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同胞將為實現祖國和平統一再立新功

  習近平主席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周年紀念會上發表的重要講話,氣勢磅礴,高屋建瓴,把握了時代潮流,順應了歷史趨勢,反映了對兩岸關係發展規律的深刻認識,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實現祖國統一指明了方向,將進一步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
  習近平主席在重要講話中指出,長期以來,香港同胞、澳門同胞和海外僑胞關心支持祖國統一大業,作出了積極貢獻。希望香港同胞、澳門同胞和海外僑胞一如既往,為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實現祖國和平統一再立新功。
  習近平主席的這段論述,高度評價了廣大澳門同胞過去對祖國統一大業作出的積極貢獻,並號召他們再接再厲,繼續努力,為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實現祖國和平統一再立新功。這極大地激勵及鼓舞六十萬濠江兒女,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共同致力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為完成祖國和平統一大業不懈奮鬥。
  正如習近平主席所指,澳門居民在過去長期以來,關心支持祖國統一大業,作出了積極貢獻。早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之前,就有人在靜水深流地默默工作。曾經秘密為兩岸高層傳話,並向毛澤東、周恩來轉達蔣介石父子的「六個條件」的著名記者曹聚仁,在晚年病倒,是周恩來總理委托費彝民具體操辦,將他從香港轉到澳門,安排在鏡湖醫院治療。曹聚仁逝世後的治喪事宜,也是由澳門相關機構執行。如果不是爆發「文化大革命」,「六個條件」及此前由毛澤東、周恩來提出的「一綱四目」,可能早已經實施,兩岸的統一比香港、澳門的回歸還要早。
  《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後,澳門居民繼續努力。本澳知名人士汪長南先生的同父異母胞妹汪長詩,是蔣經國的媳婦。蔣經國病重時,汪長南在瑞士日內瓦定居的父親汪德官,前往台灣探望。途經香港時(汪長南在場),香港新華社台灣事務部負責人黃文放交托了一盒錄影帶,送到台北,蔣經國看到其家鄉的政府,將其故居及蔣母墓塋修葺完好的鏡頭,輕嘆一聲「共產黨的情,我領了」。也在同時,台灣當局派駐香港的官員謝中侯等人,在香港新華社的協助下,將取得的由廣西電影製片廠出品的《台兒莊大戰》拷貝送到台北七海官邸,蔣經國看到影片不但沒有醜化其父親蔣介石,而且還正面反映了其父親及國軍官兵們英勇抗戰的事蹟,大受感動。這兩件事,促成蔣經國決定開放老兵返鄉探親,打開了兩岸開放交流的大門。
  但並非所有老兵都可以負擔得起經香港機場轉機回大陸的昂貴機票。何鴻燊先生將購得的「東方公主號」改為「華澳輪」,以低廉票價運送老兵於海峽兩岸。 澳門中旅社按照上級指示,就地為乘坐「華澳輪」或以其他途徑進入大陸的台灣同胞辦理「台胞證」。為推動兩岸交流立下第一功。
  此後,兩岸高層利用澳門作為「平台」,進行秘密接觸。中共中央辦公室主任曾慶紅,與李登輝的辦公室主任蘇志誠,曾在澳門密商。澳門相關機構及人員為其提供了周到的後勤服務。正因為有此背景,海協會後來在澳門設立辦事處,接待不方便到大陸的台灣政治人物,在此進行非公開的接觸。
  澳門航空公司以「一機到底,飛航兩岸」的方式,實現了兩岸間接直航。時任「行政院長」的連戰,及陸委會主委的蕭萬長,突破《兩岸關係條例》中,有關入島機構陸資不得超過百分之二十規定的限制,讓陸資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澳航」飛機,可以飛進台灣,並在台灣開設辦事處,持中國大陸護照的「澳航」機組人員也可直接入境及渡宿,這也是一重大突破。為此後推動實現兩岸直航,衝破種種障礙,奠定了基礎。當然,也創造了「澳門模式」,並演變為後來海峽兩岸事務性談判的「澳門模式」。
  陸委會主委王郁琦,拜訪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並以官銜相稱,踏出了兩岸官員會面的第一步,為此後的國台辦主任和陸委會主委的「張王會」、「張夏會」,以至是習近平主席與馬英九在新加坡的「世紀之會」,開闢了道路。
  澳門特區政府在台北設立辦事處,及陸委會派駐澳門機構的「正名」,本來也可為當時正在進行的海峽兩會商談中的兩會互設派機構提供經驗。遺憾遭到「太陽花學運」的干擾,隨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上台,更是隨著兩會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而告中斷。
  在澳門回歸前,就有不少澳門社團積極參與澳台民間交流,並推動兩岸交流。回歸後,澳門與台灣的民間參訪團體絡繹不絕,尤其是在馬英九掌政時期,澳台民間團體交流熱熱鬧鬧,轟轟烈烈,不愧為兩岸交流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我們的報也沒有例外。《新華澳報》的前身--《華澳郵報》之所以「取名「華澳」,就是受到溝通兩岸的「華澳輪」的啟迪,立意於促進兩岸交流合作。而現在報頭的《新華澳報》(包括此前《華澳日報》),是集緝孫中山先生的墨寶而成,立志秉承孫中山先生追求國家統一的理念。此後,我們的報做了一些工作。包括李登輝指派蔡英文起草《港澳關係條例》法案時,將第四條「澳門居民」定義,比照香港「海外屬土公民護照」的定位,將十多萬持有葡國旅行件的中國居民排除在「澳門居民」之外,及第十二條回歸後港澳居民在台灣就業,比照《就業服務法》第五至第七章「外國人在台灣就業」的管理辦法,可能會造成數萬名原籍福建的澳門居民,被迫回流澳門,對當時經濟蕭條、失業率較高的澳門,造成更大的壓力,筆者提出了不同意見,也獲得了接納,而避免了社會動盪。
  一九九八年末,連戰在明確得知自己將代表國民黨參加二零零零年「總統」選舉後,受到江澤民在會見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提出「進行兩岸政治對話」訴求的影響,決定在當選後進行兩岸政治對話,並由其兩岸事務智囊楊力宇(即鄧小平會見其時提出「鄧六條」的美國教授)、關中(在美國修讀的博士論文研究國共談判)、張京育(在陸委會主委任內呼應政治對話,提出「兩岸政治對話是兩岸政治談判的初級階段」,及「提前進入《國統綱領》中程階段」等論述)建議,以澳門為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秘密地點。筆者受這個智囊團的委託,向何厚鏵傳話,請求後勤行政協助。如果宋楚瑜能夠接受與連戰搭檔初選的安排,不是退黨自行參選,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歷史,就是另外的輝煌一頁。
  此後,我們的報繼續努力,包括受宋楚瑜貼身幕僚的委託,轉達宋楚瑜要回湖南家鄉掃墓探親的意願,湖南省當局極為重視,除將相關照片委託筆者交給宋楚瑜之外,專門撥款修建通向其爺爺奶奶墓塋的水泥小路。也包括受有關部門委托,將福建省漳州市東山縣銅鉢村發現謝長廷的祖墓及族譜的「第一手材料」,轉交給他的貼身幕僚,促成他登陸祭祖。還有更多的事宜,現在仍不便公開。
  今後,我們的報將與全澳居民一道,繼續為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作出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為實現祖國和平統一作出新貢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01-03 05:26:2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