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爭取澳門特區成為實質性的國際中心

  這幾天,澳門特區的外(內)事活動十分頻繁。在內事活動,貴州省長諶貽琴率領貴州省政府代表團訪問澳門特區,並與由行政長官崔世安率領的澳門特區政府代表團、鄭曉松主任率領的澳門中聯辦代表團,舉行扶貧合作工作會議,跟進落實今年五月三方簽署的《扶貧合作框架協議》及各項具體幫扶協議的推進工作。緊接著,福建省委書記于偉國,也率領福建省代表團訪問澳門,曾經在福建省出任高職的鄭曉松主任,昨日會見了該代表團一行,指出此行將有利於深化閩澳合作,鼓勵在澳閩籍鄉親繼續助力澳門「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具有重要意義。于偉國昨日還看望了澳門閩籍鄉親的代表,希望廣大閩籍鄉親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繼續作出新貢獻,實現新跨越。行政長官崔世安也將會與其會面,就澳閩合作進行進一步的深入商討。
  而在外事活動方面,今日將會有系列的區域性以至是國際性的會展論壇活動在澳門舉行。其中既有作為中國澳門特區「名牌」及「引進來」意義的「澳門國際貿易投資展覽會」,也有雖然以澳門為主導但卻也帶有國際活動性質及「走出去」意義的「世界旅遊經濟論壇」。此外,還有其他的一些國際性的活動,包括屬於「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系列的第十屆「中國-葡語國家文化週」、「中國與葡語國家高校校長論壇」等。一時間,使得澳門好像是一個區域性中心的感覺。
  澳門地區由於歷史及地理環境特殊,向來就在國際上建立密切的關係。澳葡政府的官員曾經當選亞太旅遊組織的秘書長,也爭取到聯合國大學在澳門設立國際軟體技術研究所(最近改制為聯合國大學計算與社會研究所)。回歸後,澳門特區在這方面的優勢得到進一步的發揚。根據《澳門基本法》規定,澳門特區政府的代表,可作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團的成員,參加由中央人民政府進行的同澳門特有關的外交談判。澳門特區也可在經濟、貿易、金融、航運、通訊、旅游、文化、科技、體育等適當領域,以「中國澳門」的名義,單獨地同世界各國、各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保持和發展關係,簽訂和履行有關協議。這是澳門特享有高度自治權的一個重要體現,就是澳門特區有權以一定的名義和身份,單獨同世界各國、各地區保持和發展關系,自行處理有關的對外事務。這既體現了既維護國家的主權,又確保澳門特區享有高度自治權。
  因此,澳門特區應當不辜負中央的高度信任及授權,充分利用自己的特殊條件及優勢,用足用好善用基本法授予的這些權利。回歸後,在中央政府的安排下,「澳門歷史城區」獲聯合國教科文中心收納進《世界歷史遺產名錄》,澳門特區政府派出代表參加中國政府代表團,或是自行以「中國澳門」的名義,參加相關的國際組織活動,出席各種國際會議。但這些,澳門都只是作為「配角」的角色。而近年來中央政府則有意讓澳門特區充當「主角」,承擔或主導各種區域性以至是國際性的活動。包括將「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的秘書處設在澳門,利用「APEC」的年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中國北京舉行的機會,將「旅遊部長會議」安排在並不是「APEC」會員體的澳門舉行(「中國香港」是「APEC」的會員體,中央政府也將「財政部長會議」安排在香港舉行,但因發生非法「佔中」而該在內地的城市舉行)。而每年定期舉行的「國際基礎設施投資與建設高峰論壇」,也安排在澳門舉行,並由澳門特區政府承辦。
  當然,如同中央政府要求澳門特區建設成為「世界旅遊休閑中心」一樣,這些論壇或會議大多是屬於務虛性質的,並非是國際組織形態的實體。如果能爭取到某些國際組織或區域性組織,在中國的澳門特區「安營扎寨」,設立總部,那就更為有利於凸顯「一國兩制」方針的優越性及澳門特區的發展成就,而且澳門也就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心」了。
  其實,這個話題,一早就有提出過。在澳門回歸之前,當澳門經濟低迷,各方面都出謀獻策,以圖改善經濟之時,「賭王」何鴻燊就曾以《我的夢》爲題,隆而重之地建議,爭取聯合國的下屬專門機構,在澳門設立總部或辦事機構。當時,由于澳門地區尚在葡國的管治之下,而葡國幷非是聯合國安理會常務理事國,在聯合國事務中缺乏「牙力」,在國際事務中也沒有甚麽號召力,故而何鴻燊的這一建議,普遍地不被人看好,因而其美夢難圓。
  澳門回歸祖國後,一方面是澳門背靠的祖國——中國,在國際事務中和平崛起,成爲負責任的大國,幾乎所有的重大國際事務,沒有中國的參與就將一事無成,亦即中國在聯合國及國際事務中的實力,空前强盛;另一方面,澳門特區也充分發揮了「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優越性,各個領域都獲得了長足的發展,透過中央政府的安排和協助,澳門參加了越來越多的國際事務,「澳門歷史城區」也成功地納入《世界文化遺産名錄》,這就使爭取聯合國工作機構的代表機關,或一些區域性的政府間國際組織、非政府間國際組織,在澳門設立總部或分支機構,提供了可靠的基礎。何況,澳門特區在承擔「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秘書處,及承辦各種國際性論壇上,也積累了一些經驗,這也爲澳門能夠實現何鴻燊的「澳門夢」,提供了實踐經驗。
  目前,一些國際組織由于其總部所在地,治安不靖,辦公費用飈升,及在「全球化」的衝擊之下,有針對性的示威請願不斷,興起了要將其總部或派出分支辦事機構遷往中國的念頭。另外,一些新成立的國際或區域性的組織,也出于上述的考慮,而有意將其總部設在中國。倘是爲著加强「一國兩制」的形象效應考慮,幷根據澳門特區在人文方面的特點,中央政府不妨「順水推舟」地向其中的一些與澳門特色相對應性較强的國際或區域組織介紹到澳門「安營扎寨」的。這也可使已面臨重大居住、交通等壓力的北京等大城市,避免增添更大的壓力。
  另外,國際上還有大量的區域性組織,其中與澳門密切相關的,有亞太旅游組織等。據說,在澳門回歸前,亞太旅游組織就曾動過將其總部遷往澳門的念頭。既然有此背景,澳門特區完全可以在中央政府的支持和協助下,向亞太旅游組織爭取將其秘書處遷到澳門。年前,曾有學者建議,建立「世界博彩組織」,幷爭取將其秘書處設在澳門。由于澳門經過賭牌開放,已成爲「亞洲博彩之都」,甚至博彩總收入已超過了世人心目中的「世界博彩之都」拉斯韋加斯,故倘是果然成立非政府間的「世界博彩組織」,是有可能爭取到將其總部設在澳門的。
  現在有一新的動向,就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了「美國更偉大」,大搞孤立主義和單邊主義,違背多邊合作。幾天前他在聯合國的發言,就違背了聯合國成立的宗旨,遭到法國總統馬克龍的一頓痛批。實際上,特朗普已經宣布退出了一些屬於聯合國的國際性組織,如教科文組織及人權理事會,並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伊朗核協議》。特朗普的前顾问班农也聲稱,特朗普想要退出联合国安理会,重新组建一个自由国家联盟。特朗普是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神經刀」,如果聯合國的其他會員國都像馬克龍那樣批評他,他可能真的會一時熱血衝腦,宣布退出聯合國。倘此,「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現時設在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就將會被特朗普「逼遷」。
  特朗普不要的,澳門正好可以承受。某些總部設在美國的國際組織,美國退出後,中國政府是否可安排,將其總部接過來,設在澳門?當然,澳門面積細小,難以容納,但聯想到澳門有八十五平方公里海域,聯想到「第四空間」,即大有可為。而且以澳門的財政條件,完全可以應對總部附帶的市政建設。何況,其所引帶的各種有形或無形利益,完全可以蓋銷這些支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10 05:18:0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