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充分利用大橋連接線旁水溝疏導關閘交通

  昨日是港珠澳大橋通車的第二日,東方明珠一帶作為目前唯一通往港珠澳大橋的連接點,在平時就已經是車輛大排長龍,在大橋開通後就更是「塞上加塞」,來往關閘的車輛尤其是「發財巴」塞個不亦樂乎。儘管政府有關部門「未雨綢繆」,在馬場北大馬路修建重型客車專用通道並已啟用,可以使得從市區到關閘的重型客車,無需再兜經關閘行車隧道就可直接經馬場北大馬路進入關閘廣場東側的道路及旅遊車上落客區,因而就可紓緩關閘一帶的交通壓力,避免行車隧道和關閘前的車流堵塞現象,尤其是每天「發財巴」接載遊客和專門巴士接載賭場員工上下班的高峰期,效果更為明顯,從而預早對往來港珠澳大橋的車輛發揮疏導作用。否則,塞車的情況將更為嚴重。
  為進一步疏導港珠澳大橋與市區連接線的交通,看來政府有關部門還需要以「有擔當」的精神,盡快落實新填海A區的幾個出入口通道的規劃,將來往港珠澳大橋的車輛,從現時的集中於東方明珠,疏散到其他出入口通道。第四跨海通道及由A區到澳門科學館附近的海底隧道,因為是屬於大型工程,「遠水救不了近火」,但原規劃的在圓台仔附近尤其是在港澳碼頭旁邊修建A區與市區的交通連接線的計劃,據適宜儘早動工,這樣就可以部分地疏導來往港珠澳大橋的車輛。
  現在是已經「塞上加塞」的關閘一帶的交通,仍然是打困龍。關閘地下巴士站即使是能夠提前完成「天鴿」破壞的維修工程,也未能完全解決問題。而且輕軌車站的用地還未有著落,可能更為頭痛。至於關閘廣場東側旅遊車上落客停車場,盡管有了初步效果,但由於面積仍然細小,還是處於初級階段。畢竟它太小了,容納不了更多的車輛。還需設法進一步擴容,盡量滿足所有發財巴及普通旅遊巴接落客的需要,為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提供一個較為規範設計及管理,較為通暢安全的乘車環境,因而較為令人心情舒暢的通關氛圍。
  而在關閘周邊區域的建築物已經飽和,無法再「見縫插針」,更不能較大面積規劃整治,而工人球場和特警總部、李秉倫大廈也一時未能拆建的情況下,或可根據港珠澳大橋建設所出現的新地貌環境,及中央政府給予澳門特區管理海域的有利條件,到附近的海面去想辦法,以填海取地來解決整治關閘廣場交通樞紐的用地問題。說不好,還可順帶解決非常頭疼的輕軌關閘車站的用地問題。
  實際上,從港珠澳大橋珠澳口岸人工島及其珠海支線連接線的興建效果看,在珠海支線連接線與澳門友誼橋大馬路╱馬場東大馬路之間,形成了一條長條形的半封閉水道。從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來看,它的利用價值是很低的,甚至可以說是沒有效益,只是作為珠澳之間的「分隔河」之用,等於是鴨涌河的東延。正因為如此,由珠江水利委員會珠江水利科學研究院根據《澳門填海A區規劃階段水環境建設專題研究報告》而編制的《新城A區水環境保障措施圖》,就將這段水道建議規劃為「人工濕地」--其北面是港珠澳大橋的珠海連接線大堤,南面是澳門友誼橋大馬路╱馬場東大馬路,西面是澳門關閘聯檢大樓的入境汽車通道附近,東面直到馬場東大馬路的對開海面(其實是水道)。從地圖上目測推算,大約有三十公傾的面積。
  倘是將之填平造地,就可作為興建交通設施之用,包括輕軌站、公共巴士站、旅遊巴站、發財巴站等,當然還需要有附設迴旋立交等配套公共設施。而在上落客站與關閘聯檢大樓之間,除了是以一般的行人通道相連接之外,還可修建電動行人道,以方便老弱病殘及小童旅客。這樣,就可徹底解決場地問題。而且,還可作為港珠澳大橋與市區間的另一個出入口通道。
  另外,還可順帶解決「臭水溝」的問題。現在就有不少馬場東馬路一帶的居民,及在該處進行晨運的民眾反映,由於該片水域幾乎處於死水不流動的狀態,正好形成與「流水不腐」相反的效應,再加上附近一些未經處理的居民生活污水流注進去,就形成了一道「臭水溝」,對當地居民及晨運客形成困擾,有時連途徑的旅客也嗅到異味。雖然尚未達到「龍鬚溝」的程度,但畢竟對構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及「宜居」城市,並不是好事。
  因此,將此「臭水溝」填平,是一舉多得的好事。但必須釐清該水道的管轄權問題。倘按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公佈的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域圖(草案)》,這段水道屬於澳門特別行政區管轄;但如按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簽署的第六六五號國務院令《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域圖》,該段水道屬於珠海市管轄。如是屬澳門特區,澳門有填海的主導權(按規定仍需請示中央批准)。但倘屬珠海,就要在經請示中央批准後,進行雙邊協商。其實,這段水道對珠海市來說,是一片「廢水道」,毫無利用價值。因為其出口已被澳門新城填海區A區「堵塞」,成了「一潭死水」,因而才有將之改造為「人工濕地的構思。當然,它是邊防重地,閑人免進。
  由此,可否採用當年興建關閘檢驗大樓的模式,繳交租金向珠海借用這段水道?實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域圖》的其中一項內容,就是在陸地部分,將關閘澳門邊檢大樓所在的原「三不管」地帶,劃歸澳門特區。亦即澳門特區無須再向珠海市繳交借用土地的租金。而在上述「水道」填海生成土地後,等於是澳門特區向珠海市借用土地,繼續繳交租金,也可說是對珠海市的「三不管」地帶被劃歸澳門特區的「損失」的「補償」,相信珠海市政府將會樂見。
  問題是廣東省邊防武警的邊境管理問題,則也需要解決。現在粵澳新通道,還有港珠澳大橋珠海連接線的西段填平鴨涌河後,只是「一牆之隔」。照此模式,應無問題。何況,珠海連接線大堤是封閉型的,外人不能進入,更不可能在此偷渡。
  倘能獲得解決,還可更進一步,向內地要求連帶將關閘聯檢大樓汽車入境通道與海邊之間的那一片土地,現是廣東邊防武警第五支隊最抵靠前沿的那個中隊營房,也租借給澳門,使得那一大片土地可以連成一片,更方便規劃、設計和施工建設。
(發自湛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26 04:00:1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