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習主席與林鄭月娥同行對澳門有何啟迪意義? 

  習近平主席前日宣佈港珠澳大橋開通,昨日內地及港澳媒體都予以大幅報導。不過,有趣的是,就是香港媒體在報導盛況的同時,也集中報導及議論一個「現象」,或是「安排」,那就是在港珠澳大橋開通典禮開始前,當主禮及主要嘉賓在歡快的迎賓曲進場時,是嚴格地「分梯次」進場的:第一排是習近平主席與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第二排是韓正副總理與澳門行政長官崔世安,第三排是劉鶴副總理和全國政協副主席兼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第四排是曾分別出任香港、澳門行政長官的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何厚鏵、梁振英,第五排是廣東省委書記李希和廣東省長馬興瑞,第六排是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和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務副主任江金權。而在乘車到東人工島的中巴上,林鄭月娥所坐位置也比崔世安更要靠前。
  當時在場的出席者看到崔世安「落後一步」,還以為是因為他走路不太便利當原因,而「落在後面」。但昨日香港各媒體卻異口同聲地一致「咬定」,林鄭月娥與習近平的並肩同行,是中央辦公廳的特意安排。而且,還給其賦予各種特殊意義。如《明報》說,前有「江握手」,今有「習並行」,這就突出了香港的重要,中央的港澳方針往往以香港為先。而且北京對香港特首的制度設計,一直是希望同一個特首能做兩屆共十年。可是「九七」以來,先後出現過「董腳痛」,曾蔭權臨危受命、坐牢,梁振英的「家庭原因」不尋求連任,令北京一直想找一個能勝任帶領香港十年的人,以落實全面管治權、維護好國家安全、搞好經濟民生等。這次「習並行」,預料將給林鄭月娥更大底氣和權威,以四個意識——「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落實北京的任務,不論反「港獨」、《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愛國教育、融入大灣區(明日大嶼)等,必定會做得十分出色,令中央滿意有加。要落實這些事,沒有第二個任期,將難有延續性。《星島日報》則以《林鄭與習同行獲「祝福」?》為題分析指出,林鄭月娥與習近平「同行」,成為大橋開通儀式的其中一個「亮點」。港府消息人士認為,中央安排林鄭與習並排出場,明顯是有政治含意,其一是凸顯中央對港澳的重視,因為這大橋是連接港珠澳,而另一重含義則是顯示中央對林太的支持。就連被視為「反對派喉舌」的《蘋果日報》,也以《北京安排帶頭進場,林鄭與習同行,立威候接棘手任務》為題報導指出,林鄭月娥罕有獲安排與國家主席習近平並肩同行進場,有熟悉中國政治評論員認為,中央刻意安排在鏡頭前厚待林鄭,除想凸顯香港與內地融合,更有挺港挺林鄭意味,北京為她立威,可能為她日後推動二十三條立法、落實北京要香港融入國家發展政策提供支持。
  經過媒體這麼一渲染,林鄭月娥與習近平並肩出場,就成為香港全城熱議的話題。林鄭月娥前晚出發到北京前在機場見傳媒時,也特意提到這一點,聲稱她不會將與習近平同行解讀成北京對她特別支持,又說因在場只有她一名女性,故同場兩位副總理很客氣地邀請她「坐近啲啦,行前啲啦」。 
  這些議論,當然是從香港的角度出發。澳門點媒體則完全「無感」。
  但要說澳門人對與香港人的不同待遇「無感」,也不完全符合事實,最初是對上頭沒有給予港澳「一碗水端平」的待遇,而忿忿不平的。猶記得,一九八零年六月,澳門立法會首次俢訂《澳門組織章程》時,某些葡人議員不顧前一年二月中葡建交時的秘密協議對澳門的定位--澳門是中國領土,暫時由葡國管理,在時機成熟時協商解決澳門台灣,而提出改變澳督是由葡國總統在經徵詢澳門居民意見後任命的產生方式,改為由澳門的葡國公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的方式。然而,這種在前葡屬殖民地普遍實行的「民族自治」形式,並不適合於澳門。因為聯合國已經接納了中國政府提出的「香港、澳門不是殖民地」的訴求,因而並沒有把澳門納入應當實行「脫殖化」獨立,以「主權在民」原理由當地人民直接選舉產生領導人的「殖民地名單」。而且,當時在澳門,只有葡國公民才具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將廣大中國居民排除在外。
  正因為這種帶有「殖民地自治」色彩政治體制設計,帶有「獨立」的意味,故香港《大公報》首先發炮,發表題為《不容許澳門一小撮人搞變相「澳獨」》的社論,批判修章小組要搞「變相獨立」。澳門南光公司總經理柯正平亦頻密地與傳統愛國社團接觸,紛紛舉辦座談會「口誅」「變相獨立」,當時的中文媒體更是發起了大攻勢。當立法會對《澳門組織章程》修正草案進行細則性討論時,何賢、馬萬祺、崔德祺、彭彼得、吳榮恪、鄺秉仁等華人議員,及安娜‧彼莉絲、施利華、申齊士等由澳督委任的葡人議員就並肩合作,以不出席立法會的方式予以抵制,使到審議「修改法案」的立法會全體會議,數次因人數未過半而告流會。但曾經公開說過「華人議員在每次開會之前都到南光公司聚會」的宋玉生主席,明知何賢等華人議員的「肢體語言」有著中國政府的「影子」,仍然堅持要繼續開會,希望能趕在要搶在六月十日之前完成審議,以便能趕及在葡國國會六月十五日休會之前審議批准,俾能在當年秋天第二屆立法會選舉,及新一任澳督產生時適用。
  根據《澳門組織章程》和《立法會章程》規定,倘議員未經請假而連續缺席五次會議,就喪失議員資格。而何賢等人此時已是連續四次缺席,已是危在旦夕。就在這危急時刻,廣東省革命委員會主任習仲勳以「廣東省長」的名義,率領包括曾任香港新華社社長的梁威林副省長等人所組成的廣東省代表團,「應澳督伊芝迪將軍的邀請」,於六月四日至七日訪問澳門。何賢等華人議員才有了「接待習省長」的正當請假理由。五日下午三時,在南光公司大禮堂舉行澳門各界同胞座談會,特別邀請了不是「澳門同胞」的宋玉生等人與會。在會上,香港「無線」電視台新聞部駐澳記者何文傑提問,習省長此行是否與修改《澳門組織章程》有關時,梁威林則回答說:「畫公仔唔使畫出腸」。至此,土生葡人「政治家」們方知大勢已去,再加上經過「接待習省長」這麼一「拖」,已錯過了葡國國會審議《澳門組織章程(修改法案)》的時間,使得這一場「變相獨立」的鬧劇遭受挫敗。
  就在這次座談會上,後來出任廣東省人大代表的東南學校校長畢綺汶(最近《炎黃春秋》刊文,介紹新中國建國前民主同盟在澳門活動的情況,透露她是民主同盟的盟員)發言說,過去都是「大香港小澳門」,現在習省長外訪,首先就是訪問澳門,可以打消「大香港小澳門」的憂慮了。
   當然,現今的澳門各界居民,已經沒有「大香港小澳門」的心理陰影。而且即使是對「習同行」一時,也同意相關媒體的分析,是習近平要給林鄭月娥「壓擔子」,希望她能在任內,完成其歷任前任都未能完成的憲制任務,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
  不過,倘是從澳門角度,可能也賦予如下的內容,就是去年十二月港澳兩特首赴京述職時,習近平對港澳兩特區的評價有著微妙變化的延續。在此前,多是褒揚澳門特區,而對香港特區則會施加一定的壓力,甚至是要求「查找不足」。而在這次,盡管習近平仍然繼續贊揚崔世安,但對林鄭月娥的讚揚話語,破天荒地比崔世安更多。兩相對比,崔世安少了林鄭月娥的「積極作為」,「推出一系列政策舉措,加強同各界人士溝通,促進社會穩定」。而在勉勵方面,習近平對崔世安提出了「增強大局意識和憂患意識,銳意進取」,而對林鄭月娥沒有提出同樣的要求。
  因此,崔世安確實是有必要在未來一年的最後任期內,做好各項工作,避免「擊鼓傳花地將棘手問題留給下一任行政長官解決。其中在其任內新形成的矛盾——新《土地法》「一刀切」地處置承批商不歸責的逾期土地的弊端,就應當予以妥善解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25 04:39: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