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張曉明暢談港澳在大灣區建設的獨特優勢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日前接受中央電視台專訪,暢談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尤其是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四大城市的重要作用。上周六中央電視台播出了這個專訪的主要內容。從這個「陣勢」看,既是深入閱釋習近平主席在會見港澳各界群眾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參訪團的四點指示中的相關內容,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融合到改革開放「二點零版」再出發中去,也是要為即將出台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造勢」。估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可能會在今年三月上中旬舉行的全國「兩會」,尤其是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上「亮相」,作為文件審議,至少也將納入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中。
  張曉明在這個專訪中指出,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是新時代推動形成我國全面開放新格局的重大舉措,也是推進「一國兩制」事業的實踐創新。隨着國家的發展邁入新時代,改革開放進入新階段,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和「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都為港澳提供了更廣闊的舞台。在新時代新階段,港澳仍然有特殊地位,有許多不可替代的優勢,可以大有作為。他並透露,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已經形成,有關的配套實施方案正在制定和完善。
  粵港澳大灣區是推進「一國兩制」事業的實踐創新,這是最新的提法。在過去,人們在提到「一國兩制」事業時,很容易就聯想到並只是「局限」於香港澳門,而且幾乎是香港、澳門兩特區的「專有名詞」。現在對「一國兩制」事業「擴容」,涵括了粵港澳大灣區的內地的境內部分區域,符合習近平主席號召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及國家繼續支持港澳發展的精神,而且將「一國」與「兩制」緊密地結在一起。推動「一國兩制」事業,不但是港澳官民必須以「主人翁」的精神,將之承擔起來,而且內地也要積極參與,共融共榮。
  去年五月十二日,張曉明在四川成都傳達了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的四點指示,筆者當時就分析評議,在以司法手段打擊「港獨」分離勢力的鬥爭取得壓倒性的態勢之下,習近平主席對港澳政策有一系列新觀念、新思想、新戰略,可能會像中共第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將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推動改革開放;中共「十九大」也提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共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那樣,中央對港澳兩特區的工作發生了必須集中精力發展經濟的戰略轉移。因此,今後在繼續保持對分裂國土者實施高壓的同時,應是將主要精力用於「拼經濟」,以提高港澳居民的生活品質來促進心靈契合,增強他們對國家的向心力,讓他們也能共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榮光,真正展現「一國兩制」的優越性。更重要的是,幫助港澳地區緊緊跟上內地大幹快上的步伐。總之一句話,「兩個一百年」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港澳兩特區也是重要的組成部份。必須落實貫徹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目標,讓香港、澳門同胞同祖國人民共擔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共享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榮光。
  現在看來,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確實具有這方面的功能。張曉明指出,在粵港澳大灣區這個龐大的城市群當中,香港澳門廣州和深圳可以稱作中心城市,定位各有分工。香港主要是鞏固和提升,作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推動金融、商貿、物流、專業服務等,向高端、高增值的方向發展;澳門主要是要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至於廣州主要充分發揮國家中心城市的引領作用,深圳發揮作為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
  也就是說,香港澳門的地位優勢不能替代。盡管說,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尤其是在中共「十八大」後,內地發展已經超越港澳,但港澳仍然具有某些內地所無的獨特優勢,這是內地不可替代的。香港、澳門的共同獨特優勢是,單獨關稅區,自由港,以地方經濟體的身份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香港還多了一個「APEC」的身份,澳門則是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的橋樑。仍能繼續發揮對國家發展的幫補作用。尤其是在特朗普圍遏中國經濟發展的情況下,這個作用就能顯得尤為重要。
  我們不能忘記,習近平主席在訪問葡國時,在署名文章中指出,葡國是「陸上絲路」與「海上絲路」之間的重要連結,中葡要共同建設「一帶一路」,成爲共同發展的夥伴,並重視澳門的特殊而又不可替代的優勢地位。而葡國則歡迎並願參與中國提出的共建「一帶一路」倡議,促進歐亞在交通。雙方願加強同非洲和拉美等地區的第三方國家開展合作。包括將葡國、西南部的港口希尼斯港交由中國企業擴建,納入中國的「新絲綢之路」倡議。這就使得粵港澳大灣區和「一帶一路」建設,可以透過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的平台,伸展到更廣泛的國家和地區中去。
  過去,在討論粵港澳大灣區時,對存在著兩種制度,三國法域,三個不同關稅區,甚至三種貨幣,感到有一定的難度。張曉明說,粵港澳大灣區是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法域(法律適用地區)和三個關稅區,流通三種貨幣,所以制度方面的差異比較大,會影響到大灣區裏面的人流、物流等生產要素的流動。但是另一方面,從積極的角度來看,這種制度性差異正是粵港澳大灣區的特色和優勢所在,特別是在「一國兩制」下,可以把港澳市場經濟成熟,國際聯繫廣泛,專業服務發達這些優勢,和廣東幅地廣,市場大、製造業發達的優勢結合起來,特別是把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一張藍圖繪到底的優勢,領導體制的優勢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發揮出來,來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好。這是充分運用唯物辯證法的原理,一分為二的觀點,把可能是不利的因素轉化及利用為有利因素,就能發揮最強效果。這比國際上著名舊金山大灣區、東京大灣區,還要顯效得多。因為這些灣區是在自家門內抱團取暖,而不同社會制度及經濟形態下的粵港澳大灣區,則是互補長短,互為補強,更具優勢。
  澳門雖然體量最小,但澳門的獨特優勢更強,是香港都不能比擬的,當然是各有長短。而中心城市的定位,香港、澳門是省級行政區制,廣州、深圳是副省級或計劃單制市,而且傳說都具有升格為直轄市的潛質及前景。這四大城市的結合,也是其他大灣區所難企及。這麼好的條件,應當珍惜及充分利用。
  張曉明是國務院港澳辦主任,主管港澳事務,但既然說到了大灣區,就免不了要說及到內地的場域,亦即超溢了港澳事務,雖然主調還是港澳的發展。這就讓人好奇,並引發出兩個觀察點:其一、過去港澳辦主任,有若干位兼任副國級的職務,或具有副國級的資格,如姬鵬飛先後曾任全國人大委會副委員長及國務院副總理;廖暉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其二、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是正國級,相對應的,副組長應是副國級,如楊潔箎就是政治局委員,因而也是副組長的張曉明,也有機會「更上層樓」。在有力地壓抑「港獨」活動後,領導大灣區建設,促使港澳趕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腳步,同時又更加積極主動助力國家全面開放,為國家全面深化改革開放作出重大貢獻,就有「更上層樓」的機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01-14 04:54: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