆特區政府已經決定以「續約」方式處理,但可能會留下現屆特區政府將自己的決策「強加於下屆政府的頭上」的口實。其二是梁維特自忖「升呢」當選下一任行政長官的機率甚高,因而對賭牌的處理「胸有成竹」。否則,如果是以重新開投處理,時間上根本就來不及。
  前一個可能,有其道理。因為在現行的幸運博彩法律制度中,就有一個可以續約,最高達五年的規定。這樣做,有利於六個賭牌的同步處理。實際上,「澳博」與「美高梅」的賭牌是於二零二零年到期,而「金沙中國」與「銀河」、「永利」與「新濠」,分別於二零二二年到期。這是因為,當時是出於博彩業一天也不能停止經營,否則將會影響澳門特區政府的庫房收入,及近萬名現成博彩業員工陷於失業狀況的考慮。而由於「澳博」的前身「澳娛」擁有現成的員工,雖然生財工具已經屬於特區政府所有,但可向特區政府租賃使用,立即可以營業,不但是可保證特區政府財政收入,而且更可使近萬員工免於「失業」,因而即使是「澳博」的綜合評分不太高,也向其批給賭牌,這是一個頗為特殊的做法。而相比起其他兩個獲標的博企,是「新公司」,必須有時間興建賭場酒店,招聘及培訓員工,因而其賭約長達二十年,比「澳博」及其分牌「美高梅」多兩年。
  但在三家正拍牌和三家副牌都已走上正軌之後,這個兩年多時間差,就對於日後的管理,尤其是重新開投的處理,頗為不便。因而對「澳博」及「美高梅」作續約兩年處理,與其他四家博企的賭約「同步」後,再作決定,當然最後是重新開投,就較為方便。但這樣對其他四家博企又不公平,可能也「有樣學樣」,提出先行以續約處理,然後再進行重新開投。不管怎樣,現行法律制度的累計續約期為最長總共五年,倘是為「同步」起見,這個五年就只能是由「澳博」及「美高梅」來享受,其餘四家就只享有三年。
  至於第二個可能,據知直到如今,中央仍未對新一任行政長官選舉作出任何決定,因而尚未知新一任行政長官「鹿死誰手」。有新媒體接過梁維特對明年經濟的評估,由「穩中有升」改為「穩中有變」之說,侃調明年行政長官選舉的人選也將是「穩中有變」,亦即變數仍大,因而此個「可能」也是變數甚大。
  不管怎樣,都必須注意一個現實,就是賭牌無論是以何種方式處理,中央政府都應有角色,亦即是有中央政府參與作出決定,甚至是必須服從中央的統一戰略安排。尤其是在目前中美貿易戰正夯,而且還有向安全領域發展點跡象;而兩家主要的美資博企,都程度不同地捲入了美國的政黨鬥爭,甚至直接成為美國總統選舉參選人的競選團隊成員,為其籌資,或是作總統及國會議員候選人的金主。另外,也與美國的兩大情報機構--中央情報局及聯邦調查局有著密切關係的因素,這就決定了澳門賭牌合約期滿的處理,必須要有中央政府參與。
  實際上,這幾天外媒就報導,在特朗普發出「來美國的中國留學生都是間諜」的言論後,中央開始了反制行動,禁止高官子女去美國留學,並讓已經赴美的高官子女年內回國,以避免被美國以「間諜」為由當作「人質」。倘此傳聞屬實,就佐證了本欄九月初的分析:萬一中美兩國發生嚴重的政治衝突,在美國定居的高官家屬就有可能會成為美國手中的「人質」,這場仗就不用打了。無需發一發子彈,首先就輸掉了。當「台獨」勢力公然觸犯《反分裂國家法》,國家必須以武力懲「獨」時,美國倘要進行干預,扣押「人質」就是最狠的反制手段。或許,特朗普、美國鷹派之所以如此放肆,其「底牌」之一,就是有一大批潛在的「人質」掌握在他們的手中。
  何況,當初澳門賭牌開投時,中央政府就已經「有角色」。本欄曾分析過,澳門特區的博彩政策,就是中國中央政府的決策,而非澳門特區自己可以作出。當時中央的決策是:其一、結束澳門博彩業的專營制度,開放博彩業,發出三個賭牌,一個華資,兩個美資,華資留給以「澳娛」為主重組的新公司(「澳博」),為的是防止博彩業的斷層真空影響政府的財政收入及七千多員工的就業。儘管後來「澳博」所遞交的標書不盡如意,也必須這樣做。而新增兩家美資博企,是為了引進雄厚資金及新穎技術、經驗,促進澳門博彩業有新的發展。當然,在「外交教父」錢其琛的心目中,兩家美資博企,最好是一家親近民主黨,另一家親近共和黨,以利於他在主持對美外交中,能夠運籌帷幄,操作自如。實際上,在錢其琛的運作下,「威尼斯人」在北京申請二零零八年奧運主辦權中,就發揮了關鍵的作用。其二、在中國境內,只準澳門開賭,這是只有中央政府才能作出的決策。其三、中資企業不得參與賭牌競投。其四、不允許台資企業獲得澳門賭牌,這就是為什麼原本以曾經是國民黨「大掌櫃」劉泰英為主的「亞美」,後來會被「拆夥」的關鍵原因。
  現在看來,這幾個因素仍未消除,再加上現在更增加了「中美博奕」的重大變數,也就更是直接影響到賭牌的「博奕」,確是必須謹慎處理,而且必須是由中央政府作出決策。因此,澳門特區政府在處理賭牌問題上,必須主動向中央政府請示,並服從中央政府的安排。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04 05:04: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