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輕軌工程是必須按規劃完成還是應該煞停?

  立法會昨日下舉行辯論會議,圍繞著輕軌問題展開辯論。辯論議題有三個,分別是由林玉鳳提出的「應否變更或終止目前的輕軌工程」,吳國昌與區錦新提出的「輕軌系統作為澳門特區最大的公共工程,陸續出現超支、延期、突然改變發展規劃、擱置規劃,且面臨虧本經營缺乏效益的問題,應當及早全面檢討,理性分析,公開交代各項困難、失誤、應變的具體過程,切實改進、問責及辨明能體現投資效益的規劃發展方向」,及梁孫旭提出的「為避免輕軌項目成為世紀大白象,防止再出現邊做邊改,判給後才公佈造價的現象,在開展下一階段輕軌建造工程前,運建辦必須向社會交代整體及各個組成部分的完整規劃和估算,確保符合社會和經濟效益的原則」。
  《澳門基本法》第七十一條第五項規定,澳門立法會享有及行使就公共利益問題進行辯論的職權。立法機關就公共利益問題進行辯論,這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國家和地區的普遍制度。因而在起草《澳門基本法》時,也引進了這項在回歸前並未得到重視的制度,體現了澳門回歸祖國及實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的優越性。但在過去,立法會及其議員所擁有的這項法定職權,並未得到應有的重視,當有議員提出辯論要求時,往往會遭到否決,頗有「多數暴力」的感覺。最近這種不合理的現象才得到矯正,除了個別「無厘頭」的議題之外,多數辯論要求都獲得在大會辯論的機會,而且也通過辯論,及列席官員的解釋,澄清了若干誤會,使得政府某些決策更具有正當性及合理性。
  其實,即使是在實行中國式社會主義制度的內地,也已實行立法辯論機制,透過辯論,可以把社會各方面意見和利益最大限度地表達出來,不僅有利於提高立法質量,而且有利於法律的貫徹實施。當然,這是立法辯論,與公共利益辯論並不是同一回事,而且澳門立法會早就實行了立法辯論機制,但也可以看出,作為立法機關及民意機構的立法會,透過辯論來表達議員們背後所代表的各界別的利益訴求,是一種民主制度的展現。
  當然,澳門是個利益多元化,訴求多樣化的社會,民主也與民粹共存,因而有時某些議員提出的辯論議題,充滿民粹意識,或是脫離事實。這項議題,在是否將其提交給大會進行辯論的表決時,也就理所當然地遭到否決。
  昨日圍繞著輕軌進行辯論的三個議題,其中有一個是「應否變更或終止目前的輕軌工程」,似乎是走到另一個極端,因而遭到許多議員的反駁,甚至認為倘現時終止輕軌工程,就將導致此前在輕軌工程所投入的公帑和時間均付諸東流,成為國際笑話。實際上,在辯論過程中,議員們都以其知識及所代表的界別利益,提出解決問題的意見和建議,甚至連某些反對派議員也提出了正面意見,這就等於是否定了「應否變更或終止目前的輕軌工程」的論題,亦即輕軌必須繼續按照原規劃進行下去,但具體的走線或施工方式,也應當吸取教訓,實事求是地進行調整。
  必須把輕軌工程進行到底,這是澳門特區發展的需要。一方面,從廣義的角度看,澳門特區要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深度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就必須與內地的軌道交通網建設相銜接,不能與之斷絕。實際上,現在當全國都在興建高鐵,使得全世界的高鐵通車里程,大部分是在中國,這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式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兩個一百年偉大民族復興中國夢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澳門不能置身度外,與之脫節。何況,按照粵港澳大灣區的交通建設的規劃,珠海方面已經完成了廣珠城軌的橫琴延長線,就等著與澳門接軌,這等於是「倒逼」澳門必須加快輕軌建設,如果連這樣的規劃都不能配合,如何響應習近平主席有關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號召?
  另一方面,從狹義的澳門特區本身的實際需要來看,也必須將輕軌工程進行到底。無論是為了配合「一中心一平」的建設,還是為了疏導市內交通,舒緩市民對交通的民怨,都應該不能停。而且,為了輕軌工程,已經投下了超過一百億元的經費,倘只是通行離島的一小段,等於是事倍功半,造成大浪費,確實是國際大笑話,未能體現「一國兩制」的優越性。因此,輕軌工程應該是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這才是正確的態度。
  當然,繼續進行市區的輕軌工程,將會遇到許多困難。但東線已經基本成熟,中央政府也已經批准在新口岸新填海區進行填海工程,葡國雕塑家也曾專門來澳解釋對觀音象的景觀影響問題,應該可以上馬。至於為了避免影響關閘門樓歷史文物,計劃穿樓入室,也已有先例,重慶市及澳洲悉尼的輕軌就是這樣行的。
  其實現在問題最大的,是西線的技術條件較為複雜。主要是在內港一帶,由於是填海地、地質鬆軟,而且管線密集,街道狹窄,既不能在地下穿行,也難以架空,可能會影響內港碼頭的作業。
  前一段時間有個防洪堤兼交通幹道的建議,就可以解決上述問題,但似乎是得不到特區政府的重視,希望政府盡快研究,並呈送中央審批。
(發自廣州)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01-12 05:32:5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