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新一年新希望新組合新作為新氣象新貢獻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這首「元日」詩,是宋代改革家王安石描寫古代迎接新年的即景之作,載滿了作者充滿歡快及積極向上的奮發精神,及對改革新政充滿信心的進取奮鬥心情,表現了對變法勝利和人民生活改善的欣慰喜悅之情。其中含有深刻哲理,指出新生事物總是要取代沒落事物的這一規律。
  在新的一年裡,我們澳門特區將會出現許多新事物,將會迎來澳門回歸祖國二十周年,將會按照基本法規定產生新一任行政長官,中央在元旦前夕也派任了新的澳門中聯辦主任。在在系列新的動作之下,追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新希望,推出「一國兩制」、繁榮穩定的新作為,踐行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新腳步,將呈現新的景象,作出新的貢獻。相信,新選出的行政長官,能夠與也是新的中聯辦主任傅自應一道,組成如同過去何厚鏵與白志健,現在香港特區林鄭月娥與王志民那樣的「強強組合」,充分合作,爭分奪秒,「捋起袖子加油幹」,不能再蹉跎蹉跎下去。
  乒壇名將容國團說,「人生能有幾回博」;古巨基的歌詞也曰,「人生能有幾個十年」。《澳門基本法》規定的「五十年不變」,盡管不排除「期滿」後還將會延期,但從目前情況看,內地發展進度追趕港澳,深圳、珠海都已分別超過香港、澳門,在「十九大」制訂的目標「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全面落實,第二個「一百年」的指標也都全面完成時,亦正好就是「五十年不變」的年限「期滿」之時,澳門居民反而對是否會繼續實施「一國兩制」,都無所謂了。
  就此,「五十年不變」分為五個十年,新一任行政長官倘能獲得「澳人」的擁護,繼續留任,就是十年。這十年間,內地按照「十九大」擘畫的宏偉藍圖,即將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我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將大幅躍升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澳門特區決不能像現在那樣龜兔賽跑,而必須急起直追,爭取與國家發展的腳步同行。
  未來澳門特區要做的,除了現任行政長官崔世安制訂及正在落實的推進「一中心一平台」,參與建設「粵港澳大灣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及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發揮澳門所長,服務國家所需之外,還將要承擔起習近平主席最近「加碼」的「積極主動助力國家全面開放」,繼續帶頭並帶動資本、技術、人才等參與國家經濟高質量發展和新一輪高水平開放。特別是要把澳門國際聯繫廣泛、專業服務發達等優勢同內地市場廣闊、產業體系完整、科技實力較強等優勢結合起來,加強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葡商貿合作服務平臺建設,努力把澳門打造成國家雙向開放的重要橋頭堡。
  未來行政長官是何人,現還未知,還需要經過法定程序產生,難以置評。中央已經委派傅自應出任中聯辦主任,他除了是候補中央委員、正部級官員這些必須體現「黨管一功」及職級條件之外,也以其「談判高手」顯現其兩個「亮點」。其一、在當今國際風雲變幻之際,如何利用澳門打開非主流國家的大門,十分重要。毛澤東當年說「是黑人朋友將我們抬進聯合國的」,應可從中得到啟發。誠然,經過半個世紀的風雲變幻,國際情勢發生較大的變化,但中國發展的規律,包括經濟建設,也包括抗禦「顏色革命」的經驗,都是這些國家渴望得到的「真傳」。澳門就正好充分利用「中葡平台」,及葡語屬於拉丁語系的特殊優勢,將更多的精力放在發展中國家亦即過去所說的「第三世界」國家方面,就應在最大程度上發揮自己的獨特作用,而以英語為第二官方語言的香港特區,反而不具這方面的優勢。傅自應除了與美、法、英等大國交過手之外,更多的機會是與發展中國家磋商,正好是相對。
  其二、既然是「談判高手」,除了是知識豐富,反應靈敏,觀察敏銳,口才便給之外,還有一些重大的特點,就是「抗壓力」及「定力」較強,有兩個小故事,一個是與板門店談判有關的,是時任中葡聯合聯絡小組中方組長的過家鼎大使告訴筆者的。當年板門店談判時,中方有兩名翻譯,其中冀朝鑄是口譯,他為筆譯,上陣的是丁國鈺,幕後指揮的是李克農。有一次,談判談僵了,雙方都不願提出新的訴求,但也不能撤。李克農多次指示「繼續坐下去」。結果,美方終於「頂不住」了,最先開口,中方搶佔了主動地位。另一則是陳毅元帥,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外交部部長後,戴上了大墨鏡。有人問他,他則說,他是軍人出身,性格直爽,喜怒哀樂很容易從靈魂之窗--眼睛中暴露出來。在尚未練就外交場合上的「定力」之前,只能以此作「掩體」。
  經歷了長期複雜談判的傅自應,「定力」及「抗壓力」也將會十分堅強,能夠應對澳門目前的複雜局面,尤其是澳門的深層次矛盾。實際上,過去歷任國家領導人要求澳門解決深層次問題,仍然未有全面落實,還需進一步深入解決。此前,筆者歸納整理的幾對社會矛盾:中央要求澳門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與博彩業仍然一支獨秀的矛盾,「澳人治澳」與法制建設的矛盾,公務員本地化中只強調「才」(其實連「才」的標準要求也貶了值)與忽略「德」的矛盾,整體經濟發展與相當部份居民分享不到其成果的矛盾,人均GDP數據亮麗與貧富懸殊的矛盾,美資賭商促進澳門博彩業質量俱佳發展與澳門經濟安全及國家安全的矛盾,博彩業展急速與內地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矛盾,負有保護「澳門歷史城區」責任與城市發展建設的矛盾,中小企業嚴重缺乏人力資源與勞工團體反對濫輸入外地勞工的矛盾,房地產業發展與舖租樓價急升損害中小企和居民利益的矛盾,愛國愛澳事業薪火相傳後繼有人與社團老領導不願交班讓賢的矛盾,傳統愛國社團與新興愛國社團的矛盾,老居民排外與新移民希望能融入的矛盾,官僚主義文化依然頑固存在與民眾要求能享受到政府更優質服務之間的矛盾,社會人文建設滯後與優質社會所要求的優質文化環境之間的矛盾……等,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而且現在還產生了年輕人「上樓難」、「上樓難」等等新問題。最近,有凸顯了個別建制派人士與反對派在客觀上「攜手合作」圍攻特區政府等,頗為令人側目。
  所謂「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就是這個道理:由於人們所處的地位不同,看問題的出發點不同,對客觀事物的認識難免有一定的片面性;要認識事物的真相與全貌,必須超越狹小的範圍,擺脫主觀成見。對於一切事情,如果隱在它的圈子裏面,就會不見全局,不明真相;只有客觀地研究它的各個方面,才能取得正確的認識。這就是一句格言所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們若想看清事物的本質,就要超脫事物的本身。觀察問題應客觀全面,如果主觀片面,就得不出正確結論。我們應當以局外人的身份來看待事物,這樣就會比較清晰。而且,還必須透過現象看本質,通過實踐提升到理性層的認識中去。在抓住主要矛盾後,其他次要矛盾就迎刃而解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01-01 05:17: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