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將習主席的關懷期待運用發揮到極致

  習近平主席將於今日上午九時主持港珠澳大橋通車典禮。從已公開報導的行程看,他昨日的行程較為緊密。昨日上午,他還與其他六位政治局常委一起,出席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中國工會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下午就到了珠海的橫琴新區高新技術片區,考察了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另有「小道消息」說,他也考察調研了「格力電器」。估計他是離開人民大會堂後,直接到機場,直飛珠海,落機後就直奔橫琴。而在今日為港珠澳大橋落成通車剪彩,並在廣東短暫停留之後,可能就要返回北京,接待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並共同紀念《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四十週年。緊接著,可能要主持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還將會出訪俄羅斯,一環緊扣一環。
  橫琴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是在「一國兩制」條件下,作為《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內容之一,也是國務院賦予橫琴特殊優惠政策的產物,並已經納入廣東自由貿易區,還將會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科技創新項目。由橫琴新區出地、澳門出資,由粵澳雙方共同規劃、共同投資、共同經營、共同收益,以實現優勢互補,促進產業多元化發展。不僅為粵澳地區中醫藥產業迎來了新的發展契機,也將是粵澳兩地在「一國兩制」背景下探索新合作模式的又一里程碑,產業園將成為制度創新、政策創新、產業開發創新、管理體制創新的先行試驗區。而且,將充分利用澳門特區與葡語國家及歐盟的關係,推動廣東省的中醫藥產品「走出去」,配合「一帶一路」倡議。而對澳門特區來說,是踐行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改變博彩業一支獨大現象的實驗。這後一個目標,近年更提到維護澳門特區經濟安全,以至國家安全的高度。習近平主席此次南下,首站就是前往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考察調研,體現了習主席對此項目的高度肯定和殷切期待。
  從昨日珠海南屏一帶的交通比較擁擠,「格力電器」周邊道路實施交通管制的情況看,習近平昨日也在考察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之前或之後考察「格力電器」的傳說,可能確有其事。這是習主席對「格力電器」急國家之急,籌劃自主研發芯片的作為給予高度肯定和全力支持。習主席月前在黑龍江考察時指出,國際上先進技術、關鍵技術愈來愈難以獲得,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上升,逼着中國走自力更生的道路,「這不是壞事,中國最終還是要靠自己。」這是習主席對中美貿易戰表明立場,美國試圖遏制中國尖端製造業發展,中國將會臨危不退,以自給自足的方式壯大力量。比照習主席的這一指示,如果內地的大型企業都能像「格力電器」那樣,在創造利潤,壯大企業,造福員工的同時,也為國家分懮解愁,緊緊圍繞「中國製造二零二五」,分工合作,鴨子划水地苦幹、巧幹、加油幹,創造自己的高科技品牌,即使是特朗普的「神經刀」揮舞得多瘋狂,也將能以「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的自信及定力,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當然,「主菜」還是今日的港珠澳大橋通車典禮。這顯示習主席對港珠澳大橋的高度重視,彰顯了它不但是溝通「一國兩制」的「橋樑」,而且也是國家發展區域合作的「橋樑」,更是實踐「一帶一路」戰略,作為「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發端的「橋樑」。我們憧憬了多年的「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的宏偉願景,即將成為活生生的現實,矗立在我們的眼前。
  至於此前揣測的在廣東啟動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的活動,可能要回到北京,於十一月間在首都舉行隆重的紀念大會,由習主席發表重要講話。實際上,香港就有消息說,已經有社知名人士接到了出席大會的邀請。由於改革開放是全中國大陸全方域性的,因而在首都舉行有其道理。不過,不能忘記,習仲勛、任仲夷、梁靈光、吳南生等廣東省的地方幹部,「殺出一條血路」,在廣東率先踐行改革開放,引帶全國功勳;也不能忘記,港澳商人以「吃第一隻螃蟹」的大無畏精神,率先進入內地投資設廠,助力改革開放的貢獻。
  港珠澳大橋是一項跨世紀的宏偉工程,其從方案最初提出到如今以真實面孔呈現在人們面前,期間不知蘊含了三地人民多少殷切的期待,其建設過程中的艱難困苦更可想而知。功勞屬于高瞻遠矚的决策者,屬于勤奮敬業的建設者,而方便則惠及了三地人民。它不但拉近了三地的經濟交流距離,將爲香港、澳門與內地的交通聯繫開創新局面,爲三地長遠的經濟發展、旅游、金融、貿易、商業和物流等各主要行業帶來新機遇,而且也將拉近三地的人心距離,有利於促進「第二次回歸工程」--「人心回歸工程」,通過一小時生活圈,港澳居民與珠三角居民交往密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都是一家人,形成一家親,心靈契合,達成「十九大」報告「讓香港、澳門同胞同祖國人民共擔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共用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榮光」的願景。
  要讓港珠澳大橋充分發揮「一小時生活圈」的作用,還需作出更大的努力。昨日本欄提到必須消除「排深主義」的問題,其實,即使是在珠海的出入口方面,也有「盲點」需要解決。就是現時的安排,港珠澳大橋連通珠海的通道,是由全長十三點四公里的珠海連接線承擔,這條連接線從珠澳人工島向西以隧道穿越拱北口岸後,以高架橋跨前山河進入加林山隧道,再以高架橋繼續西行至終點洪灣,通過太澳高速接入國家高速公路網。共設有四個互通出入口,分別為茂盛圍、南灣、橫琴北及洪灣互通立交。
  也就是說,倘是與珠海西區以至粵港澳大灣區中的江門、肇慶等為起始點,應無問題;但倘是以珠海市區為始發點或疏散地,就得「走回頭」,一來一回就是二十七公里,在大橋主體上節省的時間,又被耗費在進入市區的「繞大圈子」上,要多走半個小時以上的路程,而且還將會加重拱北地區的塞車程度。
  這樣的設計,動機是為了催谷橫琴的發展。實際上,在當時粵港澳三方專家的論證會議上,廣東方還曾根據珠海市的要求,提出過分別在澳門氹仔北面沿海,及路環南面沿海通達橫琴的方案,而在澳門方面的堅持下遭到否決,最後才達成在澳珠邊境通過的方案。
  但為了橫琴,而「怠慢」了珠海市區。其實,在建設珠澳口岸人工島珠海口岸(後來還有澳門口岸)的過程中,為了方便輸送建築材料及設備,以及施工人員的往來,在九洲港情侶南路的大橋管理局附近到人工島工地之間,修建了一條簡便的聯絡橋。如果能在此位置建造永久性的聯絡橋,作為珠海口岸與市區的通道,從市區往來港珠澳大橋的車輛,就無需繞大圈到灣仔出入口,節省不少時間,在「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改革開放語境下,尤為重要。
  當然,倘此方案可行,經過協商,也可作為澳門「兩地牌」車輛的另一個出入境通道,亦即來往澳門與珠海主城區之間的車輛,可以在此連接橋上往來珠海市區,前往市區節省不少路途,而且也可減輕拱北口岸汽車出入境通道的負擔。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23 04:43:4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