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經濟不是難堪事,吏治方為大問題

  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昨日委任劉關華代任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行政管理委員會主席職務;及委任經濟財政司司長辦公室顧問黃偉麟暫時擔任中葡論壇常設秘書處副秘書長職務。這個人事安排,是因應廉政公署就貿易投資促進局行政管理委員會主席張祖榮、執委兼中葡論壇副秘書長吳愛華,及退休基金會廳長甄溢全,在審批不動產投資移民、重大投資移民及技術移民的申請過程中,涉嫌職務犯罪,經調查對其作出移送司法機關處理,而司法機關也批准,對上述疑犯採取中止擔任公共職務,及禁止離境等司法強制措施,而作出的。
  但劉關華的任命,只是一個「代」字,而不是實質性而且也不是直接的。可能是因為此事件太過震撼,而且也尚未弄清全部案情,可能還將會「拔出蘿蔔帶出泥」,牽涉到更多的官員;而劉關華長期在貿促局工作,熟悉該局的業務,是接任的最佳人選,但也同時與上述受調查官員相熟並接觸密切,即使是「出於污泥而不染」,也要等待全部案情都釐清後,才能去除那個「代」字,得以真除。當然,也不排除只是一個「過渡人物」,將會有「真命天子」空降。
  而黃偉麟的「暫時擔任」中葡論壇常設秘書處副秘書長職務,顯示他與劉關華不同,他才是真正的「過渡人物」,是為了在吳愛華被中止職務後,避免中葡論壇的日常業務受到影響到臨時安排,未來在新的中葡論壇副秘書長任命後,他還是將會返回經濟財政司司長辦公室,「重拾舊業」的。
  網絡互動區上有議論,謂陳敬紅既「走得及時」,卻又是「走得不是時候」。「走得及時」,可能是指倘繼續留在貿促局,還會「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走得不是時候」,可能是指貿促局長這個位子,或將由她補替。是耶非耶?
  廉署的決定,固然是回應了大眾的期待,也是嚴格依法吏治的作為。不過,對於梁維特來說,可能是被「打臉」了。實際上,當時他宣布經過簡易調查,未發現貿促局在審批不動產投資移民、重大投資移民及技術移民的申請過程中,涉及違規情況,就引發坊間強烈議論。當然,經濟財政司是行政職務,只享有行政權,並不具有刑事調查權,因而只能是進行簡易調查。但即使是如此,也只能說是受權限所限,無法證明是否涉及刑事犯罪,而是否行政違規,是享有調查權的,在廉署調查報告公佈的案情如此清晰具體的情況下,仍然說是當事人沒有「違規」,則未免過於輕率了。現在廉署的初步定性及處理,是比「違規」嚴重得多的涉嫌刑事犯罪,這就難怪當時社會輿論的嘩然。
  連同對「非凡航空」事件的處理,遲遲沒有向廉署提出檢舉,只是將之當作是普通的呆賬問題,而忽略了其中可能已經涉嫌詐騙的刑事犯罪的事實,因而讓人「有所感覺」,互聯網互動區已在議論,梁司長在明年的「更上層樓」競爭中,失去先機。再加上經濟領域上一些不盡符合基本法的現象,如「葡幣」仍然大行其道--即使是以為「投鼠忌器」,不能對此市場行為進行直接的行政干預,也應與商會、坊會等友好社團溝通,由其向其會員進行廣泛深入的宣導教育,不能滿足於曾經製作過一個在市面上看不到的宣傳品。何況,凡是涉及到不符基本法規定的行為及現象,該領域的行政主管機關都有權直接進行干預,這並非是「干預市場」,而是維護基本法的嚴肅性,而且在「葡幣」這個議題上,更是維護國家主權的層次,保護中國政府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的勝利成果。
  因此,互聯網互動區的輿論,開始發生了「逆轉」,不少網民將注視焦點轉移集中在保安司司長黃少澤的身上。實際上,就連頻密批評特區政府各部門違反公共行政尤其是公務員管理制度的某專欄作者,都對他把一個極為複雜的司法警察局,整頓成功,而贊口不絕,而且還是唯一稱讚的局級部門。另外,近日香港網媒《後真相時代,論澳門政府換屆與賢能選拔》一文中,提到的澳門政府並非「衰過清朝」,當中的領導班子不一定全是窩囊廢。保安司司長黃少澤在去年「天鴿」風災之後,統籌民防工作,進行民防演練,為澳門度身訂造的應急指揮系統,並完成屬於保安範疇、對應颱風與安全事故短期計劃的六大類共二十六項措施,是戰勝「山竹」的關鍵原因。而在處理危險品一事的表現,同樣展現了政治魄力,不怠於落區解說,頻頻主動約見政團,以爭取輿論支持。這些論點,引發了廣泛更共鳴。再結合到另一篇題為《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是過勞死,政府難辭其咎》的文章,「澳門中聯辦鄭曉松同志治喪工作小組」《訃告》中「積極謀劃澳門長遠發展,身患疾病依然忘我工作」之語,就更顯得黃少澤敢於擔當的精神,是澳門吏治的所需了。
  實際上,雖然中央對港澳工作已經實行向發展經濟的戰略轉移,固然是要搞經濟建設。但從澳門的實際情況看,公務員整頓才是更為急迫的大問題。套用毛澤東《七律‧吊羅榮桓同志》的一闕詩句:「長征不是難堪日,戰錦方為大問題」,就是「經濟不是難堪事,吏治方為大問題」。兩者相比,經濟可能是「普遍性」的事務,而「吏治」卻具有專門性,必須要有擔當,有決心,有能力,有魄力、有毅力,把澳門公務員整頓好,才是澳門之福。
  整頓公務員隊伍,固然是首先要整治及預防貿促局幾位主管那樣的「小爬蟲」,及此前的歐文龍、何超明等「大蠹蟲」(諷刺的是,何超明還要苦心孤詣地把自己打造成「反貪英雄」,並也居然矇騙了不少人)。但更普遍的雖然沒有犯法違規,卻是「無驚無險,又到六點」,「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打工」以至「磨洋工」心態及表現,更應向內地公務員「捋起袖子加油幹」的精神學習靠攏。當然,更應消除「武大郎開店」導致「有為者無位,有位者無為」,「紅軍長征二萬五,不如跳個芭蕾舞」,賞罰不分明,徒傷害「想做事、會做事、能共事、幹成事、不出事」者的積極性的現象,讓「能者上,庸者落」,將「政治上靠得住、工作上有本事、作風上過得硬、人民群眾信得過」及「有知識、懂專業、銳意改革」的人才發掘出來並賦予重任。這是澳門特區政權建設、特區政府提高行政效率及品質的需要。
  因此說到貿促局,現在所揭發的案情當然是有問題,但這只是在「兩制」範疇的單純業務觀點上的。其實從「一國」範疇亦即中央與特區關係的層面,更是抵觸《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項「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人進入澳門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澳門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規定的行為。因為按照此規定,內地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居民前往澳門,需辦理批准手續。內地居民雖然可以家庭團聚等理由,申請到澳門定居,但每年申請到澳門定居的人數,是有一定限額的,具體數額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國務院港澳辦及國家公安部)徵求澳門特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而「重大投資移民」和「技術移民」政策,卻避開了公安部門的審批權,也在客觀事實上「抵制」國家實施的「單程證」制度,等於是不尊重甚至是「搶奪」中央的相關權限。這與在澳門回歸十九年之後,仍然讓「葡幣」在澳門特區「耀武揚威」一樣,都是屬於政治問題。與習近平主席要求的對中央的絕對忠誠,不但是在口頭上宣示,還應從實際行動中去表現出來,相距甚遠。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10-30 05:25: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