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宜在統戰工作中充分體現「一國兩制」特色

  港珠澳大橋的開通,為構建「粵港澳大灣區」的「一小時生活圈」,提供了便利的交通條件,有利於促進港澳居民與內地居民的交流融合,促進「港澳第二次回歸」——「人心回歸」的「工程」加快進行。也正因為如此,才讓某些極力阻擋香港特區與內地融合,曾經發動過「驅蝗」等活動的分離主義勢力,以及某些反對派人物,叫囂由於港珠澳大橋的開通,導致「一國兩制」的界線將更加模糊,從而逐漸形成實質上的「一國一制」。

  這當然是無稽之談。但這也讓人們逆向思考,在建設「粵港澳大灣區」的過程中,必須注意防止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的傾向,在強化「人心回歸」和「心靈契合」的同時,在社會、政治、經濟、法律等制度上,還得必須注意堅守「一國兩制」的方針,香港、澳門特區所實行的資本主義制度,仍然不能與以「粵港澳大灣區」廣東省境內的九個地級市所代表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相混淆,而中央政府對港澳兩特區實施的各種優惠政策,也不能因而而取消,與內地「一碗水端平」。否則,就正坐實香港某些反對派「『一國兩制』界線模糊」的污衊之詞。
  遺憾的是,目前在某些領域,中央政府原本給予港澳的優惠,確實是正在消失的過程中。就以對港澳地區的統戰工作為例,似乎是在某些指標方面,對港澳的設限正與內地「看齊」,使得港澳地區失去「兩制」的優勢,甚至還低於回歸之前。這主要是反映在如下幾個方面,一是邀請港澳居民出任全國及地方政協的委員的名額,有所收縮。二是對邀請港澳居民出任全國及地方政協的委員的年齡上限,逐步收縮,現在已經收縮到與內地委員基本「平盤」,未能體現對港澳地區的「優惠待遇」。三是指令某些地方的政協取消了「特聘委員」。四嚴格限制廣東省和福建省以外的省區市的地級政協,邀請港澳居民出任其委員。五是連當地的工商聯、青聯、婦聯、科協、社科聯等人民團體,也被嚴格限制邀請港澳居民出任其成員。
  比如,在政協委員的年齡上限方面,歷來對港澳居民都有放寬若干歲的優惠。在一九九八年全國政協換屆時,本來打算收縮,但香港的「徐大炮」帶頭「發炮」,痛訴「香港回歸後反被剝奪參政議政權利」,李瑞環主席作出「港、澳區超齡委員仍可連任,但下不為例」的決定,使個年已八十的幾位委員仍可繼續留任,後來即使是有所收縮,但上限仍然放寬到七十二歲或以上。而在今次換屆,港澳居民的年齡上限,基本與內地一樣,在全國一級是六十八歲,亦即沒有「兩制」的區別。
  據說,這是基於清查賄選人大代表及買賣政協委員的現象的需要。而小道消息也傳說,是在中共「十九大」籌劃中央領導層換屆時,中央本來是規劃王岐山留任,但有與王岐山同齡的原中央領導人,以此為由也要求留任,中央只好「忍痛」讓王岐山離開中央領導層,在翌年的全國人大當選為國家副主席,繼續弼輔習近平主席。受此影響,「連累」到港澳居民出任各級政協委員的年齡上限也被收縮了。
  習近平主席在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外事專委會的一份調研報告中批示指出:「港澳政協委員人才濟濟、群英薈萃,是愛國愛港、愛國愛澳的重要力量。要根據形勢發展的需要,為他們在特區和內地更好發揮『雙重積極作用』創造條件、提供幫助,鼓勵他們為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和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多做貢獻。」為此,中央有關部門要求包括二百多名全國政協港澳委員在內的五千多名內地各級政協的港澳委員,通過政協組織的凝聚和自身不斷地鍛煉,成為港澳特區維護「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鮮明旗幟,壯大和整合特區愛國力量的中堅骨幹,推動港澳經濟升級轉型的重要表率和促進港澳人心回歸的引領力量。
  實際上,在香港、澳門特區的社會政治生活中,全國及地方各級政協的委員,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的號召,並在中聯辦的指導下,旗幟鮮明地維護「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治澳、依法施政、依法行政,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的利益,維護長期保持香港、澳門繁榮穩定的利益,反對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香港、澳門的行為,與抵觸和反對「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人和事作堅決鬥爭,為「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順利實施「保駕護航」。就此而言,應當是繼續向港澳實施比內地較為優惠的政策,讓更多的港澳居民參與各級政協,以及各種人民團體的工作,以壯大「愛國愛港」、「愛國愛澳」的隊伍,才是正確的做法。
  但目前的情況正好相反,因而對個別人形成「打擊積極性」的效應。實際上,香港有一位原任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的全國政協委員,此前積極投入批判反對派的鬥爭,每天都在香港的主流媒體上發表評論文章。但在換屆時,只因年齡只差幾個月就被「涮」了下來,此後就鮮見他再發表評論文章了,香港的批判反對派的事業,「啞」了一門犀利的「大砲」。
  其實,相關性措施,對於促進台灣居民的心靈契合,反對「台獨」的鬥爭,也不會產生正面的效果。實際上,本來是有不少在大陸的台商,是希望能夠參加政協工作的,並曾向當時仍在台上的馬英九提出訴求。後來國民黨政權經過研究,發現台灣居民出任政協委員,可能會違反《兩岸關係條例》,而馬政府為了滿足大陸台商的意願,作出他們若被邀請出任享有提案權、發言權視察權和考察權,沒有表決權和選舉權及被選舉權的各級政協的「特聘委員」,則不會受罰。但就在台灣地區已經「改朝換代」,蔡政府竟然要對領取「居住證」的在大陸台灣居民祭出「處分限制」手段之時,內地的各級政協卻「奉令」取消「特聘委員」,連已經出任的台商也要退出。這在客觀上,是「配合」了蔡政府的「反統抗陸」政策。
  因此,在清查賄選人大代表及買賣政協委員現象已經取得壓倒性勝利,及「王岐山現象」也已取得效果之後,建議一是適當增加全國及地方各地政協的港澳委員的名額。二是恢復全國及地方政協聘請港澳居民出任其委員的年齡上限的適當放寬待遇,尤其是對那些向反對派作鬥爭立場鮮明的人員。三是恢復地方各級政協單位設立並聘請「特聘委員」的做法,以這種不佔名額,不受年齡限制,不受戶籍地法律限制(如台商)的方式,聘請那些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熱愛人民政協工作,有社會責任感,能廣泛聯繫港澳鄉親的港澳居民,或是本專業的領軍人物,有較強的參政議政能力和文字水準,具備政協委員條件,但因各種原因而未能安排的港澳兩特區中的港澳居民,及關心和支持當地建設的港澳居民,出任全國或地方政協的特聘委員。四是開放地級市政協以至是縣區一級政協邀請港澳居民出任其委員。五是開放更多的工商聯、青聯、婦聯、僑聯、科協、文聯等人民團體,吸收港澳居民成為其會員,並當選為領導機構成員。這樣,使得「愛國愛港愛澳」的隊伍更為壯大,就像彭麗媛的一首名曲所唱的那樣,「我們的隊伍越走越長」。
(發自湛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29 04:05: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