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是到了調整改善家傭政策的時候了

  最近有一則消息,顯示國家對內地家傭輸澳政策作出重大的調整改善。國家商務部合作司日前在福建省廈門市舉行內地輸澳勞務暨家政合作工作會議。澳門中聯辦、澳門特區政府勞工事務局,及廣東、福建、廣西、安徽、湖南、湖北、江西、四川、貴州等省(自治區)和廈門市主管部門領導,以及福建中福和南粵職介所有關負責人參加。該次會議第主旨,是部署落實國家商務部會同國務院港澳辦今年七月印發的,關於增加廣西、安徽、湖南、湖北、江西、四川、貴州等七個省區,作為內地輸澳家政人員來源地的通知,以滿足澳門居民對家傭的差異化需求,並結合中央自負的扶貧政策。國家商務部合作司司長王勝文建議澳門特區政府,對澳門市場未來需求做詳細調研並做好發展規劃,雙方政府主管部門以此為基礎從長計議,做好政策跟進並適時考慮突破性政策安排。而與會代表也從完善輸澳勞務培訓到加強資訊交流,以及完善對接機制等提出了擴大合作的諸多良好建議。
  這個會議的背景,是今年四月間,澳門特區政府勞工局致函中資(澳門)職業介紹所協會,請求在十月底前,將內地輸澳家政人員的來源地,從現時的廣東、福建擴大至廣西、安徽、湖南、湖北、江西、四川、貴州等七個省區,以滿足澳門居民需求。國家商務部會同國務院港澳辦經深入研究,於七月印發通知,同意特區政府要求,決定增加上述七省區作為內地輸澳家政人員來源地,滿足澳門居民的差異化需求。這次會議就是部署落實國家商務部和國務院港澳辦的通知,擴大家政合作的相關工作。王勝文指出,內地輸澳勞務暨家政合作的進一步開放,體現了中央政府支持澳門特區和關愛澳門同胞。要求作為對特區人力資源有益和必要的補充,內地輸澳勞務合作首先要支援特區政府在勞務領域依法施政,並服務於澳門經濟社會發展和居民需求;其次,兩地勞務合作要以市場化運作為導向。為此,他要求合作各方注意做好幾方面的工作,其一是有關企業務必要依法合規經營;其二是要妥善預防和處理好勞資糾紛;其三是要加強對內地輸澳勞務人員的管理;其四是要完善協調機制。要充分發揮中資(澳門)職業介紹所協會在澳門一線管理的關鍵作用,加強與特區勞工局的協調配合,促進兩地勞務合作持續健康發展。
  這是對內地家傭輸澳政策的重大調整。而在此之前,國家只准許廣東、福建兩省向澳門輸出家傭,而且廣東主要是以中山、珠海的居民為主。此安排的效果欠佳,未能獲得預期的效果。一方面,政策規定,內地家傭的薪酬標準是五千元左右,這個薪酬標準對處於沿海經濟發達的廣東、福建,尤其是被視為全中國經濟發展「第二台階」的中山、珠海的居民來說,吸引力並不高。而且,這些地區的本地居民,大多已經從事品位較高的工作,即使是農業戶,也已不再下田,所承包的農田是僱請邊遠省區的真正農民耕作。他們對被視為「低下」的家傭職業就「不屑一顧」。另一方面,相對於菲律賓、印尼、越南家傭二、三千元的薪酬標準,內地家傭五千元的標準偏高,對本地中下階層是一個不輕的負擔。雖然說,高收入尤其是專業階層對此薪酬標準並不介意,只要家傭的資質夠高,薪酬再高一些也無妨。但畢竟澳門中低收入階層佔人口的多數,除非是內地家傭的資質極高,普遍高於外籍家傭,否則都還是僱聘外籍家傭。因此,至今澳門仍然是外籍家傭的天下,據說有二萬多人之眾;而內地家傭則只有三百多人,完全不成正比。
  當然,內地家傭人數偏低,也是受到國家有關管理部門嚴格限制的影響。據說,主要顧慮是擔心會發生「意外」,內地女家傭與澳門男雇主發生感情糾紛。但既然相關管理辦法,是規定內地家傭的年齡限制是四十到五十歲,這個年齡段的女性,已經並非是澳門男性「心中的最愛」,除非是有其他的特殊因素。另外,曾經有一位中央駐港高官(具體姓名忘記了,好像是許家屯)在其回憶錄中描述,曾有某中央領導人認為,向港澳輸出家傭貶低內地女性的「人格」,因而不贊成實行此政策。或許當時真的曾有其事,但也已是改革開放初期的事了,當時還有中央領導人說:「深圳除了一面五星紅旗,其餘都是資本主義」呢。相信形勢發展到如今,內地所有官員都不會再有此迂腐想法。
  實際上,改革開放發展至今,更應「思想要再開放一點,步子要再大一點」。就以打破只有廣東、福建才可實施內地輸澳家傭政策的限制而言,擴大內地家傭來源地點的政策調整,具有多重的積極意義。其一、可以更好地配合習近平主席揭櫫的精準扶貧政策。由於家傭的服務特質,可以作為扶貧政策的輔助手段。而正如前述,廣東、福建尤其是其中的中山、珠海,當地居民相對富裕,早就已經脫貧,在當地實施輸出家傭政策,浪費了這個扶貧手段。現在所擴大到實施省區,有一些就是國家扶貧的重點對象,其中的貴州省的從江縣,更是中央安排的澳門特區重點扶貧對象。為此,澳門特區政府、澳門中聯辦與貴州省人民政府簽署了《扶貧合作框架協議》,最近又籍著貴州省長諶貽琴訪問澳門,三方又舉行了扶貧合作工作會議。在此情況下,內地家傭輸澳的政策,更應向貴州省尤其是從江縣傾斜。用一句可能不太適合的話來說,聘用內地家傭,至少就可實現「肥水不流別人田」。正當內地一些地區需要扶貧之時,大量家傭薪酬流向了外國,這是需要糾正的問題。
  其二、有利於對家傭的管理。基於澳門特區的出入境政策,現在外籍人士來澳相對容易,因而許多外籍家傭都是鑽這個空子,儘管特區政府依法進行管理,禁止外籍旅客直接求職家傭工作,但屢禁不絕。而內地居民尤其是邊遠地區的居民來澳,不那麼容易。赴澳政策較為寬鬆的地區,如珠三角等,其居民並不屑於此工作,其本身的薪酬甚至還高於在澳門做家傭。何況,內地家傭的招聘、輸出、管理,都有一套嚴格的制度。因此,擴大內地家傭輸澳的來源地,不但有利於對家傭市場的管理,而且也有助於特區政府禁止外籍旅客直接投入家傭市場政策的落實執行。尤其是內地家傭有專門的機構管理,與外籍家傭缺乏統一機構管理相比,當然是規範化得多。
  其三、更重要的是,有利於加強澳門特區的治安管理及國家安全。現在澳門的外籍家傭,以來自印尼和越南的最多。其中的印尼家傭,有不少人信奉伊斯蘭教。我們並非歧視他們,但又不得不考慮到,印尼經常發生恐怖襲擊事件,及有不少印尼人參加「伊斯蘭國」的特殊背景。我們相信在澳門的印尼家傭基本上是好人,但他們的親朋戚友呢?則難以保證。實際上,不久前香港就曾發現,有印尼女傭持有「伊斯蘭國家」的宣傳品,不得不防。至於越南,可能也有「中越邊境戰爭」及「南海爭紛」的陰影。何況,在語言溝通及風俗等問題上,內地和澳門居民是同一民族,同一文字,澳門居民的普通話能力已大為增強,溝通沒有問題。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13 04:52:3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