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各界學習習主席重要講話蘊含意義重大

  昨日澳門和統會等多個團體聯合舉辦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周年座談會,是澳門特區二零一九年政治生活的「第一炮」,不但規格甚高,包括行政長官崔世安、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中聯辦主任傅自應、外交部駐澳特派員公署特派員沈蓓莉、解放軍駐澳部隊政治委員周吳剛、澳門立法會主席賀一誠等全部「巨頭」統一「出動」,而且立位更高,是以學習習近平主席在首都《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週年紀念會上的重要講話,尤其是新時代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統一的五點重要主張,為《告台灣同胞書》在新時代與時俱進地賦予新的重大涵義為切入點,這就將本來是單純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週年,站到新的政治高度,更好地體現了澳門特區全體成員,自覺地效忠於習近平主席,自覺地落實貫徹習近平主席的各項指示,包括「新鮮熱辣」的新時代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統一的五點重要主張這項國家對台工作的最新綱領性文件。
  實際上,澳門特區昨日這個飽含「新年新氣象」的首個政治活動,既是澳門特區政治生活的「指定動作」,更是加進了若干獨有的「自選動作」。「指定動作」,當然是出於澳門特區愛國愛澳的老傳統,中央有新指示新精神,就反應迅速地進行傳達學習及領悟,並表達貫徹落實的決心,這已經形成了一個必然的「規律」。而習近平主席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週年紀念會上的重要講話,吹響了祖國和平統一的進軍號,澳門特區作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的先行者之一及踐行者,對最終實現祖國統一大業負有實踐及向台灣地區垂範推廣的任務,當然更是要將這個「指定動作」做足做好獲「滿分」。而有趣的是,香港特區半個月前也由當地的和統會等團體出面,幾乎也是所有特區「巨頭」都出席了。但由於是在習近平主席發表重要講話之前舉行,因而就缺乏了這項活動最為「畫龍點睛」的精髓,與澳門特區的同類活動相比,可能「分數」會「低」些。•在「雙城記」的良性競爭中,有時搶快可能會「欲速不達」。
  我們相信,澳門特區在向台灣地區示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優越性及必然性方面,具有強大的說服力。正如行政長官崔世安昨日致辭時指出的,「一國兩制」在澳門的成功實踐,表明了「一國兩制」是台灣問題的最佳解决方案。回歸二十年來,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澳門發展取得了全面進步,取得的成績充分表明「一國兩制」既能保證澳門特區有「一國之本」,有強大的國家做後盾和支撐,又能保證澳門特區有「兩制之利」,保持高度自治和地域優勢。「一國兩制」的制度安排不僅是尊重歷史、正視現實的客觀需要,而且能够十分有效地保證和推動澳門社會進步與發展。因此,澳門各界要積極向台灣同胞講好「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澳門故事」,增進台灣同胞對「一國兩制」的認同,為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促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實際上,「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本來就是針對解決台灣問題而制定,但因為歷史及現實的原因,而率先在香港、澳門實施。二十年來,在香港方面,由於遇到外部勢力的破壞干擾,在前進的道理上遇到了一些曲折,這就被「獨派」和民進黨拿來說事,這幾天就十分喧囂,肆意曲解「一國兩制」的原意。而在澳門這邊,由於全體「澳人」的共同努力,由於中央政府無微不至的關懷支持,則基本上實施得較為順利,更具說服力。因此,如何利用澳門特區的事實,向台灣民眾講好「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澳門故事」,增進台灣同胞對「一國兩制」的認同,這個責任就責無旁貸地落在我們的肩上。尤其是目前台灣地區的青年正在為「畢業即失業」,即使是謀得一分工作也是「二十二K」的低薪而發愁;而澳門的「一國兩制」事業,得到祖國內地的大力支援,經濟得以迅速發展,青年的就業及薪酬情況都比台灣亮麗得多。尤其是澳門特區政府為了扶持青年就業及創業,想方設法,推出多項創業資助基金,這就對台灣地區的青年具有極強的說服力。
  至於台灣政治人物炫耀的所謂民主選舉,其實已經演變為政黨惡鬥,撕裂社會,更多的人表達了討厭,今次「九合一」選舉的結果就證明了這個現象。其實,所謂民主選舉,只不過是民粹氾濫,使得台灣地區每年都活在選舉中。由於分為在野在朝,在議會政治中,明知對方是正確的,為了選舉需要,也要阻攔,造成扯皮,政府的政令無法落實兌現,行政效率極低,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就無從實現。這正如習平在「十九大」報告所說,「政治制度不能脫離特定社會政治條件和歷史文化傳統來抽象評判」,管用的制度才是適合當地的制度。而澳門特區目前實行的政治制度,已經被實踐證明為「管用的制度」。這可能對台灣也有垂範意義。
  至於「自選動作」,則是澳門中聯辦新任主任傅自應,選擇以出席這項政治活動的方式來首次公開「亮相」。不但凸顯了中央與特區的關係,而且也折射了澳門的政治發展,已經超越自身的發展,負有更重大的任務,為實現祖國完全統一而奮鬥。
  此前,一九八三年,為因應港澳工作由中央委托廣東省委代管,收回到由中央直管,委派了具有中央委員資格的許家屯出任香港新華社社長。他一到埗,就說是「為祖國完全統一而來」。當時人們尚未能夠領會到此語的準確含義。但從他後來為了配合中英談判,穩定人心,做好香港各界尤其是對穩定香港經濟極為重要的工商巨賈的統戰工作,而且也與國民黨人士抵觸,為香港此段時期的穩定,作出努力。不能因為他後來捲入「六四事件」及外逃,而否定他此段時間「為祖國完全統一而來」所做的工作。
  而傅自應來澳履新後的首次公開「亮相」,更是選擇在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週年,學習貫徹習近平主席系統闡釋了實現國家統一的目標內涵、基本方針、路徑模式,指明今後一個時期對台工作的基本思路、重點任務和前進方向的重要講話的特定場域,而且也是蔡英文肆意曲解「一國兩制」之際,這一「自選動作」,就顯得既「準」又「穩」。
  這就對澳門特區的官員及民眾,發揮了示範作用。在「十九大」之後,單是在口頭上表達效忠於習近平主席,還是並不足夠的,這需要具有政治智慧及判斷力,及「捋起袖子加油幹」的擔當作風及作為,尤其是駕馭複雜,妥適解決深層次矛盾的能力。而且,按照一般規律,在解決主要矛盾之後,既有可能是其他次要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但也要防範其他次要矛盾將會上升為主要矛盾。這才是負責任的態度。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01-08 22:42:5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