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堅持正面導向與保障新聞自由與相結合

  送舊迎新,在新的一年開始之際,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和澳門中聯辦一如既往,分別宴請媒體負責人及主要採編人員。由於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也是澳門回歸二十周年,而且將要選舉產生第五任行政長官暨成立第五屆特區政府,因而崔世安和澳門中聯辦副主任薛曉峰,都分別在致辭時,都對新聞在過去的一年,在各項重大活動及特區的日常建設中的熱情奉獻及發揮的重要作用,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並希望在新的一年,為構建「一中心一平台」,及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和「一帶一路」建設,爭取以新的發展成果迎接澳門回歸祖國二十周年,作出新的貢獻。
  由於定位不同,特區政府凸顯的是「兩制」,中聯辦則是體現「一國」的中央政府派駐特區的代表機構,因而兩個致辭的主題內容就各有側重點。崔世安在其致辭中,特別強調了特區政府高度尊重新聞自由和出版自由,將一如既往地支持本地傳媒的工作和培訓,努力促進政府、傳媒和市民之間的關係,共同為特區的長治久安和可持續發展作出貢獻。
  崔世安強調特區政府高度尊重新聞自由和出版自由,這是除了再次確認股權爭奪貫徹執行《澳門基本法》所確定的基本政治權利之外,可能也是對近來發生的「新聞評論誹謗官司」作出適當的表態。
  實際上,新聞自由,這是「一國兩制」的優越性,在《澳門基本法》得到法定的保障。新聞自由是通過憲法、基本法或相關法律法規保障本國本地區媒體和公民採訪、寫作、報導、發布及接受新聞,創辦媒體,出版、發行媒介產品等的新聞自由權利。又稱出版自由、新聞出版自由。新聞自由是民主制度的鮮明標誌,作為公民的一項主要的民主政治權利,在近代民主制度中得到普遍的確認,至今,任何承認並宣稱民主制度的國家和地區,都把公民享有新聞自由的條文寫入憲法或基本法律。由此,西方歷來將新聞從業者稱為「無冕之王」,新聞輿論被當做現代社會中除了行政、立法、司法三大權力之外的「第四種權力」。可見新聞業在社會中的地位具有重要的地位。當受眾對已發生的公眾事件給予極大關注時,因為有了新聞媒體的及時報導和評論,人們才不會捕風捉影都•地以訛傳訛,才能更好地穩定民心。「謠言止於公開」,在信息充足的條件下公眾知情權的滿足會釋放造成危機的壓力,使社會趨於穩定。
  當然,新聞自由也不是毫無邊界的,就連自由派學者也承認必須奉行「社會責任論」,不能片面強調新聞自由而公器私用,濫用新聞自由權。但更應注意不能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對行使新聞輿論監督權的新聞工作者,進行打擊報復,濫用司法資源,動輒就已「誹謗罪」進行司法訴訟,變成一項權利的行使頻繁侵犯另一項權利。
  因此,許多國家和地區的法律,都十分注重維護「誹謗罪」中的名譽權與新聞自由的衡平。比如,在許多國家和地區,對「誹謗罪」入罪條件的對其認定,多從犯罪後果如被害人是否自殺、自殘等情節進行審查,也有從手段、場合、主觀惡性、捏造內容、擴散程度等方面作出說明等。甚至一些國家和地區,正在趨向於「誹謗除刑化」,以民事案件處理,甚至實行「比例主義原則」,即使是對已被認定是「誹謗」的案件,只是判決被告在相應的媒體上刊登經過法院審核認可的道歉聲明,就被視為對「誹謗」事態的彌補及平衡,而不予刑事甚至民事追究。
  而在我國台灣地區的《刑法》中,對「誹謗罪」的規範,還特別制定了「可以公評者除外」的條款,對於新聞媒體出於輿論監督的本意,對公共事務的月旦,對政府官員及民意代表的批評,只要其本意是進行新聞監督,評議政策及公眾人物,並不涉及道德和私生活範疇,沒有使用人身攻擊的情緒化文字或畫象,即使是有不實成分,也不以「誹謗罪」論處。
  因此,行政長官崔世安關於尊重新聞自由的講法,很有誠意,也具有針對性。當然,特區政府倘是能夠進一步提高施政的透明度,對新聞工作者給予提供更便利的服務,讓新聞工作者有對新聞資料進行查證的渠道及方法,就更能提高新聞報導及評論的準確度,從而創造一個既能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又能充分發揮新聞監督作用的良好環境。
  薛曉峰在致辭中對澳門新聞工作者提出的四點希望,則是從「一國」的高度,要求特區的新聞工作者,堅持「一國兩制」”正確導向,堅守傳媒社會責任;堅持根植澳門特區,奏響國家與澳門的新時代強音;堅持守正創新,加強新聞人才培養和推進傳媒融合;堅持文化自信,積極弘揚中華優秀文化。總之,就是要以正確輿論佔領道德高地,把好輿論導向,進一步淨化澳門特區的輿論環境,繼續發揮好新聞媒體在主流輿論中的定向定調的作用,為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創造更有利的輿論環境,補台而不拆台,幫忙而不添亂。澳門傳媒由於各自背景等條件不同,各家媒體都有自己的長處,也各有不足之處,但各自努力,互補不足,就能形成合力,形成一個堅強的集體,講好澳門故事,鼓舞人心、凝聚力量,進一步營造良好的社會輿論環境,支持特區各項事業的發展。
(發自湛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01-16 05:13:25
返回