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做好最後一份功課讓澳人和中央都滿意

  按慣例,行政長官崔世安將於十一月中旬或最遲於下旬,向立法會作《二零一九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由於明年十二月二十日第五任行政長官上任暨第五屆澳門特區政府成立,因而在明年十一月中旬或下旬,崔世安都不會作翌年的《施政報告》,而只是二零一九年財政年度的《政府工作總結》,而是留待新任行政長官,在二零二零年三月間,作《二零二零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因此,這是崔世安兩任共十年任內最後一次的《施政報告》。
  明年是換屆年,將會有許多事情要做,包括新一任行政長官選舉等,因此,按章程規定是三年一屆,本應在明年十一月舉行的第六届「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也將會推延至二零二零年舉行。此前,也有過此前例,原來應該在二零零九年舉行的第三屆部長級會議,延遲到二零一零年舉行。而且,由于會有副總理以上級別的國家領導人出席,就是向新任行政長官加油添勁的會議。
  爲了制定好明年度的《施政報告》,政府發言人辦公室上周四發出新聞稿指出,爲廣泛聽取社會各界和廣大居民的意見,特區政府由當日起至十月二十五日,進行為期十五天的意見收集。行政長官辦公室特別在網站和手機應用程式開通專頁,讓公衆發表意見;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同步開通語音留言電話專綫、傳真、電郵收集意見,居民也可選擇郵寄或預約親臨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表達對明年度施政報告的意見。承接去年收集意見的理想效果,特區政府期望今年能繼續通過多元途徑,更廣泛吸納社會各界和居民具建設性、可行的建議和意見,鼓勵社會各界共同關心澳門的建設和發展。廣大居民對政府施政積極建言,有助政府更廣泛聽取社會不同階層的聲音,更有效凝聚民意,對持續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動社會經濟穩定健康發展的施政工作具有重要意義。
  這是「民主決策」的體現。「民主決策」就是決策民主化,指的是决策應由决策機構集體充分討論後才能作出,而不應由個人說了算。決策民主化是決策目標民主化和決策過程民主化的統一。習近平主席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努力實現「良政善治」,在一國兩制」的環境下,去掉「黨委領導」,代之以「中央領導」,就適用澳門特區。因此,决策機構集體决策之前應充分發揚民主,廣泛聽取各方面的意見,集思廣益,特別要注意聽取不同的甚至反對的意見,幷從中吸取合理的部分。其具體方式途徑,一是把民主機制引入决策系統,營造良好的决策氛圍;二是重視發揮參謀咨詢人員在決策中的作用,加强專家學者在决策中的地位和作用,這既是在高層次上民主化的體現,也是實現决策科學化的重要保證,既要保證幕僚參謀機構的相對獨立性,幕僚參謀及咨詢人員要準確定位,也要在咨詢機構內形成民主氣氛,鼓勵不同觀點的自由討論;三是提高透明度,實現決策目標的民主化,增強參與決策的意識水平,並強化對決策的監督。
  當然,「民主決策」也不能離開「科學決策」,兩者是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的。習近平主席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中指出,「我們要學會運用辯證法,善於『彈鋼琴』,處理好局部和全局、當前和長遠、重點和非重點的關系,在權衡利弊中趨利避害、作出最爲有利的戰略抉擇。」他在視察澳門特區時也指出,要繼續奮發有為,不斷提高特別行政區依法治理能力和水平。要從市民最爲關心的問題著手,抓數件實事,力爭獲得實效。面對特區發展所遇見的問題與或會出現的挑戰,需善于擔當、敢于碰硬,不見需要善于早作規劃,提早破解風險,又需堅持不懈、久久爲功。
  因此,必須對於收集到的豐富意見和建議,加以去粗取精、去僞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裏的改造製作工夫,才能準確地揭示出事物的本質和規律,吸取精華,去其糟粕,把零散的信息系統化,把粗淺的認識深刻化,抓住關鍵,找到規律,看到事物的本質。
  由於這是崔世安最後一次的《施政報告》,按慣例今年十二月的赴京述職可能也將是最後一次(但去年的赴京述職是在回歸酒會之前,倘是新規例新任行政長官就必須等待一年之後才赴京述職),因而這份《施政報告》,是「收山之作」,能否善始善終,得到全體「澳人」和中央滿意。給予「打高分,「就看今朝」。尤其是在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就職後,中央對港澳「雙城記」的評價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之後,這份《施政報告》的良窳,未來一年工作的優孬「收官」,就在此舉。
  去年十二月港澳兩特首赴京述職時,筆者就分析習近平主席對港澳兩特區的評價,有著微妙的變化。在此前,多是褒揚澳門特區,而對香港特區則會施加一定的壓力,甚至是要求「查找不足」。而在這次,盡管習近平仍然繼續贊揚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但對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讚揚話語,破天荒地比崔世安更多,包括「帶領管治團隊依法施政,積極作為,聚焦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出一系列政策舉措,加強同各界人士溝通,促進社會穩定,實現了良好開局,得到香港社會各界廣泛認同」。而習近平對崔世安的評價,則短了一截,是帶領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大力推動穩經濟、惠民生工作,順利完成第六屆立法會選舉,穩妥應對各種突發事件和挑戰,推動各項建設事業取得新進展。」兩相對比,崔世安少了林鄭月娥的「積極作為」,「推出一系列政策舉措,加強同各界人士溝通,促進社會穩定」。
  而在勉勵方面,習近平對崔世安的「增強大局意識和憂患意識,銳意進取」之句,不但是對林鄭月娥沒有提出同樣的要求,而且就是對崔世安本人而言,也比過去「壓擔子」多了一些。除了是「憂患意識」與過去的「居安思危」「平盤」之外,「銳意進取」是過去未曾提過的,似乎是「要有擔當」的意思。而「增強大局意識」,可能也比過去的跨境區域合作的議題,有著更豐富的內涵。
  而本報上周六發表的署名「文濤」的讀者來論《雙城管治:香港是小風浪,澳門是風高浪急》也分析指出,這一年來,香港在林鄭月娥特首的領導下,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皆優勝於前特首梁振英時期,社會各界對於林鄭的評價也遠高過梁振英。反觀澳門,由於各種原因,出現了一些施政失誤,令澳門社會各界均產生很大的怨氣,其中較為突出的包括了輕軌的延誤和超支、巴士和的士服務問題、以及對於修改《土地法》的猶疑不決。
  有比較,才有進步。而香港與澳門相比,已經發生了「逆轉勝」。尤其是崔世安最後只剩下一年多任期,要「反超前」,就「時不予我」了。尤其是不要「擊鼓傳花」,將「包袱」留給下一任,而是必須創造更有利多條件,讓接任者能夠輕裝上陣。其中最棘手的,是在崔世安任內完成立法的新《土地法》,在對未歸責逾期土地實行「一刀切」收回的規定部分,已經脫離了「一國兩制」中關於不實行社會主義,保護私有財産,行政主導等要旨,而且也已經戕害澳門特區的投資環境形象,「海一居」小業主的苦況更是玷污「一國兩制」的優越感。——其實,即使是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內地,也沒有這樣「一刀切」的規定,近日舉行的一個座談會,內地的法律工作者就指出了這一點。倘在任期結束前未能拆卸這個「定時炸彈」,就可能是崔世安十年任期內最大的遺憾,足以將其他優良政績都給抵消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15 05:39: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