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繼續在「錢七條」指引下處理澳門涉台事務

  整整二十年前的今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及澳門特區籌委會主任委員的錢其琛,在澳門特區籌委會第五次全體會議上,代表國務院宣布《中央人民政府關於處理「九九」後澳門涉台問題的基本原則和政策》(簡稱「澳門錢七條」)。這是澳門回歸後,保持澳門繁榮穩定,促進祖國和平統一一系列方針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澳門特區政府處理涉台事務的指導方針。在過去的十九年來,澳門特區政府和廣大「澳人」堅定不移地貫徹執行「澳門錢七條」,對「九九」後繼續保持和發展澳台間的各項民間往來、維護澳門居民和台灣同胞的正當權益、促進祖國統一和民族振興,發揮了揮重要的積極作用。在新時期國家全面深化改革開放進入新進程之後,「澳門錢七條」還將繼續發揮更為重大的積極作用。
  「澳門錢七條」的主要內容是:一、澳、台兩地現有的各種民間交流交往關係,包括經濟文化交流、人員往來等,基本不變。
  二、鼓勵、歡迎台灣居民和台灣各類資本到澳門從事投資、貿易和其他工商活動。台灣居民和台灣各類資本在澳門的正當權益依法受到保護。
  三、根據「一個中國」的原則,澳門特別行政區與台灣地區間的空中航線和海上運輸航線,按「地區特殊航線」管理。澳門特別行政區與台灣地區間的海、空航運交通,以雙向互惠的原則進行。
  四、台灣居民可以根據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進出澳門地區,或在當地就學、就業、定居,現行的入出境方式基本不變。爲方便台灣居民出入澳門,中央人民政府將就其所持證件等問題作出安排。
  五、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敎育、科學、技術、文化、新聞、出版、體育、康樂、專業、醫療衛生、婦女、勞工、青年、歸僑、社會福利、社會工作等方面的民間團體和宗敎組織,在互不隸屬、互不干涉和互相尊重的原則基礎上,可與台灣地區的有關民間團體和組織保持和發展關係。
  六、澳門特別行政區與台灣地區之間以各種名義進行官方接觸往來、商談、簽署協議和設立機構,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或經中央人民政府具體授權,由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批准。
  七、台灣現有在澳門的機構可以適當名稱繼續留存。這些機構及人員在行動上要嚴格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不得違背「一國兩制」的原則,不得從事損害澳門的穩定以及與其註冊性質不符的活動。我們鼓勵、歡迎他們爲祖國的統一和保持澳門的穩定發展做出貢獻。:,
  其實,在錢其琛發表「香港錢七條」之後「澳門錢七條」之前,錢其琛還有系列的澳門涉台政策的談話內容。包括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六日,錢其琛在澳門特區籌委會第四次全體會議上致開幕詞時,代表中央人民政府首次就「九九」後的澳台關係正式發表政策性的談話。他指出,「『一國兩制』構想最早是針對台灣問題提出來的,而它的成功實踐是從香港回歸開始的。澳門回歸將是落實『一國兩制』方針,實現祖國統一的又一個範例。澳門在兩岸關係交往中起着獨特的作用,澳門問歸後我們希望繼續發揮這種作用。必須明確的是,台灣方面在澳門的活動必須嚴格遵循一個中國的原則,決不允許進行『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等破壞祖國統一的分裂活動。」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六日,錢其琛在北京中南海北區國務院第二接見廳會見澳門中文日報負責人採訪團,他在回答筆者的詢問時表示,「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我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預委會的全體會議上,代表國務院宣佈了中央人民政府確定的處理『九七』後香港涉台問題的基本原則和政策,一共有七條。當時,我曾強調指出,這七條基本原則和政策是依據『一個中國』的原則和『一國兩制』的方針制定的。澳門回歸後涉台問題的處理應當遵循同樣的原則和政策。」「今年十一月六日,我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委會第四次全體會議上曾講:澳門在兩岸關係交往中起着獨特的作用。這主要是從澳門目前在兩岸關係交往中所存在的有利條件來說的。比如,澳門在航空運輸方面對兩岸往來比較方便。希望澳門繼續發揮這一獨特的作用。」
  從「澳門錢七條」等系列澳門涉台政策中,我們可以體悟到,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是正確處理回歸後澳門涉台問題的最根本的指導思想。香港、澳門和台灣,都是中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此,「澳門錢七條」規定,「九九」後澳台關係的發展,必須體現維護國家的統一及主權與領土的完整,必須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這具體體現在兩個方面:首先是澳門特區與台灣地區的關係,是兩岸關係的特殊組成部分c澳門與台灣之間的各項交流交往,應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進行;其次是在澳門涉台問題中,涉及國家主權和兩岸關係的事務,由中央人民政府安排處理,或由澳門特區政府在中央人民政府的指導下處理。澳門特區與台灣地區之間以各種名義進行的官方接觸往來、商談、簽署協議和設立機構,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或經中央人民政府具體授權,由特區行政長官批准。凡屬《澳門基本法》規定由特區處理的事務,由澳門特區政府自行處理。這些政策在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維護國家主權與領土完整的同時,也充分尊重了澳門特區的高度自治,是與澳門作爲中央人民政府轄下的特別行政區的地位相適應的。因此,這是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強調的必須把維護中央對特區全面管治權和保障特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起來的典型範例。
  錢其琛在系列談話中,都提到澳門在兩岸關係交往中起着獨特的作用,並希望澳門能繼續發揮這一獨特的作用。實際上,在中央政府指導或授權下,澳門特區政府或澳門相關人士充分利用澳門較為特殊的社會環境,處理了系列事件。在回歸前後,包括筆者在內的相關人士充分發揮中介作用及政治智慧,促成了台灣駐澳機構改用符合「澳門錢七條」規定的稱謂;在中央直接參與下,摸索出「行業對行業」、「團體對團體」的「澳門模式」談判方式;在中央政府授權下,澳門特區政府在台北設立辦事處,及陸委會派駐澳門機構「正名」;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與訪問澳門的台灣陸委會主委王郁琦會面,互稱官銜,促成了後來的兩岸主管都門首長的「張王會」、「張夏會」,並為後來習近平主席與台灣地區領導人馬英九在新加坡進行世紀性會晤,創造了必要的鋪墊作用。 
  而在「澳門錢七條」發表二十週年的前夕,習近平主席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周年紀念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長期以來,香港同胞、澳門同胞和海外僑胞關心支持祖國統一大業,作出了積極貢獻。希望香港同胞、澳門同胞和海外僑胞一如既往,為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實現祖國和平統一再立新功。六十萬濠江兒女,將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的號召,充分利用澳門的特殊環境條件,為推動澳台關係及兩岸關係的發展,為實現國家的和平統一,繼續發揮獨特的作用及作出特殊的貢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01-15 04:46: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