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韓正對澳門立法會議員強調行政主導

  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昨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澳門特區立法會參訪團。這是繼二零一五年也是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張德江會見澳門特區立法會參訪團後,又一次高規格的在立法領域的中央與特區關係的互動活動。
  不過,兩次同類活動的政治背景,有著某些微妙的不同。張德江的那一次,雖然也是會見澳門立法會全體議員,但在某種程度上,是有著一個特殊性,衝著某一位立法會議員而為之:這位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會的議員,卻由另一個主權國家——葡國的政黨《我們!人民》提名,參加葡國國會議員的選舉。因此,以「史無前例」的方式,由國務院港澳辦出面,邀請澳門立法會全體議員訪京,由既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也是最高國家立法機關的最高首長,大談國家憲法和基本法,還由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的張榮順(現任澳門中聯辦副主任),向他們上了一堂關於憲法與基本法關係的課,間接及「不點名」地指出這位議員「雙重效忠」之謬。
  「沒有最繆,只有更繆」!就在這次立法會參訪團啟程之前,這位參加另一個主權國家的最高國家權力機關選舉的澳門立法會議員,還在得意洋洋地表示,他的參選導致葡國的執政黨和主要在野黨都很緊張,擔心他的參選將會衝擊這兩大政黨在歐洲以外國家地區選區的選情,跑來澳門瞭解情況。最令人感到錯愕的是,在訪京團出發前夕,其人所在的議員辦事處發出「新聞稿」聲稱,屬於該團體的兩名議員收到國務院港澳辦的邀請,參訪北京和河北,還聲稱「這是本辦事處首次肩負中國香港澳門兩特區的政治責任與中國代表機構加強聯繫」,意圖造成是此兩人單獨受到邀請的印象。而該議員在啟程前接受記者訪問時也聲稱,在他訪問北京時,希望能與中央討論他參加葡國國會議員選舉而引發「雙重效忠」的問題,並將與中央對澳門、國家及葡國的制度進行商討。他還指責那些對他的批評意見都是「學府的研究課題」。
  但在訪問團出發時,立法會主席也即是訪問團團長的賀一誠特地澄清,中央是邀請全體立法會議員。而新華社和中新社當時對張德江會見訪問團的報導,也明確地表述為「澳門立法會全體議員代表團」,這就狠狠地刮了這位議員的一巴掌。
  這位議員當時大言不慚地說,這是「這是本辦事處首次肩負中國香港澳門兩特區的政治責任與中國代表機構加強聯繫」,並聲稱將與北京討論他參選葡國國會議員的問題。這番話中的「中國代表機構」一詞,及「中國澳門」的用詞語境,顯然是以「國家與國家之間關係」的位階,並以自己是「葡國代表機構」人員的身份,去「肩負」自己的「政治責任」。更離譜的是,他還要把香港也扯進去,好像他已經得到香港特區的授權,代表香港特區「與中國代表機構加強聯繫」。這個口氣真夠大了,他不但是要代表中國澳門特區,還要代表葡國,更要代表中國的香港特區!
  但是,當時無論是張德江所強調的國家意識及大局,以及防止外國勢力干預,還有張榮順對國家憲法及基本法的基礎知識介紹,卻正好是對他「不存在雙重效忠」謬論的既權威又有力的反擊。其後,全國人大常委會和澳門特區,分別修訂《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辦法》及《澳門特區行政長官選舉法》、《澳門特區立法會選舉法》,增補禁止「雙重效忠」的條款。這雖然是國家行為及特區行為,但在具體上也是衝著這位立法會議員而來。
  今次澳門立法會參訪團到京津參訪,這位議員也參加了。不過,他在憲法和基本法強大威力的震懾下,也在經過修訂的《澳門特區立法會選舉法》的嚴格約束下,在參加本屆立法會選舉時,依法填寫了在擔任立法議員期間內不兼任其他國家政治職位的承諾表格。明年進行的葡國國會選舉,此人是否會再次「也文也武」地參選,人們將拭目以待。其實,他現在就擔任的葡僑委員會委員的職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說是「其他國家政治職位」,中央政府及澳門特區政府應當對此「有個說法」。
  而目前的政治背景,是在香港特區以司法手段打擊「港獨」勢力,獲得壓倒性的勝利,澳門特區政治反對派的囂張氣焰也巳被壓遏了下去之後,中央改由分管經濟工作尤其是「一帶一路」倡議、粵港澳大灣區的政治局常委韓正,出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凸顯了在港澳兩特區今後在繼續保持對分裂國土者實施高壓的同時,應是將主要精力用於「拼經濟」的戰略轉移。
  實際上,韓正昨日在會見澳門立法會參訪團時提出的三點希望,就體現了習近平主席對港澳政策的一系列新觀念、新思想、新戰略:一、必須保護好和落實好國家憲法和基本法給予立法會的憲制責任,堅決維護好國家主權;二、尊重行政主導,在行政主導下做好立法的互相配合和制衡的機制;三、港珠澳大橋年底通車後,澳門需要找到自身定位很好配合國家發展。這三點希望,也是落實貫徹習近平主席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將維護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與維護特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起來指示的辯證運用。
  韓正的三點希望,其第一點和第三點,經過這幾年來的深入宣導及實踐,已經成為立法會絕大多數議員的共識,並身體力行地加以貫徹落實。而第二點「尊重行政主導,在行政主導下做好立法的互相配合和制衡的機制」,雖然是在起草基本法時就已經確立,但似乎是在實踐中,還有進一步提高及改善的空間。因此,韓正再次正式提出來,很有新鮮感,有有著強烈的針對性。
  與回歸前的「雙軌立法」,甚至有「授權立法」的機制(如本應由立法會制定的《刑法》等五大法典,是由立法會授權給澳督立法)相比,基本法確立的立法會是澳門特區唯一立法機關的政治體制,而且沒有「授權立法」的機制,這就決定了立法會在立法領域的責任重大。但又不是「大」到「立法主導」,而是必須為「行政主導」服務,並做好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司法機關之間的既互相配合又互相制衡。行政長官作為澳門特區和澳門特區政府的「雙首長」,具有最高權力,也應享有受到適當制約的行政自由裁量權。
  因此,我們就發現,韓正今次雖然也高度讚揚了澳門立法會的工作,但卻沒有具體提到立法會制定了什麼好法律。避免上次張德江提到《土地法》後,有人按其所需作各種不同解讀,甚至不惜篡改張德江的原話,說是「《土地法》不能改」的情況再次發生。這是聰明的做法,也體現了中央尊重澳門特區高度自治權的精神。
  值得注意的是,今次的參訪團有四位議員請假,是吳國昌、區錦新、陳澤武、蘇嘉豪,其中除陳澤武外,都是被標籤為「反對派」。既然是「請假」,就證明也有對他們發出邀請,實際上高天賜也是被視為「反對派」,今次也參團了。而澳門也沒有「反對派」被禁止入境內地的個案發生,實際上區錦新就完成了內地某高校的高級課程。著就折射了這幾位議員是自己主動不參加參訪團。這究竟是否他們要籍此「肢體語言」,表達其不滿中央的政治態度?如此的「明志」,可能會把自己擺在更不利的位置,未必是具有政治智慧的表現。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11 04:50: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